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军灭佛清吏治

时间:2018-11-05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83 次

整军灭佛清吏治

伴随着唐朝统治阶级的日益腐朽,人民不断起来反抗,唐王朝的统治岌岌可危。终于在乾符(公元874年)元年,王仙芝、黄巢领导的起义爆发,起义军后来还攻破了长安。虽然这次起义最终被唐王朝镇压下去,但是此后的唐朝也跟黄巾起义失败后的东汉王朝一样,从此名存实亡。从黄巢起义军阵营投降唐朝的朱温,被封为宣武军(今河南中东部和安徽中北部一带)节度使。他在陆续打败黄河流域的许多军阀之后,控制了中国北方的大部分地区,并逐渐掌握了唐朝的实权。

天祐四年(公元907年),朱温废掉唐哀帝(公元905-907年在位),改国号为“梁”,朱温即梁太祖(公元907-912年)。此后北方又有四个政权交替出现,由于这五个朝代的国号前面的朝代都出现过,于是历史上分别称这五个朝代为后梁(公元907-923年)、后唐(公元923-936年)、后晋(公元936-946年)、后汉(公元947-950年)、后周(公元951-960年);与此同时,在这五个政权控制的地区之外,也出现吴国(公元902-937年)、楚国(公元896-951年)等十个割据政权,因此历史上称这一时期为“五代十国”时期(公元907-960年)。

“五代十国”时期实际上是唐中期以来藩镇割据局面的延续。这一时期刚开始的几个政权的建立者,基本上都是唐朝藩镇的统治者。而当他们当上帝王以后,又会面临自己手下的节度使与自己对抗的局面。各个小朝廷中,没有几个帝王是通过和平方式即位的。几乎每一次改朝换代,都意味着一次腥风血雨。因此这一时期战乱频繁,其中最受苦受难的还是广大的人民群众。比如后梁为了阻挡后来建立后唐的李克用父子的军队南下进攻,居然多次掘开黄河大堤,导致原本沃野千里的山东、河南一带变成了一片汪洋,人民流离失所,社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除了经常进行战争以外,各个军阀为了维持军费开支,对人民也是横征暴敛,贪官污吏也趁机鱼肉百姓。后汉掌管财政的三司使王章执政时期,以收上来的税粮会被老鼠和麻雀偷吃为借口,规定老百姓每缴纳一斛(十斗)的税粮,就要额外多交二斗的“鼠雀钱”。后晋时期的宋州(今河南商丘一带)节度使赵在礼在任期间搜刮民财,老百姓对他恨之入骨。终于有一天,老百姓听说他要被调走了,纷纷奔走相告:“这家伙终于走了!对于咱们来说,就像是拔掉了眼中钉一样痛快!”结果赵在礼听说此事以后,不仅不检讨自己的所作所为,反而怀恨在心,他当即向朝廷请求留任一年,并对老百姓每人加收一千文钱,叫作“拔钉钱”。在这种情况下,人民迫切希望有统治者能够发展生产、轻徭薄赋,并实现对全国的统一。而后周世宗(公元955-959年在位)的改革,就是顺应人民的愿望和历史发展的潮流而进行的。

后周世宗柴荣是后周太祖(公元951-954年在位)郭威的养子,郭威的妻子是他的姑妈。家道中落以后,柴荣投靠了郭威,当时还是一介平民的郭威对柴荣非常喜爱,将他收为养子。柴荣为了补贴家用,很早就去外地做生意,跑了许多地方,开阔了自己的眼界。此外他还苦练武艺,饱读诗书,为自己后来干下一番大事业奠定了基础。后来郭威投军,逐渐成为后汉的一个军阀,镇守邺都(今河北大名东北),柴荣也在他手下担任要职。(www.guayunfan.com)然而到了后汉乾祐三年(公元950年),刚刚即位的后汉隐帝(公元949-950年在位)猜忌郭威,并将郭威留在首都开封的家属全部处死。郭威得知消息后,悲痛万分,索性起兵造反,杀向开封,推翻了后汉政权并称帝。郭威南下期间,命柴荣留守邺都,柴荣圆满完成了任务。显德元年(公元954年),郭威去世,柴荣即位,开始了自己的政治生涯。

后周世宗刚一登基,就表现出统一天下的志向。他曾经问大臣王朴说:“王爱卿,朕听说你精通阴阳术数之学,你算一算,朕当皇帝能当多少年?”这些迷信的东西肯定是不靠谱的,所以王朴不可能知道答案。可这是当今皇上发问,胡说八道就是欺君之罪。要是说自己不知道,又与自己精通术数的名号不相符。于是王朴想了半天,说:“恕微臣才疏学浅,臣的本事,只能推算三十年以内的事情,至于三十年以外的事情,臣就不得而知了。”这个回答很妙,即没有拒绝皇帝的发问,又维护了自己的面子,还暗示皇帝在位的时间至少三十年,迎合了皇帝的意旨。果然,后周世宗龙颜大悦,说:“就算朕只在位三十年吧!朕要花十年时间开疆拓土,再花十年时间使老百姓丰衣足食,最后花十年要使天下太平,达到盛世!”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后周世宗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改革的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

第一,军事上,整顿禁军,建设一支能征善战的军队。后周世宗即位不久,就碰上了一次不大不小的挑战:后汉的残余势力北汉政权(公元951-979年)联合契丹(即辽政权,公元916-1125年)军队南下进犯,后周世宗听到消息后,拍案而起,怒斥道:“前朝皇帝害死朕与先帝一家人,死有余辜!朕正要将其残余势力一网打尽,没想到现在他们居然送上门来了!别以为拉上了契丹人,就能把朕吓倒!朕要御驾亲征,让你们看看我大周朝不是好欺负的!”

这时宰相冯道劝阻说:“陛下,这帮逆贼的确罪恶滔天,这仇也是咱们大周迟早要报的。可陛下刚刚即位,民心未稳。微臣以为陛下还是应该小心为好,不要御驾亲征,完全可以派一员大将去领军讨伐,照样可以显示皇威。”后周世宗抬头看了冯道一眼说:“你这个书呆子懂什么?当年唐太宗为了开疆拓土,多次御驾亲征,鼓励将士们的士气,结果迎来了‘贞观之治’。朕也要效法唐太宗,给大周建一个盛世!不用再议了,出兵!”

于是大军就此出发,很快到达高平(今山西晋城附近),双方展开交战。本来后周军队就比敌人要少,结果没想到刚一开仗,右翼的将领樊爱能和何徽贪生怕死,临阵脱逃,结果产生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很多士兵也争相逃走,甚至投降了敌人。后周世宗无奈之下,亲自带兵上前线督战,结果在部将赵匡胤、张永德的拼死奋战之下,最后竟然打退了敌军,取得了高平大捷。

高平大捷后,逃跑的樊爱能与何徽又陆续带领零零落落的人马回到后周大营,如何处置他们成为后周世宗的一大难题。后周世宗躺在自己的大帐里,把张永德叫来说:“张爱卿啊,你知道,樊爱能跟何徽不仅临阵脱逃。而且他们逃走之后,一路烧杀抢掠,又由于逃跑匆忙,损失了大量装备。朕派去很多使者去劝他们回来,结果他们根本不听,有的甚至被他们给杀了……”

张永德是个粗人,心直口快,说:“那皇上还犹豫什么?军法如山,光临阵脱逃这一条罪过,就足够要他们的脑袋!皇上赶快杀了他们,看下回谁还敢不拿军法当回事!”“话是这么说不假,”后周世宗说,“可是这些人毕竟是先帝手下的老将,而朕也是刚刚登基,突然杀掉这么多人,会不会引起军心不稳啊?”

“这,皇上您可就错了,”张永德说,“末将是行伍出身,知道这军队里面必须得赏罚分明。樊爱能这帮子人,其实没立过什么功劳,就仗着自己资格老,在部队里面一贯是打仗外行、扰民内行,将士们对他们早就不满了。皇上想一想,这次您要是不处分他们,下一次要是再深陷重围,谁还愿意为您卖命啊!还不都跟他们一样争先恐后地跑了!陛下要想一统四海,如果军法不严,就算有雄兵百万,又有什么用呢?”听了张永德的话后,周世宗将枕头一摔,下令:“将樊爱能、何徽等七十多名临阵脱逃的将领即刻绑到军营大帐之前,全体将士集合!”

很快,号角吹响,军鼓齐鸣,将士们眼看着樊爱能等人一个个垂头丧气地被押了过来,更吓人的,是那七十多口明晃晃的鬼头刀。“将士们!”后周世宗说,“当日的战场上,你们有目共睹,这些将领们,并不是力不能支而退却,而是贪生怕死而逃!大涨敌人志气,而灭我军威风!这跟把朕出卖给刘崇(北汉统治者)那逆贼有什么区别!要不是将士们拼死血战,朕今天,早就去见先帝于九泉之下了!论辈分,这些将领都是朕的叔伯辈。就说这个何徽,当年还曾帮助先帝镇守晋州(今山西临汾附近),立过大功!可是朕,今天必须严明军纪,拿他们的人头来告诫将士们:战场上有进无退,临阵脱逃者,定斩不赦!”于是樊爱能等七十多人被斩首,而张永德、赵匡胤等人受到重赏。将士们受到很大的震动,后周军队的军纪得到很大的改善。

回到开封后,后周世宗找来一些将领和大臣们商量整顿禁军的问题。有一位大臣说:“启奏陛下,臣以为禁军的问题,在于老弱太多,一打起仗来,他们不仅无力作战,而且还会拖累其他将士,希望陛下予以适当裁汰!”另一位将领说:“陛下,末将以为,裁汰老弱固然重要,但是兵贵精不贵多,要是能把军队里面的精锐之士统一组织起来,关键时刻就是一支奇兵,还望陛下明鉴!”后周世宗点点头,说:“两位爱卿说得都有道理,具体的裁汰方案,就由这几位将军制定。朝中的大臣们也要积极配合。至于精锐之士,就选入‘殿前诸班’吧!一定要勤加训练!”经过大力的整顿,后周世宗拥有了一支精锐之师,为自己南征北战提供了条件。

第二,在经济上,发展生产,兴修开封城,大力灭佛。经过多年的战乱,社会生产遭到了极大地破坏。如何使社会经济得到恢复,成为摆在后周世宗面前的又一道难题。有一天,在朝会上,有大臣对后周世宗说:“陛下即位以来,将无主荒地分配给逃亡的农民耕种,又多次减免赋税,百姓们无不对陛下的恩德感激涕零。自唐朝灭亡以来,实在没有第二个像陛下这么英明的君主了!”后周世宗笑笑说:“眼下老百姓还需要休养生息,朕这么做,只是顺天应人,没什么可说的。这不,朕还用木头雕刻了耕田的农夫和养蚕的农夫放在殿中,就是想提醒你们:国以农为本,一定要把农业生产时刻放在心上啊!”

“吾皇圣明,”另一位大臣说,“微臣以为,要想发展农业,分田减税固然重要,兴修水利同样是离不开啊!这些年战乱不断,黄河等河流的水利设施早已破败不堪,如果再不整修,一旦遇到多雨的时节,洪水灾害可就要来了!”“爱卿所言甚是,”后周世宗点点头,接着问,“可是天下河流河段众多,国家精力有限,先整修哪些河段比较好呢?”“陛下明鉴,”这位大臣说,“目前的河段以下几段最为紧要:首先是河朔(河南荥阳北)附近的黄河河段需要设立斗门,以控制黄河的水势;其次是澶州(今河南濮阳)、郓州(今山东东平)这一带的几个州县的河道,需要赶快加固;另外还有原武(今河南原阳)的黄河河段,那里现在经常决口,需要陛下派人勤加围堵!等到这些都做完了,还望陛下能够对整个黄河河道加以全面整修,这才是长远之计!”后周世宗一一下旨照办。

除此以外,对于开封城的建设,后周世宗君臣也颇费苦心。因为开封的人口越来越多,原有的狭小城池不利于人口居住的需要。于是他下令扩建开封城。有一天,他找来赵匡胤,说:“赵爱卿,朕今天要你办一件事。朕知道你的骑术不错,就让你骑上朕的御马从这宫城一直往外跑,一直到马跑不动为止,再回来报告朕跑了多少里,听明白了没有?”虽然不知道后周世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赵匡胤还是策马狂奔了五十里。

当赵匡胤回来告诉后周世宗以后,后周世宗下令说:“就以赵爱卿跑出的距离为准,扩建开封城!五十里以内的土地,一律征用。”“可是陛下,”赵匡胤说,“末将刚才骑马的时候,看见有好多坟地啊!要是地都用来建城了,这些坟该怎么办?”后周世宗长叹了一口气,说:“死人总不能麻烦活人吧?为了开封城的老百姓,朕也只好如此了,希望那些地下的魂灵们也能谅解朕的一番苦心!”于是一场大举扩建开封城的运动就此展开,这次扩建使开封一跃而成与长安、洛阳齐名的大都市,后来后周世宗又对运河进行了整修,使各种物资能够源源不断地运入开封,这些都为宋朝(公元960-1276年)建立后开封的繁荣铺平了道路。

除了发展农业与建设城市之外,后周世宗对于日益兴盛的佛教经济也十分关注。在整个隋唐时代,佛教的势力并没有得到多大削减,反而愈演愈烈。进入五代十国时期以后,由于战乱不断,许多老百姓更加信奉佛教,以寻求精神寄托,寺院获得大量的香火钱,寺院经济随之大为发展,此外还有许多人为了逃避赋税而出家。这虽然是老百姓面对战乱的无奈选择,但是佛教的兴盛,在经济上对于国家毕竟是不利的。此外,当时有大量的铜被铸成了佛像,造成社会上流通的铜的数量减少,这样就会导致国家缺乏能够铸造钱币的原材料,从而影响到商业的发展。

于是后周世宗下令,仅仅保留两千多所国家赐予牌匾的寺庙,其他的寺庙一律关闭。被关闭的寺庙里面的僧尼一律还俗,从事生产劳动。而寺庙里面的铜造佛像一律熔毁,所得的铜用来铸造钱币。而民间拥有的铜器与佛像,必须限期内卖给官府。而一旦超过期限的话,如果有人私藏铜器重量超过五斤,一经查实,一律处死。有大臣劝后周世宗说:“陛下熔毁天下佛像以铸钱,未免有些不近人情吧?”后周世宗笑着说:“朕灭佛,并不是因为朕与佛有仇,而是为了平定天下。而且朕听说佛家经常讲:‘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朕只是取了一些佛像来惠及百姓,佛祖要是有灵,应该也不会怪罪朕吧?”经过大力灭佛,后周的国力大大增强,为后周的强盛奠定了经济基础。

第三,在政治上,整顿吏治,改善司法。后周世宗即位初期,后周的吏治依然很腐败,为此他曾痛下杀手。有一次,后周世宗到永福殿的修建现场视察,结果却发现施工的民工们在用瓦片当饭碗,结果柴荣火冒三丈,立刻叫来负责监工的孙延希,对他说:“这些民工为朕修建宫殿,整天风餐露宿,已经很可怜了,你居然还这么对待他们!他们要是回去了,还不得向更多的人说朕是怎样的一个暴君!你败坏朕的名声,该当何罪?!”孙延希吓得跪在地上连连叩头,后周世宗毫不为动,令人将其推出去斩首,以儆效尤,其他人也都受到相应的处分。

除了严惩贪官之外,后周世宗对五代十国以来各个政权滥用酷刑的行为深恶痛绝,下令废除一些酷刑,而且严禁滥施刑罚。甚至对于囚犯,后周世宗也颇多关照,他要求狱卒要经常打扫监狱,改善犯人伙食,并规定家属可以探望犯人。此外,在唐代以来法律的基础上,后周世宗下令制定了后周新的法律——《大周刑统》,颁行全国,这也是他在立法上的重大成就。

经过后周世宗的改革,后周摆脱了以前几个小朝廷的发展老路,呈现出焕然一新的面貌,国力蒸蒸日上,对外战争中也不断取得胜利。显德二年(公元955年),后周世宗率军攻取了后蜀政权(公元934-965年)占据的秦州(今甘肃天水)、凤州(今陕西凤县)等位于秦岭和岷山以北四个州的战略要地;显德五年(公元958年),后周世宗率军经过三年奋战,终于攻取了南唐政权(公元937-975年)占据的长江以北、淮河以南的十四个州的土地,为自己提供了大量的赋税与物资,

显德六年(公元959年),后周世宗亲自率兵进攻辽国,准备收复后晋君主石敬瑭为了换取支持而割给辽国的“燕云十六州”(今北京、天津、河北北部和山西北部一带的地区)。后周军队一路高歌猛进,连连收复瀛洲(今河北河间)、莫州(今河北任丘)和易州(今河北易县)以及益津关(今河北霸州市附近)、瓦桥关(今河北雄县附近)和淤口关(今河北霸州市附近)。眼看燕云十六州就要全被收复,后周世宗却突然得病,回到开封不久之后病逝,年仅三十九岁。后周世宗虽然英年早逝,但是他的改革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为后来宋朝的统一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