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雨到来的前夜

时间:2018-11-06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38 次

 暴风雨到来的前夜

贞德死了,而查理七世却赢得了胜利者的荣誉。

荣誉归于国王——与贞德无关,这是我们看到的历史事实。

查理七世死后,路易十一建立起了一支常备军队。这支常备军,在佛罗伦萨的政治巨人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一书中深受推崇。这支军队经过查理八世时代的锤炼,由路易十二带领着进入那不勒斯。这时候法国的国力已经是非常的强盛了,他们的军队在那不勒斯攻城略地,带给了意大利人太多的麻烦。教皇恼怒之下与西班牙、英国、瑞士、威尼斯组成了神圣同盟,共同对付法国人,最终使得法国人怏怏退出那不勒斯,路易十二也因此郁郁而终。

1589年,瓦洛亚王朝的末代国王亨利三世被刺杀,从此结束了漫长的中世纪,法兰西由波旁王朝率领着步入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时代。

这个时代一开始就糟糕透顶,天主教与新教——说起来这两个教派还是早年“阿维尼翁之囚”的产物,因教皇被囚于阿维尼翁长达七十余年,等到罗马再将教皇召回的时候,教廷就自然而然地分裂了。(www.guayunfan.com)

然而离奇的是,明明分裂的是教廷,但教廷却没发生任何纠纷,反倒是法国人自己莫名其妙地搞出了两个对立派别,并彼此凶残地屠杀起来。

这里又体现出法国人的一个性格特点——他们过度纯洁了,他们纯洁到了几乎无法容忍任何人的地步,他们甚至纯洁到了连他们自己都无法容忍的地步。

我们已经说过了,他们是纯净的理想主义者。

无论他们相信什么,总是要把他们自己相信的东西推到极端。

他们似乎确信这个世界存在着一个终点,而他们所信奉的东西就在那里。

他们表面上是一个激进主义的群体,但更多的是不相信人类文明持续性进步的人——如果他们相信这一点,他们就不会对自己所信奉的东西抱有如此强烈的把握,甚至不惜为此而杀人流血。

他们就这样杀掉了国王亨利四世。

是天主教徒下的手,因为亨利四世支持新教。

直到路易十三时代的黎塞留的到来,这位红衣主教以他的雷霆铁腕震慑着反抗的呼声——这个民族立即安静了下来。

然后是1643年,不到5岁的路易十四登上王位,72年之后,他的儿子路易十五继位——这孩子同样不满5岁。

虽然路易十四继位年龄小,但他却是人类历史上有名的无道昏君之一。他的座右铭尽人皆知——“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这句话可不是个好兆头,它多少表明了这位路易十四有点儿存心祸害波旁王朝的意思,事实上他也的确是这样干的——他以私生活放荡不羁而闻名于世。在凡尔赛有他的一座秘密春宫,任何时候只要他需要,就立即将他看中的女人拉进去。他最喜欢的情人是蓬巴杜夫人,还有杜巴丽夫人等。他最有名的事迹是连续宠幸过一家五姐妹,这位明摆着对法国王室存心不良的君主每天乐此不疲地周旋于诸多的情人之中,直到1774年死去为止。

王室以他为耻,于黑夜中偷偷将他下葬了。

然后轮到了倒霉的路易十六。

他是路易十四的孙子,他爷爷造下的孽果,只能由他来承担了,谁让他是波旁家族的合法继承人呢?这是谁也没办法的事情!

路易十六是一个温和羞怯的人,待人友善,他还有一手修锁的绝技——但这些帮不了他,因为他接手的是被他爷爷祸害得行将破产的国家。路易十五使出了全身的解数将这个国家降低到欧洲二流国家的水平,此时民众中所积聚的怨恨已如火山熔岩般行将爆发,最糟糕的是,就连贵族们也已经腻烦了波旁王朝——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兆头。

这表明,法兰西于极度失望中已经陷入了错乱,只有无辜者的鲜血,才能够平复那一颗颗陷入狂乱的心。

历史的事件往往在错位的情况下发生——路易十六的性格与当时的法国局势就形成了强烈的错位效果!

当时的法国所需要的是铁腕雷霆,是拿破仑的大炮,很快那些炮口的余生者就会意识到,唯有对强权热烈欢迎才是他们的最为明智之举——但是这位路易十六却是个十分孩子气的男人,可以确信,在这位行将登上断头台的国王潜意识之中,有着浓重的恋母情结。

路易十六像个吃奶的孩子一样跑到议会,请求大家替他收税,弄点钱来。

他的要求被议会断然拒绝!

此前的三级议会是没有这种勇气敢于对抗王权的,但是既然遇到路易十六这么一个幼稚的孩子,那还客气什么?

猜猜这位路易十六在遭到拒绝后干了些什么。

他偷偷地用一把锁将议会的大门锁死了。

显然,天真的路易十六以为,区区一把锁就能够让三级议会中那些不听话的贵族们老实下来。

别忘了,这位国王是位高明的锁匠。

法兰西人民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他们倒是没有怀疑这位国王的智商,但是这位国王的想法如此天真幼稚,却实实在在地让他们大吃了一惊。

于是法国人民愤怒了!

碰到这种窝囊废国王再不愤怒,那还有天理没有?

就在这时候,又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1789年8月4日,法国的贵族们全体投票,宣布放弃了他们的权力!

这些神智明显陷入了错乱的贵族很快就会知道他们到底干了些什么!

很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