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冬夜的别离

时间:2018-11-07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29 次

 莫斯科冬夜的别离

俄国的历史学家柳切斯基说过:“一部俄国史,就是一部不断对外殖民,进行领土扩张的历史”——如果只注意到这句话的表面意思,那就大有舍本逐末之意。

如果以人格化的观点来看待这段历史,就会有一种全新的感受。

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的表现带有明显的极端情绪或倾向,这个根源或许会从他们多神祇的信仰中找到些端倪。

这个民族的集体潜意识埋藏着几分怨怼,几分茫然,以及几分情绪化的失态——如果说,有一个人格形象存在于这个民族的潜意识之中的话,那么,这个潜在人格就是一个失落了家园的野孩子。

——所谓的野孩子,是个比喻的说法。目的是借这个形象的比喻,来把俄罗斯做一次准确的定位。(www.guayunfan.com)

俄罗斯广义的国土横跨欧亚大陆,又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社会生活方式,加上蒙古人西征,土耳其人的北扩,与西部的冲突,造成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不同文明在此处碰撞、杂居、结合和共存。

这种文明的特征是,非东非西,既东又西。东西方结合部文明,表现为俄罗斯思想的全部复杂性和矛盾性,东方与西方两股世界历史之流在俄罗斯发生碰撞,俄罗斯就处在二者的相互作用之中。

俄罗斯思想就其内容而言,是在斯拉夫文化的基础上,广为吸收欧洲文明、伊斯兰文明、犹太文明乃至远东文明。就宗教形态来说,东正教这一最有俄罗斯特色的基督教,成了维系俄罗斯民族的精神纽带。

在俄国历史上这种结合部文明导致国内斯拉夫派和西方派的分野和持续不断的争论。斯拉夫派相信俄国具有建立在东正教基础上的特殊文化形态,在他们看来,俄罗斯应走自己的历史发展道路,而不应追随西方、仿效西方,因为“一切俄罗斯的东西都是神圣的、美妙的;他们希望从纯洁、朴实的俄罗斯精神中找到哲学和艺术的源泉,找到俄罗斯的未来”。

而西方派则认为,这种传统文化是阻碍俄国社会进步的重要原因,安于现状,难以接受新事物,使俄国封闭和落后。因此,俄罗斯只有否定过去,全盘欧化,才能找到出路,实现社会进步的目标。两派都热爱自己的祖国,但祖国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却不同,一个形象的比喻:斯拉夫派把俄罗斯当作母亲,母亲具有独特的思维方式、生活习惯、宗教信仰和民族传统,是理所当然的;西方派则把俄罗斯看做孩子,孩子就应当不断学习,吸取国外一切进步的、先进的东西,才能使自己的祖国富强起来。

俄罗斯,从来就不是一个成熟理性的民族,这一点尽管有人会反驳,认为他们在大敌临门时能表现出无比的团结——然而,这并不是成熟的象征,只不过是他们民族性格中坚强的一面在起作用。

俄罗斯的历史是扩张史,俄罗斯的统治者是为了国家利益不择手段的人,有些甚至是狡猾的人,但是,他们都必须遵守一个原则,即俄罗斯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就算统治者并不是真正的俄罗斯人,只要做到这点,那所有的俄罗斯人都会拥护你,而假如做不到,即便你是正宗的俄罗斯人,也只有请你下台。无论是沙皇,还是后来的领导人,都必须遵循这个简单的游戏规则。

因为,那不是一个人的俄罗斯。

此外还有俄国人特有的村社精神。

这是我们必须要提到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