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目疮痍的白天鹅

时间:2018-11-07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32 次

 满目疮痍的白天鹅

如果我们以沉静的心态重新审视法兰西民族的性格的话,就会发现这其中糅进了过多的理想主义成分。他们的理念过于纯洁了,纯洁主义者是很难容忍异见主义者的。但我们也必须要认识到,正是这种纯洁的信念催生出了崇高的集体主义与英雄主义。这一伟大的情操在成就了拿破仑的个人野心的同时,也让法国人体会到了一次真切实在的强国之梦。

法国人坚信,一定存在着某一个人能够让他们强大起来。

所以他们愿意为拿破仑去死。

所以他们选择路易·拿破仑,甚至愿意为他放弃自己所有的权利。

但正如伟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所说:“1870年法国的灾祸在近代世界中是无与伦比的事!它表明,官方的法国、路易·波拿巴的法国、统治阶级及国家寄生虫的法国是一具腐烂的尸体。”(马克思:《法兰西内战》,人民文学出版社1964年版,第112页)。(www.guayunfan.com)

当法国人意识到统治阶级的腐朽的时候,他们对于统治阶级的幻想破灭了,于是毅然决然地起来革命——而对于此,大文豪雨果也同样有自己的观点。他在自己的名著《九三年》中提到,在绝对正确的革命主义之上,还应该有一个绝对正确的人道主义。

雨果那镌刻在贝尔拉雪兹公墓上的铭文是,献给所有革命中的牺牲者:我们所企求于未来的不是复仇,而是公正。

没错,历史是到了应该还给法兰西人民一个公正的时候了。

从那一天开始,法国人开始只相信他们自己。

而且他们知道,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这样一个目的——为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法兰西人民太疲惫了,他们为了这个世界付出得太多了。

有一些东西——总会有一些东西,或多或少地影响着法国人的思考。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法国从德国法西斯的铁蹄之下解放出来的时候,数不清的法国人从他们的家中冲出来,冲向一些无助的女人——这些女人在德军占领期间一度沦为了德国人的性猎物——他们把这些最柔弱的女人抓住,剃光她们的头发,剥光她们的衣服,拖着她们去游街。

这样的事情一再发生,仍然表现出这个民族的不成熟。

而大文豪莫泊桑则以他的小说《羊脂球》最为形象地勾勒出了这个民族的性格缺陷——一位女性为了营救自己的同胞,被迫为德国人提供了性服务,结果却遭到了她所营救的那些人的鄙夷与厌恶。

法兰西人可以去死,却决不会容忍任何性质的屈辱。

弱者的帮助对于他们来说就更是如此。

现在我们可以确信,只有当沉静的理性成为常态,一个民族才算是真正成熟了。

正如法国人所经历的那样。

此后的岁月是如此的漫长,法兰西人民终将在他们的沉静之中再度迎来他们的辉煌。

就是这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