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骚乱下的迷茫星光

时间:2018-11-06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45 次

 大骚乱下的迷茫星光

1789年7月14日,一群愤怒的人冲进了巴士底狱。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大事件。

冲入者在狱中发现了7个人,其中两个是精神病患者,四个造假证贩子,一个是性变态者——由他的父母将这位变态人士交由巴士底狱代为照管。

负责照料这位变态人士的就是巴士底狱的狱长了。他这个狱长,说起来更像是一个保姆。在人群冲进来的时候,他正在替一位精神病患者揩流出来的涎水,他回头嘘了一声,示意大家不要惊动这几个病人,他担心乱叫乱嚷的人群会让狱中的精神病人发病。

但是,狱长很快就发现他被一群兴奋到了极点的人团团围住了。他们从四面八方对他拳脚相加,踢他的屁股,打他的后脑勺,狱长躲闪之际,不小心撞到了一位厨子身上。(www.guayunfan.com)

这位厨子之所以来到巴士底狱,完全是受好奇心的驱使。他是做好了饭菜出门走走,恰好遇到狂热的人群攻打巴士底狱,由于对狱中的情形一无所知,他也就随着大家涌进来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但是这个该死的狱长竟然敢冲撞他——这绝对是无可饶恕的罪行!

因为他们是平民!

平民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那么,该如何处置这个敢于挑战平民权力的监狱长呢?

有人建议吊死他,再把他的脑袋割下来拴在马尾巴上。

有人建议将他的脑袋浸在河水中淹死他,再把他的肚皮剖开。

又有人建议将他放在火上慢慢地烤,直到烤得他熟透滴油为止。

但是这些建议都一一地被否决了,只有最后一个主意获得了在场所有人的欢呼——让那个被监狱长冲撞的厨子慢慢割断监狱长的喉咙!

这绝对是一个正确的建议,难道不是吗?

没人怀疑这一点。

于是,厨子满怀着神圣的激情,从身边的人手中接过来一把刀,由大家将监狱长按倒在地,他慢慢地开始割这位监狱长的脖子。

但是这把刀太钝了,它显然不是被制造来做这种事情的。

于是他从自己的兜里摸出来一把黑柄小刀,以他娴熟的厨师技巧,成功地割断了监狱长的喉咙。

然后这群人狂呼着涌向议会——他们渴望得到奖赏,因为他们除掉了一个恶棍,难道不是这样吗?

但我们不能确定他们是否到达了议会,因为他们此去的路上充满了风险,数不清的人在大街上结成帮派,只要看到一个人不顺眼,就会立即指着他大叫道——这人是一个贵族,吊死他!

数不清的人被吊死在路边,他们之中绝大部分是女人和孩子,因为吊死他们最容易,不会遭遇到过于激烈的反抗。而如果你想吊死一个男人,很有可能最后以贵族的罪名被吊死的反而是你自己!

接下来我们知道,那位幼稚的国王路易十六被送上断头台,临死之前他一脸的麻木,显然,他一直没有弄清楚这世界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吉伦特派执掌了法国的权力。

但是雅各宾党很快清除了他们,将他们杀得干干净净。

同时被杀的还有大量的贵族——早在他们宣布放弃自己的权力的时候,就应该知道这一天。

贵族被杀光了!

奸商被杀光了!

乱党被杀光了!

间谍被杀光了!

吉伦特派被杀光了!

就连科学家也在劫难逃,因为科学被视为贵族政治,而革命不需要科学,天才的化学家拉瓦锡以此罪名被送上了断头台。

接下来再杀谁?

老人和孩子——因为他们对于革命没有表示出足够的热情。

要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断头台的数量也实在是不够用,而且这种低效率的杀人机器一次只能杀一个人。所以雅各宾党选择了高效率的大炮,他们将那些“对革命不积极”的人以方队的形式排在一起,一炮轰过去,数百人顿时化为齑粉。

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敢流露出对革命的冷漠,那么接下来再杀谁?

杀自己!

雅各宾党开始大量地屠杀自己的战友和同志,先是阿贝尔,他是雅各宾派中的左派,但这算不上他可以不上断头台的理由。

阿贝尔的脑袋被砍下来之后,下一个就是丹东。

最后只剩下了罗伯斯庇尔一个人。

于是大家举行了最后的投票,把罗伯斯庇尔也送上了断头台。

雅各宾党领袖死光了,整个世界这才清静了。

然后是热月党人开始追杀雅各宾党人。

热月党人公开驳斥了雅各宾派的荒谬观点,指出——“他们(雅各宾党)认为知识是自由的敌人,而科学则是贵族政治,如果他们的统治足够长而且放开胆子去干的话,他们就会烧毁图书馆,杀掉所有的学者,把世界投入到黑暗之中!”

但这段话来得未免太晚了,他们已经杀掉了拉瓦锡。

相对于雅各宾的血腥手段,热月党人的手段就温和得多了。

早在雅各宾派领导公安委员会的时候,凡是被捕之人是不问罪名的,一律砍头了事,因为你的被捕就已经构成了你的罪状,还用问什么。砍了再说吧。

而热月党人就极为缺乏情调,他们对被捕之人一一甄别,凡是手上没有杀人血案的,一律释放。热月党人的这种做法让法国人民很是鄙视,因此他们称呼这伙人叫“流氓”!

一个雅各宾分子落入了这伙流氓的手中,流氓们发现此人未有血案在身,就释放了他。

他就是拿破仑·波拿巴。

他已经来了。

而法兰西,早已是期待良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