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张时代的节奏与韵律

时间:2018-11-07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25 次

 扩张时代的节奏与韵律

简单地归纳起来说,其实女皇只做了两件事。一件是继续把俄罗斯往欧洲上靠,一件是继续扩张。也可以说,一件是治内,一件是治外。

欧化是比较简单的,基于彼得大帝留下的安静政治氛围,现在已经没有人敢对沙皇的旨意提出任何辩驳,否则等待他们的可能是被流放西伯利亚或者被直接处死。女皇本身就是一个受到欧洲西方式教育的贵族女孩,从小接触的都是欧洲的文化,而那时整个欧洲都公推法国为尊,所以,与其说是欧化,还不如说是法化。

在叶卡捷琳娜二世统治时期,法语在上流社会取代了俄语。

一个出生在女皇时期公爵家庭的孩子,在十几岁以前都有可能不会说俄语,因为,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俄语。只有当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学几句俄语来满足发号施令的需要。

那个时候的俄罗斯贵族,都能讲一口流利的法语,但是他们的俄文水平,却要看个人的造化了。不过女皇本人的俄文还是相当了得的。(www.guayunfan.com)

除了学法语以外,她还积极地引进法国的文化。像当时法国有名的大学者,基本都和她有着不浅的交情,甚至像伏尔泰这样的大思想家,都经常跟她书信来往,相互唱和。

当女皇在沙龙和舞会里展现自己的迷人风度时,俄军却在几条战线上同时向数个国家发动进攻——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土地。

纵观俄国前期在欧洲的扩张,与其他欧洲强国一样,都是苦心经营,结果是有得有失,甚至是失大于得。如果没有在亚洲的扩张,没有亚洲那大片土地的补偿,俄国与其他欧洲强国没什么两样,尽管会大一些,但还是同一个数量级的。

而正是有了在亚洲的扩张,才使俄国把其他欧洲国家远远甩在后面,变成世界最大的国家。而俄国在亚洲的扩张,与其在欧洲的扩张相比,形势也完全不同。

欧洲是俄国的重点,得失进退之间,生死攸关。

相对于欧洲来说,俄国对亚洲则不是那么特别在意。

俄国在亚洲的扩张,类似于西班牙在美洲的扩张,不完全是政府行为,而是官方和民间力量参半。但这种顺其自然不甚着力的扩张,给俄国带来的土地却比他们在欧洲所得的大得多,正是在亚洲的扩张,才使得俄国成为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

看看她究竟把多少土地划到了俄国的版图下吧。

1767年,从对土耳其的战争开始,而且是先后两次,在战争中,奥斯曼土耳其失去了黑海北岸的几乎全部土地,俄国终于在波罗的海之外,寻找到了通往世界的第二扇窗户。

第二个倒霉的就是波兰。如果你有印象,就应该想到波兰似乎是俄国的死敌,好几次俄国宫廷政变,都有波兰干涉军的身影。对于这样一个长期的仇家,女皇怎么能不铭记在心呢?

不过,尽管这时的俄国已经十分强大,但是仍然没有那么大的胃口来一下消化掉整个波兰,于是,女皇想到了自己的娘家——普鲁士。

通过三次与普鲁士和奥地利的“合作”,波兰这个曾经在欧洲叱咤风云的国家,似乎已经在地图上消失了。

这种势头还在继续,直到1814年,女皇死后的第18个年头,在打败了拿破仑后,芬兰和罗马尼亚也作为战胜国的奖品,被维也纳分赃会议颁发给了有功之臣——俄国。

对欧洲的扩张暂时告一段落了,接下来的是亚洲。

俄国在亚洲的扩张,着力不多,却收获很大,似乎付出与回报完全成反比,要理解这一点很容易。因为,第一,亚洲北部空地面积很大;第二,亚洲北部居民很少,甚至很多地方就是无人区。而且无论在文化水平还是军事水平上都相当原始,俄罗斯人对付他们,就像西班牙人对付印第安人一样容易。打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此时的亚洲,除了正在清朝统治下的中国还勉强有些能力跟俄国比划两下,那些伊斯兰国家,根本就是俎上鱼肉。整个中亚和东亚,就像一块豆腐,在遭遇锥子的冲刺时,是那么的柔弱。

整个堪察加半岛都是俄国人的居留点,随后,他们又穿越了白令海峡,到达了美洲——直取地球另一边,将阿拉斯加也纳入版图,大有停止地球转动之势。

正是在这不经意间,俄国夺得了世界上最大的一片土地,使其一跃成为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

此时的叶卡捷琳娜志得意满,环顾欧洲,她说:“我两手空空,来到俄国,现在我终于给俄国带来了我的嫁妆,就是克里米亚和波兰。如果让我活200岁,我将征服整个欧洲,使俄国变成一个有6个京城的大帝国!”

这是何等的豪情,估计世界上大部分的男性君主,在听到女皇这句话的时候,都会自愧不如的。

这个女人,在垂死之际,仍然不忘她那伟大的野心。但是,纵使她有天大的本事,也无力抗拒死神的召唤。

一位普鲁士姑娘,在她的青年时代两手空空地来到了俄国,却为俄国留下了6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一流大国的地位,她把这叫作自己的嫁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