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考试”_追忆与寻找_纪念

时间:2019-06-17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29 次

“民主考试”_追忆与寻找_纪念

“民主考试”

许安然吴宣成

我们是1955年江西医学院的毕业生。

记得我们在校读书时,所有的大小考试,通常都是教师出题后就离开考场,学生答完卷,自己交到教师讲台上,整齐地叠好,考试结束后课代表将考卷送到教研室去。教师即使还留在考场,也是坐在一旁看书,不会在考场中走来走去,认真监考。学生从来没人想过、更没有出现过考试舞弊的现象。即使是1955年5月,我班毕业时,学院为我们举行庄严的国家考试,也是不需要监考的。那次考试有内科学、外科学两门,用了两个上午的时间,第一天上午考内科学,先由程崇祀教务长宣读国家高教部命令及江西医学院国家考试委员会组成名单。委员会共有五位教授,开考前,他们面对学生在考场前坐成一排,好不威风。主考教师在黑板上出了5道题,并对考题作了一些说明后,教授们即各自做自己的事。我们还能回想起其中两道题,一是试述毛地黄的临床应用,二是胃溃疡和胃癌的鉴别诊断。同学们都埋头答题,每人都用够了三四个小时的时间,书写了好多张考卷纸。这些情景给我们一辈子留下了深刻美好的回忆。当时,这种不需要监考的考试,学院教师和同学们都称之为“民主考试”。

我们班是“民主考试”,别的班级也都是“民主考试”,这种良好风气的形成,是有着深刻原因的。要知道,我们是在“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歌声响彻云霄的年代进入学院,开始学医的。开学第一节课,就是全体同学坐在草地上分组学习《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和《社会发展简史》,接受共产主义的启蒙教育;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激励着我们这一代青年,书中名言“生命于我们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的……”我们都能背诵熟记。不少同学寒暑假参加了地方的“土改”工作,接触社会,自觉地向劳动人民学习,奠定了我们革命人生观的坚实基础。(www.guayunfan.com)

1951年,还在上医学基础课程时,我们就分批去第五预备医院(今二附院)为“最可爱的人”——志愿军伤员换药;1952年下学期——三年级开始学习医学临床课程,教室、宿舍就都在附属医院。这便能及早地接触病人,增强和病人的感情,加深从医的责任感,坚定了我们毕业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坚定信念。因此,“民主考试”是很自然的。

1955年毕业分配,全体同学都能义无反顾地坚决服从组织分配,到祖国最需要、最艰苦的地方去,用实际行动实践了党的教导和自己对祖国人民的誓言,凭自己的热情、苦干、不断摸索,在为人民服务的道路上,在工厂、农村扎根前进,成长为人民欢迎的好医生。饮水思源,我们一毕业就能独当一面地担当起医师的工作,以及日后能获得一些成就,都要感谢母校对我们人生观的培养,并教给我们比较扎实的医学知识和技能,我们在校学到了真本事。其中包括“民主考试”使我们树立了良好的学风。

今天学校的教学条件比我们在校时肯定是强得多,党和人民对莘莘学子的关心也深切具体得多,医学水平日新月异的发展,医学教育对学生的要求也不断提高。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年青一代已经远远强于我们,但我也听说,现在学生考试却还有舞弊现象,要知道,对医学生真正的考试,是将来毕业从医后,查病房、上门诊,巡回医疗在车间、田头,特别是在医院急诊室,独自值晚班,要能得心应手地救死扶伤,不会惊慌失措,才能算是考试及格,这就要有真才实学才行。给病人治病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的。同学们,要注意啊!

(许安然,原江西医学院教授、主任医师;吴宣成,原江西医学院院长、教授、主任医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