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论的奠基者冯・诺依曼简介资料

时间:2018-04-29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76 次

博弈论的奠基者冯·诺依曼简介资料

约翰·冯·诺依曼(1903—1957),匈牙利裔美国数学家和计算机专家。

他在1931年成为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教授。他对人类最大的贡献是对计算机科学、计算机技术、数字分析的开拓性工作。他还是“电子计算机之父”。

电子计算机之父——冯·诺依曼

喜欢享受人生的冯·诺依曼

冯·诺依曼在26岁就取得了伟大的成绩,受到国际的广泛赞誉。1929年,当时仍在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的维布伦邀请冯·诺依曼到普林斯顿大学开授系列课程,题目为“量子理论面面观”,冯·诺依曼欣然接受。在普林斯顿大学居住了一段时间后,他觉得自己和美国真是一拍即合。这是一块充满乐观、务实、进取,什么都可行的乐土;美国人豪放、友善、随和;最美妙的是,他们也都喜欢享受人生,“英雄所见略同”!

冯·诺依曼和他的妻子克拉拉在普林斯顿他们的家中的合影,中间的狗叫英弗士

当然,美国确实缺乏一些旧大陆的舒适,像咖啡座、小酒店等场所,可以啜饮现煮咖啡、抽雪茄,并和三五好友坐上几个小时,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地聊个半天。有一阵子冯·诺依曼还想过要在普林斯顿开一家欧式的旅馆,但是一直没有付诸行动。不过,他可以退而求其次——常常开舞会或大宴宾客。

冯·诺依曼的一位老朋友说道:(www.guayunfan.com)

你听到的并非夸大之词,冯·诺依曼是个才思敏捷而且精力充沛的人,长得比我还胖,很懂得享受人生。

晚宴定时举行,一周一次或两次,地点就在威斯特卡特路26号他的铺有桦木地板的豪华宅邸内,他还特别聘请穿戴整齐制服的侍者端着饮料和酒在场内穿梭递酒。宴会上节目众多,可尽情舞蹈、吞云吐雾、高声谈笑,充满了欢乐。一个朋友回忆道:“那些老夫子到了冯·诺依曼的家都成了老顽童,非常和蔼可亲,没有架子。”

没有人能够和他并驾齐驱

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这样一个大师辈出的地方,冯·诺依曼思虑之敏捷仍堪称所向无敌,一位和他合作过的同僚毕格罗说:

他具有独特的能力,如果有什么想法要和他讨论,五分钟内他的思维就遥遥领先你的见解,并全盘掌握问题的关键和谈话的方向。他的思考就是如此敏锐与精确,很难有人跟得上他。依我之浅见,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和他并驾齐驱。

许多数学家说他们对算术并不特别专精,算加减乘除也不见得快到哪里去。但冯·诺依曼则是个不折不扣的计算机器,他的助理赫摩思说:

当他第一次测试亲手制的电子计算机时,有人建议用一个简单的数字问题——与2的乘幂有关的题目来试验,于是那部待测机器和冯·诺依曼同时起算,结果冯·诺依曼首先完成。

要跟上冯·诺依曼的演讲,必须先练就速记的硬功夫。他习惯将十个方程式挤在黑板的一角,大约只有2英尺(约0.61米)见方的区域,然后每讲完一个式子,就用黑板擦擦掉,再补上一条新的。就这样边讲边擦,边擦边讲:一个方程式擦掉—再一个方程式擦掉。在你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他写些什么之前,黑板擦就又被放回粉笔槽内,并且他已经用手拍掉了袖子上的粉笔灰。他的听众把他这种讲课的过程叫“黑板擦证法”。

冯·诺依曼还拥有绝佳的记忆力,过目不忘。他的学生高斯坦曾经说过:

举一个例子,冯·诺依曼有办法在读过一本书或是一篇文章后,一字不漏地背下来;而且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一年之后仍然倒背如流。……有一次,我想考考他,就问他狄更斯的《双城记》开头是怎么写的,结果他当场毫不迟疑地开始背诵给我听,没有中断,一直到十或十五分钟之后才应我的要求而停止。

衣着和口音

超级天才大多有一些特异的行为,冯·诺依曼也有行径怪异的一面。譬如,不论任何场合他的穿着总是非常正式,像个银行家。有一次,他和妻子造访亚利桑那州,顺便到大峡谷一游。喜欢刺激和享乐的冯·诺依曼自然要参加著名的“骑驴游谷底”队伍。同行的其他人都穿着轻便的衣服——短袖套头衫、皮靴、皮裤、墨西哥式宽帽,一身西部牛仔的装束,唯有冯·诺依曼特立独行,坚决不“同流合污”,马背上、驴背上都一样,仍然保持一贯的装扮:白衬衫、打领带、西装外套、胸口口袋还塞着装饰用的手帕。显然,他觉得为了“格调”受点折腾还是相当值得的。

还有,他坚持使用适当的口音,不管人家怎么说,坚持不让自己太美国化,高斯坦解释道:

“他故意将integer念得像integher。偶尔他会念得很标准,但他一旦发觉,又会立即改口,更正为他自己独特的念法。”

有时他会出现奇怪的健忘症。他的妻子记忆犹新地说:

“有一次,我生病,我请他帮我倒一杯开水,过了一会儿,他回来问我杯子放在哪里。我们已在那个房子住了十七年了。”

还有一次,冯·诺依曼一大早开车离开普林斯顿到纽约市赴约,车子开到半路,突然忘记是要去见谁,于是打电话回去问太太:“我为什么要去纽约?”

笑话、恶作剧和玩具

冯·诺依曼喜欢讲笑话。有一个很有名的笑话:“一个匈牙利人进入旋转门的时候在你身后,但他却比你先出来。”刘易斯·施特劳斯认为这则笑话肯定是冯·诺依曼创作的,但是原因不详。

冯·诺依曼最喜欢的笑话是他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在柏林创作的。

在柏林,一个人站在街角大喊:“皇帝是个白痴!”警察过来要以谋反罪逮捕他。他说:“你不能逮捕我,我说的是奥地利皇帝。”警察说:“你骗不了我们,我们知道谁是白痴。”

冯·诺依曼的恶作剧也是出了名的。梅里尔·弗劳特回忆起有一次爱因斯坦要去纽约,冯·诺依曼自告奋勇驾车送他去普林斯顿火车站,却故意把他送上一列驶往相反方向的火车。

有一天早晨,弗劳特看见冯·诺依曼的眼睛有些红肿,问他是怎么回事,他回答得很简单:“我哭过。”弗劳特说完这些,有人问他:“你没有问问冯·诺依曼为什么哭?”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弗劳特竟以为这也是冯·诺依曼的恶作剧:在自己眼中故意揉进些什么东西,等别人来问他。

这位博弈论的奠基者喜欢游戏和玩具。不过这一说法是出于玩具商的利益,在报刊上被过分夸大了。《家政》杂志上有一篇文章说:

“冯·诺依曼博士非常喜爱儿童智力玩具。他过生日时,他的朋友们会送他各种各样的玩具作礼物,部分是同他闹着玩,部分是因为他们知道他真的很喜欢玩具。有人曾经看见他一脸认真地同一个五岁的孩子争论:谁有优先权玩一套新的插接式积木。他从来也不对孩子摆出一副屈尊俯就的样子……”

他最喜欢的一件生日礼物是一个玩具,用手指按一下,这个玩具会“嘁嘁喳喳”地唱起“祝你生日快乐”!

冯·诺依曼也喜欢写科普作品,《计算机与大脑》就是他的得意之作。

冯·诺依曼的作品——《计算机与大脑》的英文封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