蟾蜍历险记_柳林风声

时间:2019-06-09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10 次

蟾蜍历险记_柳林风声

CHANCHU LIXIANJI

再说说蟾蜍吧。这个可怜的家伙被囚禁在地牢里,和外界完全隔绝了。直到此时,他才觉得外面那个阳光灿烂的世界有多么珍贵,多么让人珍惜。他想念绿草,想念稻田,想念铺着石子的小路。就在不久之前,这些地方他还可以随意进出,也从未在意,而现在,这些都不属于他了。想到这里,他内心充满了绝望,趴在地上,痛哭流涕。

他悲伤地想:“我失去了一切,我的前途、自由、财富,当然还有我的朋友。我曾经多么自由自在,声名显赫,而现在一切都没了!”

他为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感到无比悔恨。他想起了那些朋友,他们曾不顾一切地想挽救他,帮助他,可是他自己又做了什么呢?你真是太糊涂了,他对自己说,真是愚蠢!有这么好的朋友提醒你,你居然那么不在意。啊!他们一定非常失望,非常伤心!(www.guayunfan.com)

“看看我都做了什么?我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哪里还能再得到自由啊!我要被人抛弃,被人遗忘了,真是可怜!”

他不停地哀叹,一连过了好几周都不肯吃饭。那位板着面孔的老狱卒知道他很富有,所以一个劲儿向他暗示,问他需不需要什么特殊的物品,自己可以帮忙。蟾蜍似乎对舒适的牢狱生活没有什么期待,一直不吃不喝。

老狱卒的女儿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姑娘。她有时候会过来帮她父亲干点儿比较简单的杂活。她喜欢动物,养了一只金丝雀,还养着几只小花斑鼠和一只松鼠。

善良的姑娘很同情蟾蜍。一天,她对父亲说:“爸爸!我受不了了,看看那只蟾蜍,不吃不喝,都快瘦成皮包骨了。他该有多么不开心,多可怜呢!您答应我,让我来管管他吧!您知道,我是多么喜欢动物。我要让他吃饭,还要让他打起精神来!”

她父亲同意了。因为他已经烦透了蟾蜍,这个讨厌的家伙,整天阴阳怪气,还那么抠门儿,怎么提醒他都无动于衷。当天小姑娘就去敲蟾蜍囚室的门,想帮帮他。

“把眼泪擦干,你不能再这样了。”她温柔地说,“吃点儿东西吧!这可是我亲手做的,香喷喷的,你快来尝尝。”

她打开盘子,是一份油煎土豆加卷心菜,小姑娘说得没错,香味立刻充满了小小的牢房。蟾蜍趴在地上,卷心菜沁人心脾的香味儿钻进了他的鼻孔。他忽然觉得,生活也许没他想的那么惨。不过,他还是不停地哀号、两腿乱蹬乱踢。聪明的姑娘暂时出去了。香喷喷的卷心菜搁在地上,姑娘没有拿走。

蟾蜍趴在地上,脑子里渐渐生出一些新的令他振奋的念头。他想到诗歌,想到辽阔牧场和牛羊,想到庭院里的绿草和花坛里的花,还有蟾宫的叮当声。当然,他也想起了自己的朋友,想到了律师,他还想到了自己。他相信自己足够聪明,只要肯动脑筋,没有什么能难得倒他的。这么想着,他好像豁然开朗,不那么悲伤了。

过了一会儿,善良的姑娘回来了,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是一杯热乎乎的奶茶,还有一盘香喷喷的烤面包。黄油烤面包的气味儿香得简直蛮不讲理,未经允许就冲进了蟾蜍鼻子里,它让蟾蜍想起了温暖的厨房,冬日的炉火和燃烧的壁炉。

蟾蜍坐了起来,他擦去脸上的泪水,端起茶杯,拿了一块黄油烤面包,大口大口嚼起来。他开始和姑娘介绍自己,说起他的蟾宫,他的朋友,他曾经多么受人重视,过得多么快乐。

善良的姑娘看到他说起这些来兴致勃勃,十分高兴,觉得这些话就像食物一样,对蟾蜍是大有好处的,所以听得十分耐心。

“能跟我说说蟾宫吗,”她说,“听上去很有意思。”

蟾蜍当然非常高兴,说起蟾宫,他简直滔滔不绝。这是他的骄傲,要说的简直太多了。他讲得十分详细,包括它的外观、特点、规模、设施、周边环境。

姑娘笑了,说:“好像我是个买主,要买下它!噢,你稍等片刻。”说完她一溜小跑地离开了,很快她又端来满满一托盘食物。

蟾蜍边吃边说,话匣子就这样打开了。他讲到他的船坞、鱼池、古老的菜园;讲到他的猪圈、马厩;讲到他的奶牛场、洗衣房;他还讲到他的宴会厅,讲他如何和别的动物共享欢乐,说得神采飞扬。

姑娘又问起他的动物朋友们,她想知道他们的所有情况。于是,蟾蜍不得不一一介绍他朋友们的生活。

其实,姑娘只是把动物当宠物来喜爱,不过她没有说出来,她知道那会惹蟾蜍反感。她临走道别时,还把他的水罐盛满,把他的稻草睡垫拍松。现在,他又是那个沾沾自喜、乐观自信的蟾蜍了。他唱了一两支他在宴会上唱过的小曲儿,蜷曲着身子躺在稻草睡垫上,美美地睡着了。这一夜,他做了不少愉快的好梦。

后来,他们又在一起谈了许多有趣的事情,这样聊着,日子好像也不那么沉闷了。狱卒的女儿觉得蟾蜍真的很不幸,只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过失,就被关进监牢里,真是太值得同情了。

蟾蜍开始莫名地得意起来。他以为,姑娘对他无比关心,是出于对自己的爱慕。不过他认为,他俩之间的社会地位悬殊得太厉害了,虽说可她是个标致可爱的姑娘,又对他一往情深。他不禁感到遗憾。

一天,姑娘似乎对他的谈话漫不经心,要是在平时,蟾蜍的妙语连珠早就把姑娘逗得哈哈大笑,可是这一次,姑娘却好像没什么反应。

过了一会儿,蟾蜍终于知道原因了。原来,那姑娘一直在思考解救他的办法!姑娘说:“我有位姑妈,是个洗衣婆,她为这个城堡里所有的犯人洗衣服。她每周一上午来取走要洗的衣服,周五傍晚再把洗好的衣服送回来。今天是周四。我想到一个办法:你很有钱——至少你是这么说的——可她很穷。你可以给她几镑钱,打点打点她,也就是你们动物常说的‘贿赂’。这点钱对你来说可能微不足道,但对她却大有用处。这样,你们也许可以达成协议,让她把她的衣裳、小帽给你。你就可以装扮成洗衣婆,趁机逃出城堡。你俩的确有许多地方挺相像——尤其是身段!”

听到最后那句话,蟾蜍非常不高兴,他说:“我们怎么会像呢?看看我的身材,多美啊——对于一个蟾蜍来说。再说,让大名鼎鼎的蟾蜍先生化装成洗衣婆,实在有失身份。”

“随你怎么想吧,真是个不领情的家伙!如果和你的身份相配,你该坐着四轮大马车吧!你觉得你什么时候能那样堂堂正正地出去?既然这样,那你就好好儿在这儿待着,我不管了!”

蟾蜍不好意思地说:“你这么热心地帮忙,我心里不知有多感谢,就照你说的办,把你的姑妈请来吧!我想我们会达成协议的。”

第二天傍晚,姑娘领着她的姑妈来到蟾蜍的牢房。老太太带来蟾蜍一周要换洗的衣服。那些衣服全包在了毛巾里,用别针别好了。为了这次会见,老妇人已经事先做好准备,而蟾蜍又细心周到地把一堆金币放在桌上,因此,他们很轻松地就达成了共识,谈判很成功。

蟾蜍因此拥有了一件棉布裙衫、一条围裙、一个披肩,还有一顶包头软帽。老妇人又提出一个建议,就是把她捆绑起来,嘴里塞上东西,扔在墙角。尽管这种做法并不那么令人信服,但还要努力试一试,老妇人还准备了一大堆的理由,希望可以蒙混过关。

蟾蜍觉得这主意不错,欣然接受。这样他就可以昂首挺胸地离开,而无损于自己的英名了。于是,他快速帮助狱卒的女儿打扮她的姑妈,使她尽量伪装成一个身不由己的受害者。接着,他脱掉外衣和马甲,换上了老妇人的全身行头。

一切准备完毕,那姑娘已经笑得说不出话来。

“你们俩真的一模一样,”她笑着说,“这辈子你大概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受人尊敬过。就这样吧!蟾蜍,祝你好运!顺着大路走出去吧。如果有人跟你搭讪,别忘了跟他们说句笑话,不过,要知道,你是一位寡妇,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名声啊!”

蟾蜍其实非常紧张,心怦怦乱跳,不过他尽量把步子迈得很轻松,可以说,他这一辈子从未做过的疯狂的冒险开始啦!其实没什么好担心的,这些关卡通过得都十分顺利。洗衣婆的矮胖身材,她身上那件熟悉的印花裙衫,在每扇栅栏门和森严的入口,都是一张通行证。

有两次,他走到路口,不知道该往哪儿拐,远处就会有站岗的士兵向他打招呼,他们简直就是及时雨。仿佛过了好几个时辰,他才走过最后一个院子,辞谢了最后一间警卫室发出的盛情邀请,躲开了最后一名警卫假惺惺伸出来要和他拥抱告别的双臂。

最后,监狱的大门在他身后砰地一声关上了,他终于松了口气。这时候,他才感到外面的空气是那么新鲜,让人无比舒畅,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自由了!

这真是太疯狂了,蟾蜍还以为自己要一直在牢里待得天昏地暗,所以内心充满了绝望,简直都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没想到柳暗花明,现在他居然站在了这里,站在了自由的土地上。

冷静了一下,他想,虽然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但是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快离开这里,如果被人发现,那就实在太糟糕了。因为他被迫装扮的那位老妇人,在这一带是顶顶受欢迎的知名人物。他一边走,一边思索着。就在这时,他听到了机车的喷气声,原来不远处就是一个火车站,他终于知道该怎么办了:赶快坐火车离开这个地方。他实在不想再当那位老妇人,不想花言巧语地跟人家搭讪,他觉得这非常难堪,真是有失他的身份。

来到火车站,他立刻找到火车时刻表,还真巧,正好有一趟开往蟾宫方向的车半小时后出发。他觉得自己很走运,马上走到售票口,想买一张火车票。他说出了目的地的名字,然后就伸手到口袋里掏钱。那个曾经发挥了极大作用的棉布裙,现在却成了最大的麻烦,他使劲儿掏钱,却什么也掏不出来。他拼命撕扯那怪东西,使出浑身解数也不能如愿。

他身后的旅客已经排成长队,早等得不耐烦了。最后,他终于突破重重障碍,摸到了马甲口袋装钱的地方,天哪,别说钱了,根本就没有马甲!

他突然想起来,逃跑的时候,他把外套和马甲、钱包,通通留在牢里了。

他站在售票窗口跟前,尴尬不已。不过谁让自己是蟾蜍,一只有身份有地位的蟾蜍啊,所以他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摆出一种绅士气派,对着售票窗口说:“真是不巧,我忘带钱包啦,请你先把票给我,明天我就派人把钱拿过来。请放心,我用我的名誉担保,我可是个有身份的人。”

售票员看着他,还有它头上的那个包头软帽,忍不住大笑起来:“身份?什么身份?如果你在这里继续闹下去,倒是要成为名人了。请你马上离开,没看到后面还有那么多人要买票吗?”蟾蜍身后的一位老绅士,一把把他推到旁边,跟他说:“太太,请让一下,我们都急着赶火车呢!”听了这话,蟾蜍简直气坏了。

蟾蜍一肚子委屈,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沿着停靠火车的月台,泪眼婆娑地往前走着。

就因为缺少几个臭钱,不仅受到车站售票员的刁难,就连越狱的事都可能会很快败露,接着就是追捕,再次落网,蒙受羞辱,被戴上镣铐拖回监狱,终日与干面包、凉水、稻草睡垫为伴。他不仅会加倍受到看管和刑罚,还会受到那姑娘多么尖刻的嘲笑啊!一想到这些,蟾蜍刚才还是阳光灿烂的心情,瞬间就跌到了谷底。

他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发觉自己已经走到一辆火车头前。一位高大健壮的司机,正手拿油壶,清理火车头。

看见蟾蜍,火车司机开口问道,:“太太,遇到麻烦了吗?你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蟾蜍一听,立刻大哭起来。他说:“是啊,我太倒霉了,先生。我是个穷洗衣婆,现在身上的钱都丢了,没法坐车,回不了家,该怎么办呢?我的命真苦!”

司机说:“听起来真不幸,你家里还有孩子吧?他们都在等你吧?”

蟾蜍哭得更来劲儿了:“谁说不是呢?我那几个可怜的孩子,正眼巴巴地盼着我回去给他们做饭。现在他们只好饿着了,没有人管教,说不定还会闯祸啊。”

司机想了想,对他说:“我倒有个主意,我可以让你搭我的火车。不过你必须答应我,等你回家后,给我洗洗衣服。开火车是个脏活,所以我的脏衣服有一大堆,可是我太太对洗衣服厌烦极了,一点儿都不愿意干这种活。公司规定是不允许私下捎带乘客的,可谁让你这么可怜呢?我心肠软,就帮你一把吧!”

蟾蜍欣喜若狂,他连忙爬进驾驶室。他这辈子从没洗过一件衬衣,就是想洗也洗不好。所以,他压根儿就不打算洗,而是合计着,等他平安回到蟾宫,重新有了钱,就给司机足够的钱,让他请人洗衣妇。

信号员手中的信号旗挥动起来,火车司机也拉响欢快的汽笛,作为响应。火车隆隆地驶出了站台。

火车正加速行驶,蟾蜍看着两边的田野在自己眼前一闪而过,他的心似乎也跟着飞了起来。他想到,每过一分钟,他都离蟾宫更近,离他的知心朋友更近了。他似乎听到衣袋里叮当作响的钱币声,感觉自己正抚摸着软软的床榻,品尝着美味的食物,还有,他也看到了人们听完他的历险经历后羡慕的目光。他忘记了自己在什么地方,高兴得手舞足蹈,又是喊又是跳。火车司机吃了一惊,因为他还从没遇到过这样夸张的洗衣婆。

火车开了很久,离家越来越近了。蟾蜍开始考虑到家后吃什么晚餐。这时,他看到司机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正把身子侧向一边,用心倾听着。随后,司机爬上煤堆,越过车顶向后张望。

他回头对蟾蜍说:“真怪,今晚这条线上,我们是最后一班车。可是我敢保证,在我们后面还有一辆车开过来。”蟾蜍一听,立马收起刚才轻浮滑稽的动作,变得沮丧而焦虑。他感觉脊梁骨下面隐隐作痛,两腿发麻,只想坐下来,什么也不想。

火车司机设法站稳身子,他可以看清他们后面很远的铁轨。他忽然叫喊着说,他看清了,后面是个火车头!火车头里挤满了许多奇怪的人,有的是头戴帽盔的警察,拿着警棍;还有穿着寒酸礼服、戴着高帽子的人,像是便衣侦探,手里晃动着手枪和手杖。他们虽然穿的不一样,说的话却都是一样:“停下!”

蟾蜍心中的欢乐一下子没了,他缩在煤堆里,绞尽脑汁,但什么办法也想不出来。最后,他猛地跪在煤堆上,哀求说:“请您帮帮我,好心的司机先生。我跟您坦白,我其实是一只蟾蜍,一只受人爱戴的蟾蜍,根本不是什么洗衣婆。我刚从一座可憎的地牢里逃出来。我可是受人陷害才进监狱的。要是再给那个火车头上的人抓住,枷锁、干面包、凉水、稻草睡垫的……那种痛苦生活又会从天而降,我真是太不幸了。”

火车司机严厉地说:“怎么会这样?快,快跟我说,你到底犯了什么罪?”蟾蜍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把自己的经历跟火车司机讲了一遍。

火车司机还是十分严肃,说:“你真是一只邪恶的动物,我有权把你交给法庭审判。不过,你现在处在危难中,我也不能见死不救的。一只动物流泪,我可不忍心看。再说,我讨厌警察对我指手划脚,他们最爱管闲事,我不喜欢这个。所以你放心,我不会出卖你的,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护你!”

他们拼命往锅炉里加煤,炉火呼呼作响,火星四溅。火车摇晃着加速前进,可后面的火车头还是渐渐逼近了。司机抓起棉纱擦了擦额头,叹了口气,说:“这样恐怕不行,后面的火车头比咱们的好,又没有负重,跑起来很轻快。只剩下唯一一个法子了,这是唯一的机会。火车马上要穿过一条很长的隧道,隧道前方是一片密林。过隧道时,我加足马力,全速往前开,后面的火车头因为怕出事故,肯定会减速。一过隧道,我就关掉蒸汽,来个急刹车。趁车速慢得可以安全往下跳时,你就跳下去,钻进树林藏起来。然后火车会立刻全速行驶,引后面的火车头来追,随他们想追多久就追多久。你要做好准备,我叫你跳时,你就迅速往下跳。”

锅炉里被加了些煤,火车飞快地前进,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很快,他们从隧道射出来,迎来了新鲜的空气和宁静的月光。那片树林黑乎乎地横躺在路轨两侧,仿佛非常乐意帮忙。司机关上汽门,拉住车闸,蟾蜍站到踏板上。

车速非常慢,蟾蜍听到司机发出一声口令,就听从命令跳了下去。他没有受一点儿伤,立刻爬起来,钻进树林,藏了起来。

他抬起头,看到那辆火车已经猛地提高速度,一眨眼就不见了。接着,从隧道里冲出另一辆火车头,它咆哮着,混杂着里面众人的叫喊声,对前方的火车紧追不舍。

等火车头走远,蟾蜍忍不住大笑起来,这是他被投进监狱以来,第一次笑得这样痛快。

可是,他很快就笑不起来了。此刻的他,远离朋友和家,身无分文,又冷又饿。周围死一般寂静,阴森吓人。但他不敢离开藏身的树林,于是钻进林子深处,只想远离铁路。

在地牢里待得太久了,他觉得树林里也充满了不友好的气氛,这让他很害怕。一只猫头鹰无声地向他扑过来,翅膀掠过他的肩头,吓得他以为是一只巨手;接着猫头鹰又像一只飞蛾轻快地飞走,发出“呵!呵!呵!”的笑声,听起来非常不舒服。一只狐狸讥讽地嘲笑了他一番,骂他是个粗心的洗衣婆,因为这周他洗的衣服里少了一只袜子和一只枕套,叫他以后小心点。蟾蜍四处看,想找块石头砸那只狐狸,却找不到,让他窝火极了。

他太累了,特别想找个地方歇一歇,这时,他发现了一棵空心树,就钻了进去。里面的树枝和树叶铺得舒适暖和,他可以沉沉地睡到天亮。

一大早,太阳光就照了进来,把他弄醒了。这一晚,他觉得十分寒冷,特别是他的脚趾头。因为睡着睡着,他的脚趾就伸到了外面。这种寒冷让他一直做梦。他梦见自己回到蟾宫,睡在那间有都铎式窗户的漂亮房间里。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他睡在床上,但床上的被子、床单、枕套全都抱怨太冷,要跑到楼下厨房去烤火。他光着脚丫跟在后面,请他们讲点儿道理。到了最后,他跟他们争吵起来,他很激动,大声叫嚷,没想到就醒了。

蟾蜍睁开眼睛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地牢中呢。可他看到了外面的阳光,忽然明白过来,他已经逃走了,现在自由了!

外面那个欢乐美好的世界正等待他,就像过去一样,为他服务,为他效劳,他感到从头到脚都是热乎乎的。

他站起来,抖了抖身子,拍了拍身上的枯树叶,整理好身上的衣服,然后大步走进阳光里。

早晨冷冷清清的,整个世界好像就只有他一个人。他穿过湿润的树林,经过绿色的田野,踏上大路。

蟾蜍也不知道自己走得对不对,不过走了不远,就看到了一条运河。在运河拐弯的地方,一匹马向前佝偻着身子,正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过来。他的身后拽着一根绷得紧紧的长绳,绳子后面拖着一只驳船。

驳船缓缓前行,扁平的船头在平静的河面卷起可爱的旋涡。他向船上张望,一位胖女人正倚在舵柄上。

“早上好!太太!”胖船娘向蟾蜍热情地打招呼。

“你好,太太!”蟾蜍非常有礼貌地回答。“今天是个好天气。我正着急去我女儿家,我的女儿刚刚出嫁,可是她托人捎信回来,让我一定要过去,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希望不是坏事儿。这孩子,真让人操心。我家里还有一大堆的事儿等着我呢,为了她,我的生意都耽搁了——我是干洗衣行当的,这一走,什么都干不了啦。况且我家里还有几个小孩子,他们都是捣蛋鬼,现在也没人照顾,真是让人惦记。可是没办法,谁让女儿叫我过去呢?我现在迷了路,钱包也丢了,真是祸不单行。”

胖船娘问:“你的女儿住在哪里呢?”

蟾蜍说:“就在大河附近,离一座叫蟾宫的漂亮住宅不远。”

胖船娘说:“真巧啊!我也正要往那个方向去,我们的船再往前开几英里,就到大河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捎你一段儿。”说完,她把船停在了岸边。

蟾蜍高兴坏了,立刻跨进船,坐下来。他心想,总能遇上好人,自己的运气就是这么好。谁让他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呢,所以老天爷总是照顾他,总是让他化险为夷。

船在水面上滑行,胖船娘说:“你有这样一个生意,真是不错呀!我可是有点儿羡慕你呢!”

蟾蜍一听,忍不住得意起来,他又开始吹牛了:“你说得没错,那可是一份好生意,来找我的全是上等人!就算倒贴钱,我也不会去别人家里干。我亲自管理所有事情,绅士们晚宴穿的精美衬衫都归我负责,他们怎么能缺了我这样的人呢!”

胖船娘说:“你一个人干得了这么多活吗?”

蟾蜍说:“我不用亲自动手,我还有二十几个帮工呢,一群淘气的丫头,我只要看着她们就行。”

胖船娘又说了很多恭维的话,把蟾蜍说得飘飘然。然后,她问蟾蜍是不是特别喜欢洗衣服。

蟾蜍继续吹牛:“洗衣服多轻松多有趣,做这样的事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胖船娘微微一笑,说:“听你这么说,我真是太幸福了。”听了这话,蟾蜍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胖船娘也打开了话匣子:“跟你说,我也特别喜欢洗衣服,这是我最喜欢干的事儿。可是我这个人命不好,有一个爱偷懒的丈夫。本来应该他干的活儿,全都放在那里不管。这可苦了我了,没办法,只能我一个人干。你看,他总让我来开船,弄得我别的活都干不成。按理说,他现在应该在船上,要么掌舵,要么照料马——可他却带上狗去林子里打兔子去啦。这一走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真是指望不上他。我还有一堆衣服要洗,可是哪有这个时间啊?”

蟾蜍对这些话可不感兴趣,说:“那就别想洗衣服这件事儿了,反正想也没用。”

可是船娘说:“除了洗衣服,我什么也不关心。对了,你不是喜欢洗衣服吗?我就把这个美差让给你!现在,船舱那儿有一大堆脏衣服,你只需要挑出几件急需洗的,把它们浸在盆子里。我知道你喜欢干这件事儿,对你来说,洗衣服就是一种快乐,我说得没错吧?我虽然对这件事儿也乐在其中,不过因为我那懒惰的丈夫,现在只能把这事儿交给你了。洗衣盆是现成的,肥皂也是,炉子上正烧着水,我还有一只水桶。我看就这样吧!你一边洗洗衣服,一边看看岸上的风景,也帮了我一个忙。”

蟾蜍真后悔,自己怎么说了那么一大堆话,他说:“别别别,这件事儿还是留给你吧!我可以来掌舵,这也是我的专长。”

船娘说:“真是笑死人了,一个洗衣婆怎么会掌舵!您还是干点儿自己喜欢干的活儿吧,别辜负了我一番好意。”

蟾蜍再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推脱。他恨不得立刻逃走,马上把脚跨出船外,发现船已远离河岸,即使腾空跳跃也上不了岸了。

没办法,他只好听从命运的安排。其实这哪里是命运的安排,根本就是他自找苦吃,谁让他总是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呢!

他想:没什么,这种活儿,就是傻子也会做!他胡乱挑了几件脏衣服,把洗衣盆、肥皂,还有其他用品搬出船舱,努力回想以前偶尔透过洗衣房窗户看到的情形,开始起劲儿地洗起来。

半个钟头过去了,每过一分钟,蟾蜍就更加焦虑一分。虽然他用尽了全力,这些衣服却总是洗不干净,就像那些骄傲的小姐,怎么讨好,都换不回她们的笑脸。蟾蜍又是搓,又是拧,又是敲,又是打,他作出的所有努力,都没有什么成果。有一两次,他紧张地回头看那船娘一眼,可她仿佛正凝视前方,专心地掌舵。

蟾蜍累得腰酸背痛,两只爪子被泡得皱巴巴的,要知道,这双可爱的爪子向来都是他的骄傲。他手中攥着的肥皂,已经掉到地上不止五十次了。面对着一盆衣服,蟾蜍无计可施。

一阵哈哈的笑声,惊得他往后看去。胖船娘正放声大笑,居然有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淌。她说:“我一直在观察你。我早就觉得你不地道,像个骗子。居然还自称是洗衣婆!我敢打赌,你这辈子连块抹布都没洗过!”

蟾蜍早就窝了一肚子火,现在被胖船娘一骂,情绪完全失控了。他说:“你这个粗野、泼辣的肥船婆,怎么敢这样对一个体面的人说话!什么洗衣婆,我是大名鼎鼎、受人爱戴的蟾蜍!眼下虽然碰到一些倒霉事儿,但绝不允许被一个船娘笑话!”

那女人凑到他跟前,目光犀利地朝他帽子底下仔细端详了一番,喊道:“果然是只蟾蜍!真不像话!我绝不允许一只可恶肮脏的蟾蜍待在我的船上!”

说完,她伸出一只粗壮的手,抓住蟾蜍的一条前腿,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他的一条后腿,就势一抡。

霎时间,蟾蜍觉得整个世界都颠倒过来,他感到自己腾空飞起,一边飞舞一边快速地旋转。最后,只听得扑通一声,他落到水里了。

水虽然凉,但还不算刺骨,还不足以浇灭他的傲气,平熄他的怒火。

他口吐泡沫,浮出水面,甩掉蒙住眼睛的浮萍,一抬眼便看到那个胖船娘,她正从渐渐远去的驳船上往回看,哈哈大笑。蟾蜍一边咳嗽,一边暗暗发誓要好好儿报复她。

他向岸边游去,可那件棉布裙衫却成为极大的障碍。等他的脚踩到陆地,他才发现单靠他自己,爬上那陡峭的岸是多么费力气。他不得不停下歇会儿,喘喘气,短暂的休息过后,他把湿漉漉的裙子下摆搭在胳膊上,然后疯狂追赶那条驳船。

当他跑到和船并行时,那胖船娘还在笑。她喊道:“把你自己送进你的甩干机脱脱水,洗衣婆,再把你脸上的褶子熨平,你就算得上是只体面的癞蛤蟆啦!”

蟾蜍不愿意跟她打嘴架,只想痛痛快快地报复。所以,他紧追慢赶,追上了那匹拖船的马。然后,他解开纤绳扔在一边,飞身跃上马背,猛踢马肚子,催着马儿快跑起来。马离开纤道,奔向旷野,进入一条布满车辙的小道。

这个时候,他回头看了看,发现驳船已经在岸边搁浅了。胖船娘在船上又跳又喊:“快停下,你这个混蛋,停下来!”

蟾蜍非常得意,他哈哈大笑,继续催促马儿向前狂奔。

这匹拖船的马没有什么耐力,一开始跑得很快,过了一会儿,就慢了下来,变成了小跑,最后,干脆变成自由散步了。不过蟾蜍却非常满意,他明白,好歹他是在前进,而驳船却停滞不前。他变得心平气和,因为他觉得自己做了件非常聪明的事儿。他满足地在阳光下慢步小跑,专捡那些偏僻的小径和马道走。他努力让自己忘记从上一顿饱餐到现在,究竟过了多长时间。最后,他把运河远远甩在了身后。

走了好几英里,炙热的阳光晒得他昏昏欲睡。这时,那马忽然停住站在那里,低下头啃吃青草。蟾蜍惊醒过来,险些儿从马背上摔下来。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是在一片宽阔的草地上。

离他不远,停着一辆肮脏的吉卜赛大篷车。一个男人坐在一只倒扣着的桶上,一边抽烟,一边盯着苍茫大地发呆。大篷车附近燃着一堆树枝生起的火,火上吊着一只铁罐,里面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还飘出一股令人想入非非的淡淡的蒸汽。

一种无比诱人的食物香味的引诱着他,直到此时。蟾蜍这才明白,自己以前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饥饿。他早上所感到的所谓饥饿,只不过是胃部稍有不适而已。现在,真正的饥饿终于来了!

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好,估计会有一系列的麻烦。他仔细打量那个吉卜赛人,心里乱糟糟的,不知道是跟他搏斗一场好,还是用甜言蜜语诱惑他上当好。他坐在那里,犹豫不决,鼻子被香味诱惑着,有点儿心烦意乱。

那个吉卜赛人也一边抽烟,一边审视着他。

相互注视了一会儿,吉卜赛人把烟从口中拿掉,盯着那匹马问:“您那匹马想卖吗?”

蟾蜍吃了一惊。其实他不了解,吉卜赛人非常热衷于马匹买卖。因为他们生活在大篷车里,没有马,寸步难行。刚才,吉卜赛人盯着马的时间,比盯着蟾蜍的时间还要长,他对马的兴趣,也比对蟾蜍的兴趣浓厚多了。

蟾蜍没有想到这匹马还能换成钱,而他现在最缺的就是钱。当然他也需要食物,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饥饿过。

蟾蜍夸夸其谈的本事又发挥了作用,他说:“你要买我这匹马?我可不愿意卖掉这匹漂亮的小马驹。卖了马,怎么驮给雇主洗的衣服呀。再说,这匹马跟了我好多年,我实在舍不得。”

吉卜赛人根本听不出他这话是真是假,还给他提了个建议,让他可以去买一头毛驴儿,他的爱依然会有归宿。

蟾蜍又说:“你没看出来?我这匹马是纯种马,当年还得过奖。卖马,绝对办不到!不过,我还是想问问,要是您真想要这匹马,打算出什么价?”

吉卜赛人打量完那匹马,又仔细把蟾蜍打量了一番,然后干脆地说:“一先令一条腿。”说完,就转过身去,继续抽烟,一心一意盯着苍茫大地,像是非要把它看得脸红起来不可。

蟾蜍坐在吉卜赛人身旁,扳着手指算起来,对他说:“怎么,我这匹英俊的小马总共才四先令!那可不行!”吉卜赛人又把钱加到五先令。他说这是他最后的出价。

蟾蜍坐着,又深思了好一阵儿。他肚子饿极了,可身上一个子儿都没有了,天知道离家还有多远,况且敌人仍在搜寻他。在这样的处境下,五先令已经是很可观的一笔钱了。虽然卖一匹马亏了点儿,不过,对他来说卖多少钱都是净赚。最后,他斩钉截铁地说:“我最后的要价是六先令六便士,一手交钱,一手牵马。另外,您还得为我提供一顿早餐,得管我吃饱。马身上所有漂亮的马具,一概免费赠送。要是觉得吃亏,就直说,我接着赶路就是。我知道附近有个人,想要这匹马已经好多年了。”

尽管吉卜赛人大发牢骚,说这样的买卖再做几宗,他就得倾家荡产,但他们还是成交了。蟾蜍拿到了六先令六便士。吉卜赛人钻进大篷车,拿出一只大铁盘,一副刀、叉、勺子,给他盛了一整盘热腾腾、香喷喷的炖肉。那的确是世上最最美味的炖肉,是由松鸡、野鸡、家鸡、野兔、家兔、雌孔雀、珍珠鸡,还有一两样别的肉类烩在一起炖制而成的。蟾蜍接过盘子,放在膝盖上,差点儿流出眼泪。他狼吞虎咽,吃完又填满了一盘子。吉卜赛人毫不吝啬。蟾蜍觉得,他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美味的早餐。

蟾蜍美美地吃完早餐,就起身向吉卜赛人说再见,还依依不舍地跟那匹马道别。吉卜赛人给他指了路,他兴致盎然地踏上自己的归程。和一小时前相比,他的情况已经截然不同。阳光明媚,他身上的湿衣服干得差不多了,兜里又有了钱,离家、朋友和安全也越来越近。最重要的是,这顿热乎、丰盛又实在的早餐,让他感到得意扬扬、精力充沛、信心十足。

他一边走,一边回味着自己逃出城堡后的一系列遭遇,觉得自己在紧要关头,总能化险为夷,这使他内心深处的骄傲和自负又开始急剧膨胀。他兴冲冲地走着,仰着头,自言自语:“嗬,嗬!我是个多么聪明勇敢的蟾蜍啊!全世界都数我第一!”

他甚至为自己编了一首赞歌,边走边唱,把嗓门儿提得老高,虽然听众只有他自己。

他一路高歌,没有了饥饿,他又有一点儿得意忘形了。不过,这种得意忘形并没有持续多久。

走上公路,一个小黑点鸣着汽笛,变得越来越大。是汽车在奔跑!蟾蜍对这样的情景简直太熟悉了,和这样的东西在一起,那才叫生活。嗯,我回来了,他兴奋地想,你们好,这个伟大的世界!他要向他那些手握方向盘的兄弟们招手致意,向他们讲述一个迄今为止特别成功的故事,当然,顺便搭一程顺风车!开一辆汽车回蟾宫,让老獾开开眼,那才叫绝!

他刚要向汽车招手,突然脸色苍白,心怦怦直跳,随后两腿发软,站都站不起来了。到底什么原因把蟾蜍吓成这样?这件事不能怪蟾蜍,因为驶来的汽车,正是停在红狮客栈大院里的那辆!车上的人,恰恰是他在客栈咖啡室里看见的那伙人!

他瘫倒在路上,可怜兮兮地缩成一团,绝望地喃喃自语:“完了!全完了!警察和镣铐又来了!又要啃干面包,喝凉水了!哎呀,我真是个十足的大傻瓜!为什么不藏起来,等天黑再走小路溜回家呢!偏要大摇大摆地在田野里乱窜,还唱什么得意扬扬的歌,还想在大白天招呼汽车!啊,倒霉的蟾蜍!啊,不幸的动物!”

那辆可怕的汽车慢慢开过来,停在他身边。两位绅士走下车,绕着路上这摊哆嗦成一团的东西转了一圈,其中一个还发出“天哪!可怜的老太太!”的声音。接着,他们把蟾蜍轻轻抬上车,拿几个软靠垫儿垫在他身下,又继续上路了。原来,他们以为救的是一位中暑的洗衣婆。他们说话的语调很和善,还充满了同情,蟾蜍知道自己没被认出来,渐渐恢复了勇气。他小心翼翼地先睁开一只眼,然后再睁开另一只。

一位绅士发现他们救的老太太醒了,忙问“她”感觉怎么样。

蟾蜍发出微弱的声音说:“我好多了,不过,要是能坐在司机座位旁边,让新鲜的空气直接吹在脸上,我会很快好起来的。”那绅士直夸老太太头脑清醒,不过叫“她”少说话,保持体力。他把蟾蜍小心地扶到前座,坐在司机旁边,又继续开车上路。

这时,蟾蜍差不多完全恢复了。他坐直身子,球顾四周,竭力克制自己内心的激动和骚动。

真是命中注定啊!想躲也躲不了。可是他转念一想,为什么要躲呢?既然来了,就要面对。

于是,他向身旁的司机说:“尊敬的先生,我觉得开车是件挺有意思的事儿,我在旁边看了半天,好像并不是特别难。冒昧地问一句,我能不能试着开一次?如果你允许,以后我在朋友们面前,就可以炫耀了。希望你能满足我这个老太婆的要求,满足我这小小的心愿。”司机听后乐得哈哈直笑。

一位绅士凑过来,问他为什么笑。听司机说完,这位绅士很赞赏,他愉快地说:“这位太太真的很有勇气,为什么不让她试一试呢!她说得很对,这本来就不是一件特别复杂的事情,我相信只要多加小心,不会有什么问题。”

听了这话,蟾蜍特别高兴,司机刚刚让出座位,他就迫不及待地爬了上去。一开始,他还假模假样地听司机指点,发动了汽车。汽车缓缓前进,车上的人都对他大加赞赏。这让蟾蜍心里暗暗得意。他开得很慢,也开得很稳当。

车里的那位绅士简直赞不绝口,一个劲儿地说,从没见过一个洗衣婆开车能开得这么棒,而且是第一次开车!

蟾蜍把车速慢慢提高,最后越开越快。后面的绅士大声警告他:“小心,洗衣婆!”一听人家叫他洗衣婆,蟾蜍非常不高兴,他头脑渐渐发昏,又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

司机有点儿害怕了,想伸手去控制汽车,蟾蜍的一只胳膊肘顶住了他,司机什么也做不了。

汽车越开越快,风吹在蟾蜍的脸上,让他更加兴奋。很久以前的感觉全都回来了。他最喜欢的就是这样,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这一刻,蟾蜍把什么都忘了,他彻底陶醉了。

他一边开车,一边喊:“你们不认识我了吗?快仔细看看,什么洗衣婆!是我,聪明无比的蟾蜍,伟大的蟾蜍!我就是那个抢车能手,被投进了地牢,现在我出来了,自由属于我!你们早就该看看,什么才是驾驶,什么才是速度!”

这一席话,惊呆了车上的所有人,他们纷纷站起来,要抓住蟾蜍。他们喊道:“什么?怎么是他?没错,就是他,这个偷车贼,居然跑了出来,赶快抓住他,把他送到警察局里!”

可是光这么嚷嚷有什么用呢?他们最该做的,是想办法让车子停下,然后再干别的。不过现在没机会了,蟾蜍把方向盘猛地转了半圈,狠狠撞向路旁的矮树篱。只见汽车剧烈地震动,接着高高跳起,冲进一个水塘,车轮在烂泥中不停地打转。

蟾蜍觉得自己忽地往上一蹿,身体像燕子般滑了一道优美的弧线。他对这个动作颇有好感,正在寻思如果继续这样飞下去,会不会长出翅膀,变成一只蟾蜍鸟。就在这一刹那,他快速朝地面摔下来,仰面朝天,落在厚实松软的草地上。他坐起来,看到水塘里的汽车已经快要沉下去了,绅士们和司机由于受长外套的拖累,还在水中拼命地扑腾。

他撒腿就跑,一会儿钻过树篱,一会儿跳过沟渠,一会儿穿越田野,跑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直到跑不动的时候,他才放慢了速度。他回头看看,觉得肯定没什么危险了,这才一边走一边仔细回忆刚才发生的一切。他忍不住哈哈大笑,真是太巧了,居然能碰上这帮家伙。他很为自己骄傲,甚至对自己充满了崇拜,觉得自己真是聪明,真有智慧了。这辆车让他下了地牢,吃了那么多苦头,没想到自己刚从地牢里出来,车就主动送上门,接受自己的惩罚,让他出了一口恶气。看一看吧!老天爷就是这么眷顾他,谁让他这么优秀呢!他总能化险为夷,总能马到成功!

就在他一个劲儿夸赞自己聪明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喧闹声。

他回过头去,这一看不要紧,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因为他看到,就在不远处,有两名高大的乡村警察和那辆汽车的司机,正急匆匆地朝他跑来。

蟾蜍吓坏了,心里暗暗骂自己,这个傻瓜,干吗大喊大叫?又把警察招来了,可怎么办才好?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拼命往前跑,可是因为太胖了,怎么跑也跑不快。他想找个地方藏起来,可是那两个警察和司机离他越来越近,他哪有功夫寻找藏身的地方?没办法啊!他顾不得辨别方向,只是一个劲地朝前跑。就在他回头去看就要得逞的敌人时,忽然脚下一陷,踏空了。

扑通一声,他掉进了河里,顺着水流,一直往下游漂去。他冒出水面,想抓住紧靠岸边的芦苇和灯芯草,但水流太急,抓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这时候的他,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碰汽车了,那汽车简直是他的噩梦,每次见到它们,都会发生倒霉的事。他被河水冲得喘不过气来,精疲力尽了。

就在这时,他发现自己正经过岸边一个黝黑的洞口,那个洞口正好在他的头顶,他连忙伸出一只爪子,使出全身的力气,牢牢抓住洞口,让自己固定下来。直到这时,他才觉得安全了一点儿,可是已经累得一点劲儿都没有了。

他停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与此同时,他看到从黑洞里过来一个小亮点,越来越近。最后,他看到了棕色的胡须、小巧的耳朵,还有一张熟悉的小圆脸!

这是他最想见到的一个朋友:河鼠!

河鼠伸出小爪子抓住蟾蜍,使劲儿往上一拽一拉,把蟾蜍拉进了洞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