蟾蜍先生_柳林风声

时间:2019-06-09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46 次

蟾蜍先生_柳林风声

CHANCHU XIANSHENG

初夏的大地在阳光的照抚下,一片绿油油、郁郁葱葱的景象。河水也一个劲儿地往上涨,伴着欢快的歌声,不停地向前奔流。这天早晨,鼹鼠和河鼠早早起来了,他们坐在小客厅里,一边吃早餐,一边讨论着今天要做的事情。

一阵沉重的敲门声传来。

鼹鼠站起来去开门。河鼠嘴里的鸡蛋还没咽下去,就听到河鼠大叫了一声,然后他回到客厅,开心地说:“请热烈欢迎獾先生!”(www.guayunfan.com)

这可真是太让人意外了!老獾很少拜访谁,今天居然会亲自到他们家来。一般来说,要想见到他,只能趁清晨或黄昏,那时候他一般会从树篱旁路过。如果那时候碰不到,就得到野林深处的家里去找了。

老獾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房间,神情严肃地看着他们。河鼠嘴巴张得大大的,手中的蛋勺滑落到餐布上。

“是时候了!”老獾严肃地说。

河鼠疑惑地问:“什么时候?”

老獾说:“当然是说蟾蜍!是时候该规矩他了。我不是说过吗,冬天一结束,我就会来找他。今天我来就是为了他这件事!”

“说得好!我们是该管管他,让他成为一只头脑清醒的蟾蜍!”鼹鼠说。

“我听说,又有一辆特大功率的新汽车今天要开到蟾宫去。蟾蜍现在说不定正忙着这事呢。他肯定要穿上那种难看的衣服,打扮得像个怪物。我们必须尽快行动!”老獾说。

河鼠和鼹鼠立刻跟着老獾上路了。

果然不出所料,一踏上蟾宫的马车道,他们便看到一辆漂亮的红色大汽车,威风地停在房前。

他们刚走到门口,门猛地开了。蟾蜍头戴风镜、鸭舌帽,脚穿长统靴,身披肥外套,昂首阔步地走下台阶,手上正在戴防护手套。

看到老獾他们,蟾蜍兴冲冲地打着招呼,邀请他们一同去兜风。

朋友们全绷着脸,一言不发。老獾迈上台阶,对两位同伴说:“把他带进去!”

蟾蜍正想抗议,就被河鼠和鼹鼠推进了大门。

老獾把汽车的司机打发走了,然后也进了屋,并关上了大门。

老獾让蟾蜍先脱掉那身傻乎乎的装扮。蟾蜍怒气冲冲,就是不照办。

老獾就让河鼠和鼹鼠过来帮忙。蟾蜍不住地踢蹬,不肯就犯。河鼠便骑在他身上,鼹鼠一件件扒下他的驾驶服。然后,他们把他提起来,解除他身上的其他装备。华丽的服装被扒光后,蟾蜍的怒气和威风仿佛也荡然无存。他嘿嘿地笑着,讨好地望着几位朋友。

老獾说:“我们是你的朋友,所以别怪我们,我们只能这样做。我们劝你那么多次,你全当耳旁风。你父亲留下的钱财,快被你败光了。瞧瞧你,开着车到处横冲直撞,不守规矩,我们这一带动物的名声都被你败坏了。我们不能看你这样下去,那样会毁了你。”

然后,他让蟾蜍和他单独去一个房间。

河鼠不认为老獾这么做会有什么效果,对别人的劝告,蟾蜍根本听不进去,就算他一口答应,事后也不会改。对这一点,河鼠早领教过了。

他和鼹鼠坐在扶手椅里,等待最后的结果。他们听到老獾的说教声里,夹杂着蟾蜍的呜咽。大约过了三刻钟,老獾严肃地牵着蟾蜍的手,走了出来。

蟾蜍无精打采,满脸泪痕。老獾坐下后,说:“蟾蜍已经知道错了,他向我做了保证,不玩汽车了!”

鼹鼠听了很高兴,不过河鼠却半信半疑。他看见蟾蜍流着泪的眼睛里,仿佛有一丝笑意。

老獾让蟾蜍向大家表个态。

蟾蜍紧闭着嘴,半天没说话,后来,他终于开口了。

“我没错,”他理直气壮地说,“我不后悔,我根本就不是胡闹!那本来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你怎么这么说?”老獾大吃一惊,“你这个说话不算数的家伙!刚才你不是还对我说你错了吗?”

“在里面你说得太多了嘛!”蟾蜍不耐烦地说,“根本没有我说话的份,你的话看似句句有理,我没有辩驳的机会,这你清楚。听你说话时,我也在想我做过的事儿,我一点都不感到遗憾,也不觉得愧疚。所以,就算你说我,我也不想听从,我没有错,改什么呢?”

“你可是跟我说再也不碰汽车了。”老獾说。

“我没这么说!”蟾蜍果断地反对,“我的意思是说,只要我看见汽车,我就要开走!”

“让我猜对了吧?”河鼠对鼹鼠说。

老獾站了起来,他已经下定决心。

“那好,”他对蟾蜍说,“这样,你不是一直想邀请我们来这幢漂亮房子,和你一起住吗,现在,我们同意了!我们就住在你这幢漂亮的房子里,等哪天你接受了正确的意见,我们再离开,否则我们不会走。你们俩把他带上楼,锁在卧室里,然后下来咱们一起商量该怎么办。”

蟾蜍连踢带踹地挣扎着,可还是被两位忠实的朋友拽上楼去了。

河鼠还好心地说:“你知道的,这一切都是为你好!等你治好这令人讨厌的疯病,我们又会像往常一样开心地玩儿,该多好啊!”

鼹鼠说:“没错!在你改正这些错误之前,我们会替你照管好一切,保证不让你再乱花钱了。”

“和警察对着干的事情,也不会再发生了!”河鼠说。

“去医院住几个星期,被医生护士折腾来折腾去,这样的事情也别想再有了!”鼹鼠说。然后,他们把蟾蜍关进卧室,锁上门。

蟾蜍很生气,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在房间里对着锁眼破口大骂。

楼下,三个朋友正坐在一起,商量对策。

老獾说:“我们真是遇上了麻烦事。我从没见过像蟾蜍这样不听劝说、死心眼儿的家伙。不过,我们得坚持到底。蟾蜍时时都需要有人看守,我们得轮流值班,直到这家伙痛改前非。”

他们随后就在一起商量出了一个详细的计划。大家一致同意,要轮流到蟾蜍卧室睡觉,白天也是如此。对这几个守护者来说,蟾蜍实在不好对付。当狂热劲一上来,他就把卧室里的椅子摆成汽车的模样,蹲在最前面,身子前倾,两眼盯着前方,嘴里呜呜怪叫。情绪激动时,还会翻个跟斗,然后趴倒在地上。看他的样子似乎很过瘾。

不过,日子一天天过去,这种疯狂的闹腾越来越少了。朋友们设法让他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方面,但这些事情好像没有一个让他喜欢的。他变得不爱说话,整天无精打采的。

这天,是河鼠当班。他上楼的时候,正在值班的老獾显得很不安心,急着要回野林转一圈,活动活动腿脚,还想回地下的洞穴看看。

他说:“蟾蜍这家伙在睡懒觉,怎么叫都不起来,还让我别管他。他说自己躺在床上会好好想想,兴许过会儿就会好的,让我不必操心。”

他停了一下,又对河鼠说:“你得留神!每当蟾蜍变得安安静静,像个乖学生的时候,他准是又有什么鬼点子了,非出事不可!”

河鼠点点头,走进去。他看到蟾蜍老老实实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河鼠走过去,愉快地向他问候。等了好几分钟,他才听到蟾蜍的回答,声音很微弱。

“河鼠,是你啊!你怎么样,还好吗?鼹鼠呢,他现在也好吧?”

河鼠说:“我们都不错!”

说完,他又小心翼翼地说:“鼹鼠跟老獾散步去了,午饭时才回来呢。你赶快起来,咱们一起度过一个愉快的上午。别一大早就这么不高兴,没精打采的!”

“你真好,这么关心我,河鼠,”蟾蜍说,“可是你不知道啊,我现在怎么可能蹦下床呢?恐怕再也不能了!虽说我不愿意这样,可又能怎么办呢,我不想连累你们为我操心。”

河鼠说:“别说了,我们不在乎,因为你是我们的朋友啊。你确实让我们担心,不过,我很高兴听到你这样说,我也希望这一切早点结束。你看,夏天来了,又到划船比赛的时候了。蟾蜍,我们愿意帮你,也愿意和你一起做更快乐的事!”

“我可不愿意麻烦你们,”蟾蜍说,“我看出来了,你们厌倦我,嫌弃我。唉,我绝不能再麻烦你们了,也不会再麻烦你们了。我知道,你们觉得我很讨厌!”

“那倒不是。”河鼠说,“我们只是希望你头脑清醒,为了你,我们什么都愿意做!”

蟾蜍有气无力地说:“太谢谢你们了,你们真好,我提个小小的请求,你能答应吗?也许是最后一次了!”他显得虚弱不堪,“请你到村里请个大夫来。也许,这又是个麻烦,如果真是那样,你就当我没有说吧。”

河鼠看看蟾蜍,发现他确实和以前不太一样,变得更安静,声音也更细弱,神态也不同往常。

蟾蜍又说:“你最近没注意到吧,我……哎呀,不说了,注意我干什么呢,就让我听天由命吧。也许明天你就会感到后悔,会对自己说:‘哎,要是我早知道该多好!要是早点儿采取措施该多好!’不过,没关系,别管我了。”

河鼠非常不安,他说:“你怎么啦,老兄!快说吧。如果你觉得不舒服,我当然会去请大夫的!你病得真有这么厉害?好像不是啊,我们说说话,你别想太多了。”

蟾蜍苦笑着说:“光是聊聊,我的病是不会好的。我这病恐怕请大夫来也没用。我虽然不愿意给你添麻烦,但还是请你帮我把律师叫来吧,到了这时候,有些事情一定要交代了。”他转过身,一句话也不说了。

“去请律师!看来他病得不轻,不然不会这么说。”河鼠一边琢磨,一边走出卧室,不过他没忘记把门锁好。

怎么办呢?家里现在没有一个可以商量的人,他只能自己做决定。他想:最好还是小心些。蟾蜍以前也曾经把自己的病想得很重,不过,他从来没有说要请律师!还是去一趟吧,有没有事,大夫来了就清楚了,而且大夫也会劝劝他。如果是那样,我也算没白折腾一趟。好了,就这么定了,反正也不费什么事。这样一想,河鼠就跑出去了。

河鼠一走,蟾蜍立刻就变了模样。他腾地一下从床上跳下来,跑到窗口,看见河鼠急促的身影在路上渐渐变小,最后看不见了。蟾蜍哈哈大笑起来,迅速穿上能找到的最漂亮的衣服,从梳妆台的小抽屉里抓出些现钞塞进衣袋。然后,他把床单系在一起,做成一根临时结成的绳子,再将绳子的一端牢牢系在窗棂上。

他顺着绳子,迅速滑下来,安全降落到地面,然后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兴高采烈地走了。

返回家后的河鼠,看到空空的屋子,不知有多沮丧。等老獾和鼹鼠回来后,他气呼呼地对他们讲述了上午的经历。

老獾说:“我早就警告过你,可你还是轻信了他!”

鼹鼠也说:“这回你可真是有点儿糊涂!蟾蜍当然更是狡猾透顶!”

“他那样子不由得让人不相信啊!”河鼠垂头丧气地说。

“什么也别说了,反正他的计谋已经得逞了,这家伙!”老獾气愤地说,“他这会儿肯定跑得老远了。他那么自作聪明,什么蠢事儿都干得出来。唉,我们现在倒是轻松了,不必再为他操心了。不过咱们最好先别走,看看情况。瞧着吧,他还会出现的,但到底是用担架抬回来,还是被警察押回来,那就不好说了。”

此时的蟾蜍,正走在公路上,离家已经很远很远了。一开始,他专门在乡间小路走,还多次改变路线,以防被追踪。现在,他觉得已经安然摆脱了再次当俘虏的危险。太阳快活地冲他微笑,整个大自然都齐声合唱,应和着他心中的自我颂歌。他得意忘形,一路上几乎边走边舞。“我真够聪明的!”他笑着说,“没费一点儿气力,用个小小的计谋就解决了难题!呵呵,他们来硬的,我就用软的,智慧终究战胜了武力!可怜的河鼠,准得挨一顿骂!他倒是个好人,优点不少,就是头脑不够灵活。等着吧,以后我要亲自培养他,一定把他调教出个模样来!”

他对自己刚才的表现非常满意,觉得再找不出像他这样的聪明人物了。他来到一座小镇的大街上,看见一个写着“红狮客栈”的招牌,才想起还没吃早饭呢,走了这么远的路,肚子实在是饿极了。

他走进去,要了一份午餐。

饭刚吃到一半儿,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由远而近,进入他的耳朵。他浑身一震,打起哆嗦,是汽车的嘟嘟声!

没想到那辆汽车竟然在客栈停下了。蟾蜍抓住桌腿,难掩内心的激动。

只见一伙人走了进来,大声说话,议论着那辆车性能如何好,开起来多么过瘾。蟾蜍终于按捺不住了,悄悄溜了出来。

他在柜台结了账,来到院子里。汽车就停在院子当中,没人看管,司机和其他随从都进屋吃饭去了。

蟾蜍慢慢地绕着汽车转圈儿,仔细打量着,评点着。

“这种车好不好发动呢?”他自言自语道。

好像被什么力量吸引着,他上了车,手握方向盘,转了转。

一切都像回到了从前,那些记忆一下子涌进他的脑子里,像做梦一般。他好像被什么神秘的力量推动着,坐在驾驶座上,拉动了变速杆,开着汽车在院子里兜了一圈,接着,他自然而然地、顺理成章地把车开出了拱门。

他忘记了一切对与错,把什么担心、害怕、顾虑、后果,都抛到了脑后。他加大车速,将汽车驶向街道、公路、田野。哈哈,从前那个蟾蜍又回来了,至高无上、天下无敌、威风凛凛!所有人都该怕他,要是不躲开他,就要自己承担后果,等着被撞个头破血流!

他玩性大发,一路飞驰,一路高歌,那汽车也隆隆低吟,随声应和。车越开越快,越走越远,他不知道要驶向哪里,也不知道下一步等待他的是什么……

等待他的是什么?当然是法官的质询和讯问!

蟾蜍被抓起来了。

首席法官对这个案子兴致勃勃:“这件案子的案情一清二楚,没什么好怀疑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才能让面前这个在被告席上发抖的家伙,好好儿受到惩罚。我们掌握的证据确凿无疑,他肯定有罪。第一,他偷了一辆昂贵的汽车;第二,他胡乱开车,危害公众;第三,他对警察蛮横无礼。书记员先生,请告诉我们,根据法律,该怎么判罚?”

书记员翻了翻卷宗,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盗窃汽车是最大的罪行,但是,冒犯警察更要受到严厉的处罚。盗车罪应判处十二个月监禁,疯狂驾车罪应判处三年监禁——这还是宽大的;冲撞冒犯警察罪要判十五年!这三项加在一起,一共十九年!”

“明白了,很好!”首席法官说。

“最好判二十年,这样更保险!”书记员补充说。

首席法官真是从善如流,他就是这么宣布的。

二十年的监禁!

法警给蟾蜍戴上镣铐,不管他怎么尖叫抗议、哭泣乞求,都毫不动情。蟾蜍被拖出法庭,经过街上的市集时,那些爱开玩笑的群众开始嘲骂他,还向他扔东西。一群学童看到一位绅士落难,天真的脸上露出欢喜的神色。

蟾蜍被关进一间阴森森的地牢里。法警嘱咐看守说:“好好看着他,这个囚犯可是罪大恶极,如果他溜了,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就这样,蟾蜍成了英格兰最坚固的城堡中那个最隐秘的地牢里的囚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