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沙皇的暧昧时代

时间:2018-11-07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118 次

 女沙皇的暧昧时代

关于叶卡捷琳娜女皇,我们可以听到无数的声音。

她敏锐,她果断,她坚决,她冷酷,她残忍,她多情,她开明,她智慧,她有权力癖,她假民主,她勇于开拓,她富有魄力,她荒淫无耻,一生面首无数,甚至在后宫把情爱转移到马的身上。

她嗜杀无度,死在她手下的人不计其数。她好大喜功,对国家不负责任;她目光远大,为俄国广辟疆土;她热爱艺术,和伏尔泰成为闺中密友;她暴戾恣睢,役人民如牛马。

这就是叶卡捷琳娜!

一个充满了暧昧与矛盾的身影,一如俄罗斯这个民族的本身。(www.guayunfan.com)

1762年,33岁的叶卡捷琳娜女皇依靠自己女性独有的魅力,在近卫军的拥戴下,“继承”了她丈夫——彼得三世的皇位。因为在她前面还曾经出现过一位叶卡捷琳娜女皇,故称叶卡捷琳娜二世。

这位女皇其实并不是俄罗斯人,要是追查起血缘,她其实是一个原名索菲娅奥古斯特的普鲁士贵族女孩。那个时候,贵族家庭的女孩子,都跟公主一样,接受良好教育,雍容华贵,仪态万千。

她在16岁那年,嫁给了俄罗斯的皇太子,后来的沙皇彼得三世,从此改信东正教,并改名为叶卡捷琳娜,从而引出了俄国历史上新的一章。

促使叶卡捷琳娜把她的兴趣转向政治,说起来这要归功于她的丈夫彼得三世。这个彼得三世不过是个相貌丑陋、性情残酷的笨蛋,他对未婚妻没有一星半点儿的兴趣。相比之下,他更喜欢摆弄他的玩具士兵,没完没了地用它们排兵布阵。而让他真的去领兵打仗,他又成了个废物。

她的新婚之夜十分不幸。

天真纯洁的叶卡捷琳娜身着从巴黎定做的粉色睡裙,在床上惴惴不安地等待着新郎到来的时候,她的新郎却正在和男仆们狂斟豪饮。

午夜过后,他终于酩酊大醉地回来了,对她说:

“仆人们若看到我们一起睡觉会笑话的。”

说完,这个怪家伙一头扎进床上昏睡过去,把他的新娘扔在一边。

夜复一夜,他对叶卡捷琳娜视而不见,并用自己的方法解闷,找乐子。有时他会把自己庞大的玩具军团带到床上,硬拉着叶卡捷琳娜和他玩打仗游戏。一次,她走进他们的卧室,发现一只老鼠被吊在绳子上。彼得向她解释说老鼠犯了叛国罪,正在受刑。

甚至有那么一段时间,彼得这个童心未泯的家伙,突发奇想地想当驯狗师,于是就在他们的卧室里养了一大群汪汪叫个不停的狗。

“我们就在这种臭气熏天的环境里睡觉。”叶卡捷琳娜写道。

这位未来的沙皇还有聊天的癖好,一聊起来就喋喋不休。不论他那想象力贫乏的脑瓜子里想到什么鸡零狗碎的琐事,他都会跑来用唾沫星子轰炸他的新娘。对此,叶卡捷琳娜写道:“他的造访经常令我厌烦,而且一来就是几个钟头,这总是让我疲惫不堪,因为他从来都不肯坐下,我只好陪着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然而,彼得只是和她闲扯,从来也不和她上床,而叶卡捷琳娜正值青春妙龄,她甚至曾经用骑枕头的方式企图满足身体里那股躁动的欲望。因此,彼得对她的置之不理让她感觉非常受挫。也许,女皇后来令人诟病的私生活,就是在这个时候埋下的祸根。

等到后来江山稳固了,叶卡捷琳娜二世就迫不及待地尽情放纵于声色之中。她贪婪的“胃口”在当时堪称惊世骇俗。“她简直不是女人,”有人写道,“她活活是个女妖!”

叶卡捷琳娜二世为自己对男人的沉迷津津乐道,此时她抛开严酷而专制的统治,放纵于浪漫之中。即使到了垂暮之年,她仍然喜欢被那些衣冠楚楚的小伙子讨好。她曾经写道:“要是没有了爱情,哪怕只有一个小时,我的心都会不满足,这真是不幸啊。”她在年轻时未得到的青春快乐,似乎要以几十倍的补偿来满足。

这份与女皇同床共枕的工作,可以换来相当丰厚的报酬,起码也能弄个小官当当,不过想要被女皇看中可没那么容易。强健的体魄、英俊的面孔和风趣机智的谈吐不过是最基本的条件。

女皇所有的“准情人”除了必须拥有高贵的血统外,还要通过严格的考核。叶卡捷琳娜二世手下有一批专门负责考核和测试面首的宫女,她们的工作就是审查这些“选手”是否具有让女皇心满意足的“实力”。

每一个被送入皇宫别院的新宠都会感受到女皇情窦初开般的激情,但是过不了多久他们就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被打发掉了,因为他们不是让女皇感到乏味就是伤了女皇的心。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也都得到了丰厚的奖赏。

1776年扎瓦多夫斯基失宠,当时的法国驻俄公使谢瓦里耶·德·考尔伯隆曾这样记载:“女皇赏赐给他5万卢布,外加5 000卢布的养老金,并在乌克兰赐给他4 000个农奴,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啊……你不得不承认,我的朋友,取悦女皇终究是一件不错的差事。”

女皇的另一位前情人斯坦尼斯拉斯·奥古斯都·波尼亚托斯基伯爵甚至曾被封为波兰国王。当然,后来叶卡捷琳娜二世夺取了大量波兰国土,并把它们并入了自己的版图中。

慷慨的叶卡捷琳娜二世赏给情人的财物简直无法用今天的货币计算。女皇的闺中密友、法国哲学家伏尔泰曾经巧妙而温和地批评女皇走马灯一样的风流生活,女皇却说其实自己绝对是“忠贞不贰”的:“你问我对谁忠贞呢?当然是对漂亮脸蛋了。漂亮脸蛋总是让我心动不已。”

调皮的神色跃然纸上。

就是这个普通的普鲁士贵族女孩子,竟然成了世界上最大国家——俄罗斯帝国的女沙皇。当她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留给俄国的是帝国版图上增加的6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留给世界的是一个举足轻重、谁也不敢等闲视之的大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