鹌鹑和大雁_佛爷偷糌粑:

时间:2019-06-10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38 次

鹌鹑和大雁_佛爷偷糌粑:

(巧答哈盖诺彦之二)

“人活着真不一定遇上什么怪事呢。”巴拉根仓接着讲述第二天的遭遇,“说起来,这事儿真叫人百思不解。因为追马掉入糜米坑,挖马,又埋洞口……整整忙活了一夜,又累又饿,困得眼皮都抬不起来了。可是,诺彦的命令要紧呀!我想烧点茶喝了赶紧上路吧。我把马拴好,进蒙古包一看,家里没有一点柴火。我又出来捡牛粪。这时,天刚蒙蒙亮,影影绰绰能看清路了。我爬丘岗,走豁谷,好不容易才捡满了一衣襟[8]干牛粪。回到蒙古包往火撑[9]跟前一倒,啊呀!不知怎么回事,只听得‘扑哧,啪喳’一阵响,全飞起来了!这一飞不要紧,满屋腾起团团烟雾!”

“怎么全飞起来了?”哈盖诺彦听着,也感到奇怪。

“我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那些东西在蒙古包里横冲直撞,弄得满屋子灰尘,眯得我两眼难睁,呛得气都喘不出来!我一着急,摸黑抄起火剪[10]就乱打了一气,可是什么也没有打着。过了不一会儿,那些东西都从天窗[11]和门缝飞掉了。有两个在‘道特高’[12]上碰死了。我没有顾得上是什么东西,就揣在怀囊里[13]给诺彦送来了。”说着,巴拉根仓从怀囊里掏出两个毛茸茸的东西来,送给哈盖诺彦。(www.guayunfan.com)

诺彦接过去,眯着他那对近视眼一看,原来是两只鹌鹑,心疼得连连叹息:

“多可惜呀,多可惜!一衣襟鹌鹑可真不少啊!可以肥肥地炖上一大锅。唉,你呀,一点也不细心沉着,把拾到手的好东西白白丢掉了!”

哈盖诺彦教训了一顿巴拉根仓。巴拉根仓见诺彦被他讲的“故事”吸引住了,气也不像刚才那样粗了,接着又说:

“谁说不是哩,我也后悔得要命啊!这时,天已经大亮了,得赶紧到诺彦府上报到应点呀!于是就不顾自己又累又饿,急忙背上猎枪,骑上黑骒马,启程了。

“来到洪格尔敖包[14]下的渡口,刚要过河,嘿!河对岸飞来一群大雁,这大雁多得遮天盖地,黑压压一大片。我心想,尽管我丢掉了拾来的鹌鹑,可不能丢掉这个机会,赶紧打一些大雁送给哈盖诺彦吧!于是,我摘下猎枪,装好火药和砂子,朝着大雁最密的地方一勾,没打响。扳开击火拴一看,原来接火孔被堵住了。我折一根芨,捅开火门,重新放进引火药……正在紧忙时,突然一群大雁紧贴着我头顶掠过去。我来不及打枪,就急中生智,嘴里喊道:‘看哈盖诺彦的口福吧!’从口袋里抓上一把铁沙,朝雁群打去。

“说也奇怪,到底是诺彦大人有洪福呀!许多大雁被打死打伤,又都朝诺彦家的方向纷纷落地,铺了好大一片。我高兴得下马去捡大雁,一看,呵,每只大雁的脖子上都击中了一颗铁砂。

“得到这许多意外的收获,怎么能丢掉!捡呀,拾呀,从早到晚,我整整捡了一天。我想把射死的大雁驮来,可雁太多了,黑骒马驮不动!我因捡大雁,足足干了一天,又累又饿,实在是走不动了。那么多大雁,拿来吧,驮不动;丢在野甸上吧,又怕饿狼、金雕来吃掉,没办法,就在洪格尔敖包南坡上挖了个大坑埋住了。不过,我想最先捡到的这只大公雁,献给诺彦大人作为野味的‘德吉[15]’,用活泉水洗净,剥下皮带来了。望请诺彦收留。”说着,把大雁皮呈上去。

哈盖诺彦听巴拉根仓说得有道理,接过大雁皮,又问:“噢,第二天捡大雁耽搁了,那么第三天又为啥不来见我?”

“唉!诺彦大人,”巴拉根仓低着头解释道,“我方才不是向诺彦说,一路上接二连三遇到稀奇古怪的事吗?”

“又遇上什么了?快点说!”哈盖诺彦不耐烦地问。

巴拉根仓又津津有味地讲述起他后来遇到的奇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