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魏奔楚败垂成

时间:2018-11-04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38 次

离魏奔楚败垂成

古今中外,如果某个人能够集军事家、政治家、改革家三个称号于一身,那是不简单的,因为这个人既要能够统率千军万马,决胜千里之外,还要有治国安邦之才,同时还能敏锐地把握时代发展的脉搏,有勇于改革旧制度的魄力。回顾整个中国历史,这样的人恐怕不多,战国初期的吴起算是一个。

前面我们讲到过,战国时代是一个天翻地覆的时代,各国都以攻城略地、开疆拓土为要务,因此急需军事方面的人才。而且由于传统礼法的丧失,人才不再拘泥于在父母之邦做事。如果他觉得在这个国家无法施展自己的才华,完全可以再换个国家效力。吴起就是这一时期的一个典型代表。

吴起是卫国人,自幼对军事很感兴趣,一心想成就功名大业,所以他从小苦练军事方面的技能,还喜欢看兵书,培养自己的军事思维。非常难得的是,与一般重视军事、忽视文教的武夫不同,吴起非常注重自己在文化方面的修养,为此他专门拜孔子的高徒曾申为师。可以说,这也为吴起后来成为政治家奠定了坚实基础。

由于卫国早已无药可救,吴起就来到了鲁国。有一次,齐国进攻鲁国,吴起主动找到鲁国国君说:“请求君上派末将率军迎战齐军。末将愿意立下军令状,如果不能打退齐军,愿意提头来见!”鲁国国君很为难地看着吴起说:“爱卿用兵如神,攻必克,守必坚,寡人何尝不知?本来寡人也想用爱卿统兵抗敌,只是,只是……”“只是什么?”吴起问。鲁国国君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只是你的妻子就是齐国人,而你这次要统兵对抗的是自己妻子的祖国,就算寡人不怀疑你的忠心,又怎么堵住下面这些大臣们的悠悠之口呢?”

吴起仿佛当头被泼了一盆冷水,愣在那里半天没说话。回到家以后,越想越郁闷。“怎么了?”吴起的妻子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不问还好,这一问一下子触到了吴起的敏感神经,他发了疯一般咆哮着:“你为什么要嫁给我!一生成就功业的重大机会难道就要这样从我手边溜走吗?”说罢拔出宝剑,杀死了自己的妻子。鲁国国君知道这个消息后,立刻下令任命吴起为统帅,领军抵抗齐国军队。(www.guayunfan.com)吴起率领鲁军到达前线之后,并没有立即与齐军开战,而是派人去面见齐军统帅,说:“鲁国弱小,鲁军颓废,实在无力与贵国的军队交战。恳请贵国暂时先不要进攻,有什么要求和条件尽管提出,我军统帅必定尽快为您传达给我国国君。”吴起还让老弱病残的队伍驻守在中军,给齐军制造鲁军实力太差,只能苟且求和的假象。齐国统帅看这阵势,哈哈大笑:“我就知道鲁国不是我们齐国的对手,没想到居然如此差劲,这一次说不定本将军可以一举灭掉鲁国,这真是大功一件啊!”话音刚落,只见一员部将匆忙跑进大帐说:“不好了!报告将军,鲁军统帅吴起亲自率领大军向我军发动偷袭,我军猝不及防,死伤惨重!”“狡猾小人!”齐军统帅大骂道:“吴起竟敢欺骗本将军,早晚不得好死!下令全军,撤回齐国!”吴起一路追击,齐军死伤过半,鲁军大获全胜。

小小的鲁国居然打败了强大的齐国,消息传回国内,举国振奋,鲁国国君也准备重用吴起。但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吴起的得势,引起鲁国一些保守大臣的嫉恨,他们纷纷造谣中伤吴起。有一次,一群大臣找到鲁国国君,问他:“请问国君是否准备任命吴起统率鲁国的所有军队?”“对啊。”鲁国国君说:“吴起是个军事奇才,是他打败了齐国军队,拯救了我们鲁国,寡人为什么不重用他呢?”

“不行啊,君上!”一个大臣说,“吴起冷酷无情,不忠不孝啊!此人家里本来很富裕,他却一心想着升官发财,就去游说各国君主,结果官没有当上,却耗尽了祖先辛苦积攒下来的资产,搞得家庭破产。乡里的邻居都耻笑吴起是个败家子,他就杀了三十多个嘲笑他的人,狼狈逃离家乡。”

“是啊!”另一个大臣接着说:“我还听说,吴起临走前还咬着自己的臂膀,对他母亲发誓说:‘儿子不当上一国的公卿与相国,绝不回家!’。此后他就在儒家弟子曾参门下学习。不久,他母亲去世,作为儿子,他竟然不回家料理丧事。曾参批评他说:‘我们儒家以仁义治天下,怎么能让你这样的不肖子孙在我门下修习!’就把他赶走了。吴起又到处学习兵法,后来才跑到我们鲁国为您效力。”“没想到吴起居然是这样一个人啊!”鲁君国君倒吸了一口凉气。

“还有,君上不要忘了,”又一个大臣说,“就为了能够当上统帅,吴起居然回去直接杀死了自己的妻子,下一回指不定会为了功名杀死谁呢?!任用这样的人,您能放心吗?咱们鲁国是个小国,这回有了战胜的名声,肯定会引起各国对我们的图谋。更何况,咱们鲁国和卫国都是周王室老牌的诸侯国,是兄弟之邦啊!您要是用了吴起,不就等于抛弃了卫国吗?这实在不符合礼义的要求啊!”

鲁国国君本来就没什么主见,听了这些人的话之后,更是越想越赞同他们的观点。于是第二天,他找来吴起说:“爱卿为我们鲁国立下大功,寡人本来想对你委以重任。可惜我们鲁国难成大器,如果爱卿留在我们这里,恐怕埋没了自己的卓越才华。寡人赏赐爱卿一些黄金与车马,还是请爱卿另谋高就吧!”吴起对于外面的传言也早有耳闻,因此也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拜谢了鲁国国君之后,就毅然离开了鲁国。

可以说,吴起离开鲁国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从鲁国君臣的表现和吴起的遭遇我们可以看出,在春秋战国时代,虽然变法图强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但是旧有的保守势力也没有那么容易就缴械投降,他们会利用一切手段来反对革新,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这种阻力,几乎所有的改革家都遇到过,吴起只是他们其中的一个,而且这也不是吴起一生中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挫折。在鲁国的遭遇使吴起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成就一番雄才大略,仅仅成为一名将军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努力改革旧制,大力推行变法。从此以后,吴起除了致力于军事和政治之外,还留意各种新的制度,逐渐成长为一位伟大的改革家。

在离开鲁国的路上,吴起一直在思考自己该去往何处,毕竟当时大部分国家的国君都与鲁国君臣一样故步自封,要是随随便便挑一个国家谋事,还不如不去。不知不觉走到了魏国的境内,吴起碰到了好多来自各个国家的士子,他们都要去魏国的首都安邑,他就很好奇地问他们为什么要去魏国谋事。其中一个人对他说:“你还不知道吗?现在魏国的君侯高瞻远瞩,任用李悝当相国,推行新法,而且大胆用人,魏国兴旺指日可待啊!我们为什么不去啊!”

吴起一听,这不正是自己想要去的国家吗?但是吴起心里还是没底,于是他托这位士子替他给李悝带一封信,就说自己想来魏国任职,请他问问魏文侯的态度。李悝也很大度,收到信的第二天,他就找到魏文侯说:“君侯,微臣听说卫国的吴起想要来我们魏国谋事了。”魏文侯想了一想,问李悝道:“就爱卿所知,吴起这个人到底为人如何?他的名声可不是太好啊!”

李悝回答说:“就微臣所知,吴起这个人出身卑微,对功名利禄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渴求欲望,而且还好女色。但是,他打起仗来绝对是用兵如神,就连原先齐国的军神司马穰苴也比不上他。这么说吧,如果君侯想要一个谦谦君子为将,那就别用吴起;如果君侯只想要一个百战百胜的将军的话,那吴起现在绝对是不二人选。”魏文侯当机立断:“寡人既然敢任用爱卿来变法图强,又怎么会拘泥于原先那一套陈腐规矩!只要吴起真的有才,寡人才不管那些虚假的仁义!”于是魏文侯立即任用吴起担任魏国的将军。

吴起也的确没有辜负魏文侯的重托,公元前409年-公元前408年,吴起率军攻打秦国,陆续攻克了洛水以东的五座城邑临晋(今陕西大荔东南)、元里(今陕西澄城南)、郑(今陕西华县)、洛阴(今陕西大荔南)、合阳(今陕西合阳东南),占据了魏国与秦国交界的黄河以西地区。魏国在此设置了河西郡,对秦国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吴起在魏国担任将军期间,和士兵们一起同甘共苦,从来不搞特殊化,而且爱兵如子。有一次,一个士兵生了恶疮,为了救他的命,吴起亲自用嘴为他吸脓。这个士兵的母亲知道这事之后,大哭起来。别人问她:“你儿子仅仅是个士兵,而吴将军却冒着风险亲自为他吸取疮上的脓,这是多么难得啊!你为什么还要哭呢?”母亲回答说:“你不知道,当年我丈夫在吴将军手下当兵的时候得过恶疮,也是吴将军给他吸脓治病,结果我丈夫作战时就特别拼命,最后战死沙场。现在吴将军又给我儿子吸脓,将来搞不好我儿子也会战死,我能不哭吗?”

正所谓公道自在人心,魏文侯觉得吴起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于是就任命他为西河郡的郡守,抗拒秦国和韩国。此后的岁月里,吴起曾与各国大战七十六次,全胜六十四次,为魏国拓地千里。尤其在公元前389年的阴晋(今陕西华阴东)之战中,吴起率领五万魏军,将五十万秦军打得丢盔卸甲,使得秦军很长时间不敢再来进犯。

吴起之所以在魏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除了自己军事谋略高深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大胆地推行了军事改革,建立了一支强大的新式军队——魏武卒。在旧有的体制下,对军队的训练很不够,往往是战事征召一下,战争结束就解散,根本无法保证军队的战斗力。吴起认为,兵贵精不贵多,首先要保证士兵的质量与素质。他规定能够入选魏武卒的士兵必须达到以下要求:能够身着全副铠甲,执十二石之弩(“十二石”指弩的拉力),背负五十支箭,带着戈和剑,携带三日口粮,在半日内跑完百里。士兵一旦入选为魏武卒之后,就可以免除全家的徭赋和田宅租税,可以安心训练打仗。

除了对魏武卒进行严格训练之外,吴起还根据士兵的不同特点,将他们编在不同的队伍里面,比如把身强力壮的士兵们编在一起,用以近身肉搏;把机动灵活的士兵们编在一起,用以爬山过河;把吃苦耐劳的士兵编在一起,用以长途奔袭。由于士兵们各有所长,在战争中互相灵活配合,使魏国军队的战斗力大增。此外,吴起治军赏罚分明,有一次一个士兵在没有接到命令的情况下就擅自出战,结果被吴起当众处死。吴起认为,如果军队法令不明,赏罚不信,即使再多也没有用。只有做到令行禁止,才能保证军队的战斗力。

魏文侯死后,其子魏武侯即位。有一次,魏武侯与吴起一起乘船顺河而下。看着河两岸山川,魏武侯得意地大发感慨:“依山傍河,有这样险峻的地势,这真是我们魏国最宝贵的东西啊!”周围的人一听,都纷纷附和魏武侯,只有吴起表情严肃地说:“君侯,史书有记载:夏代的暴君桀待的地方,左边有黄河和济水,右边有泰华山(今陕西华阴南),伊阙(又名龙门山,在今河南洛阳南)在南,羊肠(在今山西晋阳西北)在北,结果被商汤灭掉了;殷商的暴君纣王待的地方,东面有孟门(古隘道名,在今河南辉县西),西面有太行山,北边有常山(即恒山,在今河北曲阳西北),南边有黄河,地势也无比险要,结果武王伐纣,商朝灭亡。所以说,治理国家最重要的在于君主的德行,而不在于地形的险要。如果君主不讲德行,即使是一条船上的人也都会成为自己的敌人。”魏武侯听到吴起的话,虽然嘴上连连赞同,但是心里却有些不高兴。

从上面这件事情我们可以看出,这个时期的吴起绝不仅仅是一个赳赳武夫,他能够意识到施行仁政对于治理国家的重要性,已经颇具一位政治家的眼光。事实上,在李悝死后,很多人的确都看好吴起担任魏国相国,可是魏武侯却任命一个平庸无才的田文为相国。对此吴起很不高兴,他当即找到田文,问他说:“你能与我比比功劳吗?”田文说:“可以。”吴起说:“统领军队,使士兵甘于为国献身,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你比得过我吗?”田文说:“比不过。”吴起接着问:“使官员们忠于职守,对人民施以仁政,使得国富民强,你比得过我吗?”田文说:“比不过。”吴起又问:“打下和镇守西河郡,使秦、韩、赵三国不敢图谋我们魏国,你比得过我吗?”田文说:“比不过。”

吴起再也忍不住了,怒斥道:“那你凭什么当上相国?!”田文不慌不忙地说:“吴将军息怒,请听我一言。正因为你是文侯的老臣,功勋卓著,举国上下没人不佩服你,所以现在新君侯怕你还来不及呢!你觉得他现在可能用你为相国吗?”吴起恍然大悟,无奈地回家了。从上面这段话我们可以看出,吴起虽然颇具文韬武略,可是对于政治斗争中的权谋却几乎一无所知,这也注定了他一生的悲剧。他后来被迫离开魏国,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此。

原来,田文死后,公叔担任相国,他的妻子是魏国的公主,公叔对吴起非常嫉恨,他的仆人就给他出了一条毒计。于是公叔禀告魏武侯说:“吴起有经世治国之大才,但是恕微臣之言,我们魏国仅仅是个侯国,算不上什么大国,吴起很有可能对我们魏国三心二意啊。”“那怎么知道他对魏国是否忠心呢?”魏武侯问。“微臣有个办法,”公叔说:“君侯对吴起说,要把一位公主许配给他,看他是否答应这门亲事。如果他答应就没什么可说的,可是他要是拒绝,那恐怕就真的有问题了。”魏武侯觉得公叔的计策不错,决定第二天再问吴起这件事情。

然而就在当天晚上,公叔盛情邀请吴起去他家做客。吴起来到公叔家赴宴的时候,看到公叔的妻子,也是一位魏国公主,对公叔是又打又骂,公叔显得无可奈何。魏国公主动不动就对公叔说:“别看你在外面作相国得意扬扬,要不是娶了老娘是公主,你简直狗屁都不是!”看着公叔狼狈的样子,吴起心里觉得好气又好笑。第二天当魏武侯要把公主许配给他的时候,吴起脑子里立刻浮想起昨晚上公叔的惨状,想到自己将来也要像公叔那个样子,吴起心中顿时不快,就推辞了这门婚事。吴起和魏武侯哪里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公叔的圈套,在公叔家里的那一幕,也是公叔夫妇二人上演的一出戏!魏武侯一看吴起果然对他不忠,就逐渐疏远了吴起。吴起见情况不妙,担心长此以往自己有性命之忧,于是就赶快逃离了魏国。

是金子在哪里都发光,虽然魏国抛弃了吴起,但是南方大国楚国很快就向吴起抛出了橄榄枝。楚国是一个老牌大国,一直不服从周王室的统治,在春秋时期一开始就自封为王国,并且大举北上中原,与晋国长期争霸,成为举足轻重的大国。然而进入战国时期以后,楚国逐渐走向衰弱。公元前401年,楚悼王(公元前401年-公元前381年在位)即位,第二年楚国就被魏、赵、韩三国联军打得惨败。公元前391年,三国又联合讨伐楚国,占领楚国大片领土。在万般无奈之下,楚悼王被迫向秦惠公(公元前500年-公元前491年)送礼,恳求他出面调停,三国才和楚国讲和撤军。百年大国遭遇如此奇耻大辱,楚悼王心中一万个不痛快,一心想着振兴楚国。正在这时,楚悼王听到了吴起逃离魏国的消息,就赶快派人将他请到了楚国,并亲自设宴款待。

在宴会上,楚悼王问吴起:“寡人一直仰慕先生大名,今日一见,倍感荣幸。寡人想要振兴楚国,还望先生多多赐教。”吴起问楚悼王:“请问大王,您知道楚国为什么空有大国之名,却连韩国、赵国这样的小国都打不过吗?”楚悼王说:“当然是军队不行了。我大楚幅员辽阔,几乎占据天下之半;人口众多,一下子组织几十万的大军都不是问题。只要有一个像先生这样的军事奇才,我们楚国定能问鼎中原……”

“大王此言差矣!”吴起打断楚悼王的慷慨陈词,对他说:“土地和人口的多少对于国家固然重要,可并不是起绝对作用。要是按照土地和人口算,我曾经效力过的魏国可绝对不占什么优势,不是照样称霸天下!想当年周文王刚开始只有百里土地,比殷商可小多了,可最终周朝不还是取代了殷商的天下!”楚悼王听了吴起的话,当即哑口无言。

“所以说,”吴起喝下一杯酒,接着说,“楚国的问题,表面上看是军队不行,根本上讲是国家的制度有问题!楚国虽然幅员辽阔,可是大大小小的贵族盘根错节,各自拥有各自的军队、赋税、人口,还世袭官职与爵位。他们的一块块封地简直就是他们自己的独立王国,大王的命令拿到地方根本没人听!就拿军队说吧,各自为阵,毫无组织性,装备又老套,打仗不输才怪呢!所以说,楚国要想强大,没有别的选择,只有像李悝在魏国那样大力变法,使大权牢牢掌握在大王的手中,这样楚国才有希望,才能真正问鼎中原!”

“说得太好了!”楚悼王说,“先生的话,一下子点醒了寡人啊!敢请先生先屈尊担任我们楚国宛(今河南南阳)的太守,替寡人抵挡北方诸国的进犯。一旦时机成熟,寡人一定重用先生!”楚悼王果然言而有信,公元前382年,他就任命吴起为楚国的令尹(楚国特有的官职,相当于其他国家的相国),开始主持变法,而他的变法,结合楚国的实际情况,以打击贵族势力作为主要方面的内容。

在政治上,削弱贵族势力,整顿吏治。为了对付贵族势力,吴起首先颁布命令:“均楚国之爵,而平其禄,损其有余,而继其不足。”如果贵族三代以内没有为国家立功的话,就要被剥夺爵位与封地,而为国家立功者,就可以授予官爵,从而打破了楚国的世卿世禄制度,既打击了贵族势力,还促进了平民的积极性。此外,楚国虽然幅员辽阔,可是大多在当时都是荒蛮之地,人口稀少。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巩固楚国广大的疆域,吴起对楚悼王建议,将一些旧贵族迁徙到边远的地区,这样既促进了这些地区的开发,扩大了华夏文化的影响,促进了楚国社会经济的发展,也间接打击了贵族势力。

当时楚国的官场贪污横行,政治腐败,机构臃肿,行政效率低下。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吴起颁布了三道命令:第一,“塞私门之请,一楚国之俗”。这是打击送礼行贿走后门的不正之风;第二,“使私不害公,谗不蔽忠,言不取苟合,行不取苟容,行义不固毁誉”。这是要求官吏公私分明,奉公执法,刚正不阿。第三,“罢无能,废无用,损不急之官”,这是罢黜一些不学无术的官员,裁减一些用处不大的官职,减少国家开支。通过这些举措,楚国的官场风气得到很大的改善,行政效率得到大大提高。

在军事上,注重军事训练,提高军队战斗力。吴起把魏武卒的训练与组织方式拿到了楚国,组织了楚国自己的新式军队。与此同时,他坚决打击游手好闲、不务耕作的无赖,提倡耕战结合,兵农合一。此外,为了解决军费的问题,他还削减百官和贵族的俸禄,以保证军队能够及时得到给养,加强训练。

除此之外,在其他方面吴起也实行了改革:比如实行法治,为了确定法治的权威性,吴起还当中立下一个车辕,谁能搬动就予以重赏,以让老百姓认识到对官府变法的决心;坚决打击纵横家在楚国的活动,维护楚国舆论的统一;改革楚国首都郢都(今湖北荆州区西北)的修筑方式,提高了城墙的质量;等等。

经过吴起的改革,楚国国力迅速强大起来,对外战争不断取得胜利,向南攻下了百越之地(今广东、广西、福建、浙江等地),向北吞并了陈国和蔡国,向西还讨伐秦国。公元前382年,赵国进攻卫国,卫国又向魏国求援,魏国于是出兵进攻赵国,赵国一败涂地,只得向楚国求救。楚悼王立即出兵救赵,与魏军大战,结果楚、赵联军大胜,楚国声威大振,天下震惊。而这时,吴起的改革仅仅只进行了一年而已,如果吴起能够持续执政下去的话,楚国的前途真的不可限量。

然而,公元前381年,楚悼王不幸病逝。一直对吴起变法怀有刻骨仇恨的旧贵族势力密谋作乱。当时楚悼王的尸体还停在王宫里面,吴起正在处理丧事,这时只听外面杀声震天,吴起看见各个贵族的武装部队疯了一般地冲进王宫,到处都能听到:“杀死吴起逆贼!”“兴复大楚旧制!”之类的话。吴起当时身边没有一兵一卒,为了保命,他机智地趴在了楚悼王尸体上,因为根据礼法的规定,谁要是敢伤害君主的遗体,全家处死。可吴起没想到,这帮子旧贵族杀红了眼,不顾一切地对吴起乱箭齐发,吴起被射死,而且楚悼王的遗体也被射中了。后来楚悼王的儿子楚肃王(公元前380年-公元前370年在位)即位,平定了贵族的叛乱,并按照规矩将七十多户贵族全家处死。

吴起死了,楚国的旧贵族也受到了一次沉重的打击,可是即位的楚肃王缺乏变法的魄力,而吴起变法的时间太短,改革的程度也不够彻底,因此成果并未完全巩固下来,楚国逐渐回到了老路上,这场轰轰烈烈的吴起变法也功败垂成。正如韩非子评价的那样:“楚不用吴起而削弱,秦行商君而富强”,楚国也向衰落的深渊越滑越远,直至被秦国灭亡。

吴起在军事、政治和改革三个方面的成就与贡献,引发了后人无尽的崇拜与敬仰。他的悲惨遭遇,也向大家展示了大变革的时代背景下,处在风口浪尖的领军人物的艰辛与不易。吴起的变法虽然失败了,但是他的精神却鼓励了后来千千万万的人为变法强国摇旗呐喊,推动着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