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相关生长律”的提出

时间:2018-04-25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412 次

“器官相关生长律”的提出

居维叶,法国地质学家、古生物学家、比较解剖学家、动物学家。

1769年,居维叶出生于蒙贝利亚尔的一个胡格诺教徒家庭。小时候的居维叶体质十分虚弱,幸亏母亲的悉心照料才没有夭折。但他十分聪明,天赋极好。母亲经常教他学习各种知识,他一般听一遍就记住了。他最喜欢的是各种风景画和布丰《自然史》中精美的彩色插图。在15岁那年,居维叶有幸进入德国斯图加特的卡罗琳学院学习比较解剖学。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居维叶的资助人、蒙贝利亚尔的弗雷德里克公爵被迫退职,居维叶失去了继续接受教育的经济来源,被迫退学到诺曼底一位伯爵家里去做家庭教师。

居维叶在伯爵家一边做家庭教师,一边利用业余时间从事生物学研究。一个偶然的机会,居维叶遇到了农学教授泰希尔。泰希尔在详细了解了居维叶的情况以后,对他极为欣赏。回到巴黎后,泰希尔向巴黎自然博物馆馆长圣提雷尔极力推荐居维叶,自称在“诺曼底的粪土中获得了一颗明珠”,建议圣提雷尔在巴黎自然博物馆里为居维叶安排一个研究职位。圣提雷尔接受了建议,给居维叶写了一封邀请信,欢迎他到巴黎自然博物馆来工作。从此,居维叶的生命历程又掀开了新的一页。(www.guayunfan.com)

居维叶对于生物学的一大贡献,就是提出了“器官相关生长律”。要对古生物进行研究,只能通过化石。可是在长期的地质变迁中,完整的生物化石很难保存下来,只能找到一些零碎的残片。这给古生物学的研究工作增加了很大的难度。居维叶经过大量的考古研究后认为,每一个有机体都是一个完整的系统,它的每一个部分都必须同整体统一、协调,存在着必然的联系。这样,我们只要对一只爪、一片肩胛骨、一条腿骨、一个肋骨或其他任何部位的骨头进行考察,就可以判断出它属于哪类动物的一部分,也可以据此推断这一动物其他部位的特征。例如,古生物学家只要看到一个偶蹄的印记,就可以得出结论:它是一个反刍动物留下来的。

可是,当居维叶刚提出器官相关生长律时,很多人都对此持怀疑态度。有的甚至对他进行挖苦、嘲讽。为了验证自己观点的正确性,居维叶决定进行一次试验。他叫人从巴黎郊区的古生物化石遗址中任意取来一块化石,进行当众表演。化石只露出了一丁点儿牙齿,其余部分均被岩石覆盖。居维叶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说:“这是负鼠的化石”,并立即在纸上画出了负鼠的草图。当人们仔细剥开整个化石时,果然发现它是负鼠化石。人们无不感到惊奇。这次试验充分证明了居维叶“器官相关生长律”理论的正确性。后来,人们为了表彰居维叶的功绩,将这种负鼠命名为“居维叶负鼠”。

居维叶的学生不相信老师真有这样神奇的本领,决定搞一次恶作剧,对老师进行一次小小的测试。

在一个风雨大作、电闪雷鸣的夜晚,居维叶卧室的窗外出现了一只怪兽。这只怪兽头上长着一对尖锐无比的硬角,脖颈上金黄色的毛一根根地竖起,眼睛里冒着阴森可怕的绿光,张着血盆大口,露出一排锐利的牙齿,似乎饿极了。在闪电的光亮中,居维叶看见它不时地用前蹄敲打着窗户,嘴里似乎发出一阵阵的吼叫。

当居维叶第一眼看见这只怪兽时,心里确实大吃一惊。但当他看到那对尖锐的硬角和不断敲打窗户的前蹄时,顿时就放下心来。他点起了油灯,隔着窗户端详起这只怪兽来。立刻,他就明白了这是一起恶作剧。他冲到门外,一把抓住怪兽,把它拖到了屋里。

恶作剧被识破了,学生们哈哈大笑起来。居维叶望着这些淘气的孩子,不由得也和他们一起大笑起来。

之后,一个学生问他:“居维叶教授,您为什么不怕这只怪兽呢?”

“这只怪兽虽然看起来十分可怕,但一看它的一对硬角和前蹄,我就知道它是食草动物,根本不会吃人,相反只会怕人。你们应该学会利用动物器官相关生长律去进行分析问题啊!”接着,居维叶又详细讲解了他识破学生恶作剧的理由。

居维叶一生著作颇多。1800~1805年,他发表了三卷本《比较解剖学讲义》,1812年又发表了四卷本《四足动物骨骼化石研究》,1817年发表了四卷本巨著《动物界》,1825年提出了《地球表面的灾变论》。他在法国科学界享有崇高的地位,被称为“生物学的独裁者”。

1832年5月13日晚9点45分,居维叶因染上霍乱病在巴黎逝世,终年63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