奔跑了千年的烈马

时间:2018-11-09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106 次

奔跑了千年的烈马

德国的下撒克逊州的徽标是一匹奔腾的烈性战马,传说这匹马已经奔跑了千年之久——从查理曼大帝时代一直奔跑到现今。

提到查理曼大帝,我们自然而然地就会联想起法兰克帝国时代的辉煌,在矮子丕平由宫相取克洛维家族的懒王而代之,成为法兰克帝国的国王之后,王位世代相袭,传至了查理曼大帝之手。

查理曼大帝是墨洛温王朝最嗜好武力的国王,说他穷兵黩武也不为过。他从公元772年到公元804年,32年的时间里共对撒克逊发动过18次征服战争,而撒克逊民族却是出了名的倔强——无论是英国人,还是法国人,都知道这一点。

那么,撒克逊人倔强到了什么程度呢?

曾有一次,查理曼在征服撒克逊的途中遭遇到了坏天气,白昼如夜,电闪雷鸣,查理曼大帝和他的士兵在密林中迷失了方向,忽然之间,他看到前方有一座孤零零的宅院,就立即上前去求宿。(www.guayunfan.com)

巧极了,这里正是撒克逊公爵维尔金德的住所。

虽然查理曼大帝并不认识这位伯爵,但是维尔金德伯爵却一眼就认出了他。

面对前来投宿的敌人,维尔金德丝毫也没有犹豫,立即打开房门迎接远方的客人,他对查理曼以礼相待,让这位好征战的帝王受到了一种贵宾般的礼遇。

第二天一早,维尔金德公爵陪同他的客人来到了牧场,这时候查理曼大帝看到了一匹神骏的白马,他顿时心动,上前就想捉住这匹马,但是他追得越快,白马逃得就越远,查理曼大帝只好扫兴而归。

撒克逊公爵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于是他向那匹白马吹起了口哨,亲切地喊它回来。就见那匹白马乖乖地跑了回来,并把它的头依在主人的肩头亲来亲去。

查理曼大帝看到这种情形,不由得感慨道:

这匹马,正体现了撒克逊人民坚强不屈的性格,用武力是压不服的,只有用亲善的办法才能取得成功。所以,这匹马应该成为全体撒克逊民族的象征。

从此,这匹马就在公元七世纪向我们奔来——直到今天,它的奔行仍然未曾止息。

现在我们记住了,撒克逊人——一个吃软不吃硬的民族,这个民族开始成长了。所有的成长都意味着对权威的否定,这个民族也不例外。

查理曼大帝的无垠疆域分裂之后,东法兰克王国的王位落入了撒克逊家族的手中,于是德国得到了他们的第一个国王:

亨利一世。

伟大的亨利一世在当时又被称为“无柄之剑”,或者是“捕鸟者”亨利一世。

这两个绰号是什么意思?莫非亨利一世的剑是没柄的,又或他是一位捕鸟的高手吗?

都不是,我们已经说过了,这个民族正处于幼年的成长阶段——成长就意味着对权威的否定,此前的权威不推倒的话,一个民族就无法形成自己独立的人格。

亨利一世的这两个绰号,正是他同权威抗衡的产物。

谁是当时德国的权威?

教会!

当德国初具雏形的时候,那位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已经成为了久远的记忆,现在,上帝的仆人们正在德国境内拼命地捞钱,同时把他们的手伸向了王者的权力。

但是亨利不理睬教会这个槌子,他在即位时拒绝让趾高气昂的教士替他行“涂油礼”,如此一来,他这位国王也就没有获得上帝的许可,所以是非法的。

因为他的权力非法,所以他手中的剑,不过是一把无柄之剑。

因为他的权力非法,所以他充其量不过是野地里跑来跑去捕鸟的野孩子,没资格在上帝的恩赐下庇护他的人民。

但是亨利一世才懒得理会这些,只要他的人民与士兵服从他的命令,这就够了,让教会回到他的教堂去吧!

于是亨利一世兵讨马札尔人。

这些马札尔人就是从中国大汉时代逃来罗马的匈奴人与当地人的混血,现在亨利一世把他们当作荒野的鸟儿来捕捉,将他们彻底击败。然后他又对斯拉夫人发动了战争,夺取了大片的土地。

然后他在公元936年,即他创建德国之后的第15个年头里,将他的后事交代给了他的儿子奥托一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