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8年的逃亡

时间:2018-11-06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33 次

 1588年的逃亡

从1588年开始,西班牙人就开始了他们的逃亡。

事实上,英西海上战争的失利,西班牙所蒙受的损失远不如人们想象的那样严重。但是,“无敌舰队”在战败后逃亡归国的途中所遭遇到的一连串厄运,却给这个民族的心理笼罩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当时西班牙残余的舰只乘着风势向北逃窜,准备绕过苏格兰、爱尔兰回国。但是,就在遭受到重大损失的舰队抵达苏格兰西北岸的拉斯角时,遇到猛烈的大西洋风暴掀起的巨浪。战舰有的漏水、有的损坏,而船员们则处于极度的饥饿和疾病状态之中——德雷克毁掉那些木桶在这时候起到了作用,船上的传染病迅速地流行开来,谁也没有办法制止。

绝望的水手们在海上随风漂泊,死亡以各种方式频繁地拜访着他们——许多战舰撞到了岩石之上,另一些战舰漏水而下沉,连同船上的战士们一同消失在惊涛骇浪之中。

厄运形影不离地跟随着这些命运的弃儿,狂猛的风暴整整吹袭了一个月,直到这些漂泊者丧失了最后的希望为止,这才停息下来。(www.guayunfan.com)

一些战舰在爱尔兰的海岸外失踪了,海水中飘浮着数以千计的西班牙战士的尸体,幸存者九死一生地爬到了岸上,但很快就被当地人杀死,侥幸逃过当地人追杀的,却只能是活活地饿死在海边的岩洞里。

4个月后,“无敌舰队”的残余返回了西班牙,但这时候它们已经再也不能称为一支舰队了,仅有43艘残破的战船返回,幸存的战士更是让整个西班牙为之恸伤。

时过400年,人们开始追思西班牙的失败因由。

早在无敌舰队覆灭之初,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说过这样一句话:

“感谢上帝,使我有这样大的权力,只要愿意的话,我可以轻而易举再建立一支舰队,只要源泉不断,一道流水固然有时被阻止,终究无碍大局。”

这句话使得腓力二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注定了要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除非我们能够认真地思索这位国王敢于说出这番话的内在原因,否则的话,除了简单地把西班牙衰败的责任归咎于这位脾气爽快的国王,我们对于历史的反思根本就无从谈起。

诸多似是而非的观点——这些观点往往是建立在部分事实上,而对于不支持这些观点的事实,该观点是不予理会的——人们普遍认为,西班牙是欧洲最专制的国家。王室以天主教会作为专制统治的工具,在尼德兰设立宗教裁判所,对加尔文教的新教徒实行残酷的“男的杀头,女的活埋”的迫害。从而造成了尼德兰一片肃杀。而这座城市的税收占到西班牙国库总收入的一半,王室的此举无异于杀鸡取卵,其结果,正是因为尼德兰的溃疡渐渐地毁掉了西班牙帝国。

还有更多的事实似乎也在为这个似是而非的结论提供证据:

早在1215年,英国的大宪章运动已使国王和贵族分权形成共识。面对早期的民主政治,西班牙王室从政治、宗教、经济、法制上反其道而行。当卡斯蒂利亚这个西班牙最富裕的城邦同盟会议宣布:“君主,你应知道,国王不过是人民用薪水雇佣的仆人而已”时,国王的回答是坚决的武力镇压。在血腥中巩固的封建王权,严重地阻挠了民间和城镇的早期资本主义机制。

类似的分析与说法还有很多,这些说法带给我们一种古怪的印象:

如果西班牙不存在上述诸多问题,那么此后的事件——“无敌舰队”的覆亡和西班牙的衰落就不会发生。可是这可能吗?

换一种方式,我们可以这样理清自己的思路:

如果西班牙人从一开始就错了,那么他们又何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殖民帝国的呢?

这样的话,我们就有必要把问题回溯到最初的本源,问题的表述也就有了不同的形式:

西班牙为什么要设立残酷的宗教法庭?以及西班牙为什么要残酷地迫害清教徒?

与此相对应的问题则是:

教皇为什么愿意将世界瓜分给葡萄牙和西班牙,却对英国大动肝火?

这样我们就清楚了,事实上,我们面对的那些似是而非的解释之所以禁不住推敲,就是因为这些解释只不过是事情的表象——或者说,是事情的结果,是一桩人所不知的秘密交易。

西班牙之所以发展成海洋帝国,是因为教皇的鼎力支持。

而教皇之所以支持西班牙,正是因为西班牙的专制与宗教思想的禁锢。

中国有一句禅语,叫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句禅语用来表述西班牙的崛起与没落,却是恰如其分。

正是因为西班牙在宗教政治斗争的阵营中选择了教皇,所以才会在得到教皇的支持之下得到了他们的海洋殖民帝国。而同样是这样一个原因,他们又失去了一切。

这个伟大的国家是一个聪明绝顶而又极端任性的孩子,他之所以聪明绝顶是因为他那过于任性的风格,而他之所以极端任性又是因为他的绝顶聪明。在欧洲——确切地说是在天主教这个大家庭里,他最先得到了宠爱,因此而放纵娇惯,拿走了属于他及不属于他的一切。在被他拿走的这些东西的所有权遭到质疑之前,他是永远也不会明白这一点的。

而我们,也同样是如此。

所有的人都要逃离,我们能够随同西班牙人一起,从自己的错误迷思中逃离。

这就是西班牙告诉我们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