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敏城堡_尼尔斯骑鹅旅

时间:2019-06-09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32 次

格里敏城堡_尼尔斯骑鹅旅

在离大海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古堡,叫格里敏城堡。它的整个建筑都用石头筑成,高大而坚固,在平原上十几里路以外都能看见。城堡虽说只有四层,但是非常巍峨壮观,与它相比,一幢普通房屋看起来就像是给儿童玩耍的小游戏屋。在尼尔斯跟随着大雁们到处漫游的时候,格里敏城堡里因为阴暗寒冷,已经没有人居住了。但它并不缺少房客,这是为什么呢?

每年夏天,一对白鹳都住在屋檐下的一个大巢里;顶楼里居住着一对猫头鹰;黑暗的过道里居住着蝙蝠;厨房的炉膛里居住着一只老猫;而地窖里面则聚集着几百只在那里生活多年的黑老鼠。在其他动物心目中,老鼠历来声名狼藉,可格里敏城堡里的黑老鼠却是例外。其他动物在谈论到他们的时候,总是心怀敬意,因为他们在同敌人战斗时英勇无畏,而他们遭遇困难时又表现得非常沉着顽强。多年来,整个国家都是他们的天下。但是现在他们已从那些地方被赶走,而且几乎被完全消灭了。

他们是属于过去数量众多而现在正趋于灭绝的一个鼠种。大多数动物的种族灭绝,罪魁祸首往往是人类,而这一次却有所不同。使得他们面临绝境的,是他们本家的另一个族群——灰老鼠。一百多年以前,灰老鼠的祖先搭乘了一艘商船,在瑞典南部的马尔默登陆,踏上了这块土地。他们无家可归,饿得快要咽气了,十分可怜。(www.guayunfan.com)

他们没有自己的地盘,只好在码头底下的木桩之间游来游去,寻找那些被人倒在水里的垃圾,来填饱肚皮。随着时间的推移,灰老鼠的数量越来越多,他们的胆量也逐渐大了起来。他们跑到排水沟和垃圾堆里,去寻找那些黑老鼠不吃的食物来充饥。

他们历尽苦难,变得坚韧不拔、无所畏惧。没过几年,他们就十分强大了。于是,他们便着手将黑老鼠驱赶出马尔默。在得到了马尔默这块儿地盘之后,他们全体出动奔赴各地,占领地盘。大概是因为黑老鼠过于相信自己的强大,根本没把灰老鼠放在眼里,他们只知道享用自己的财富,而灰老鼠却趁虚而人,从他们手中把城市一个接一个地夺了过去。在整个平原上,他们已经没有容身之地了,只有格里敏城堡还在他们的手里。住在格里敏城堡附近的灰老鼠,仍然坚持着战斗,他们一直在寻找机会,要把这座城堡据为己有。

尼尔斯和大雁们一路飞行。这一天,他们还在熟睡中,突然被一阵喊声吵醒了。他们睁开眼一看,原来是一群灰鹤。一只灰鹤呱呱地叫着,大声对雁群说:“灰鹤特里亚努特要我们向大雁阿卡和她率领的雁群致敬。明天在库拉山举行鹤舞表演大会,欢迎诸位光临。”阿卡马上仰起头,表示感谢,还要鹤群带去她的问候。鹤群呼啸而过,继续向前飞去。

大雁们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他们觉得雄鹅莫顿的运气真是出奇地好,竟然可以亲眼看到鹤舞表演大会。

莫顿对这话不太理解。“看灰鹤跳跳舞有什么了不起呢?”他问道。

“那当然,这种运气可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大雁们回答说。

“明天大拇指怎么办呢,他到底可不可以去呢?我们到库拉山去的时候,千万不要让他发生意外。”阿卡说。

“我们绝对不能让大拇指一个人留在这里,”莫顿说,“要是灰鹤们不让他去看舞蹈表演,那么我留下来陪着他好啦!”

“可是他不是动物,是一个人啊,人类是不被允许去参加库拉山的鹤舞大会的。”阿卡说,“所以我也不敢带着大拇指去。但这件事情以后我们可以慢慢商量。现在我们先去找点儿吃的吧。”于是阿卡发出了启程的信号。

为了躲避狐狸斯密尔,他们一直飞到格里敏城堡南边那片潮湿的草地上,才降落下来寻找食物。在草地的另一边,有一道很宽的石头围墙。此时,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快到傍晚的时候,尼尔斯因惊奇而发出了小声的尖叫,所有的大雁都马上抬起头来。他们站在那里目不转睛地朝男孩看的方向看过去。

起初,大雁和尼尔斯都以为围墙上的灰色鹅卵石长出了腿,在那里跑动。他们又仔细观察了一阵儿,这才看清楚,一支声势浩荡的老鼠大军正在墙垣上行进。

他们移动得很快,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向前飞快地奔跑,一排接着一排,数目多得出奇,有很长一段时间把整个围墙都遮住了。在尼尔斯还是个很强壮、个子很大的人时,他就害怕老鼠。而现在他这么小,两只老鼠就能够制服他,他又怎么能够不怕呢?当他站在那里看时,他感觉自己的脊梁骨直冒凉气。

奇怪的是,大雁们也和他一样非常厌恶老鼠。他们没有同老鼠打招呼,而且在老鼠走完以后,都用力地抖动羽毛,仿佛羽毛已经被老鼠弄脏了,非要抖干净不可。“嘿,那么多灰老鼠一齐出动呀!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就在大雁亚克西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的时候,一只大鸟突然飞落到雁群中间,这是一只鹳鸟。阿卡赶紧整理羽毛,迎上去并连连鞠躬致意。“你好,埃尔曼里奇先生。”阿卡说。打过招呼后,白鹳问大雁们是否看见灰老鼠大军前去包围格里敏城堡。当阿卡回答说她看见了那群坏东西时,白鹳就对她讲起了为守住城堡而战斗的那些英勇的黑老鼠。

“可惜今天夜里,格里敏城堡就要落入灰老鼠的手中啦!”白鹳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格里敏城堡要出什么事情了吗?”阿卡有些不解。

“照现在的情形看,估计是这个样子了。你看,几乎所有的黑老鼠都已经动身到库拉山去啦!”白鹳说,“灰老鼠却留了下来。现在他们正在集合,准备今天晚上发动进攻。看来他们能够达到目的,这真叫人不好受。”

阿卡现在明白了,原来白鹳是对灰老鼠的作为感到气愤,向她诉说对他们的不满来了。

“那您把这些情况告诉黑老鼠了吗?埃尔曼里奇先生?”阿卡问。

“没有。”白鹳回答说,“送信也没用,等不到他们赶回来,城堡就已经被攻占了。”

“这件事不一定这么悲观,埃尔曼里奇先生,”阿卡说道,“据我所知,有一只上了年纪的大雁,也就是我,想要努力制止这种卑鄙行为。”阿卡显然已经拿定主意要援助黑老鼠。她把大雁亚克西叫到跟前,吩咐他带着大雁们飞回到维姆布湖去。

当大雁们表示不同意时,阿卡威严地说:“为了我们整体的利益,你们要服从我的安排。我必须飞到那幢大楼去,要是大家都去,庄园上的住户会看见我们,并且会开枪把我们杀死。在这次飞行中,我只带一个帮手——大拇指。他对我会有很大用处,因为他有一双很好的眼睛,而且夜里可以不睡觉。”

阿卡的话让尼尔斯精神抖擞,他立刻把腰杆挺得笔直,尽量让自己显得个子大一些,把双手交叉放在背后,走上前去。尼尔斯刚一露面,白鹳马上发出了笑声。他迅速把嘴往下一伸,逮住了尼尔斯,把他抛到两三米高的空中,如此反复了七次。尼尔斯吓得一直尖叫,大雁们也愤怒地叫喊:“您这是干什么?埃尔曼里奇先生,他不是青蛙,而是一个人,埃尔曼里奇先生!”白鹳终于把尼尔斯放回到地上,一点儿也没有伤害他。

他对阿卡说:“现在我要飞回到格里敏城堡去啦,我回去告诉其他人,大雁阿卡和那个小人儿大拇指要来搭救他们,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说完这句话,白鹳张开翅膀,就像一只箭离开了上满弦的弓一样飞走了。

阿卡把男孩尼尔斯放到自己背上,跟着白鹳出发了。尼尔斯一句话都没有说,他骑在大雁的背上还发出一阵轻蔑的冷笑,因为他非常生白鹳的气,他将要做出一番大事来,让大家见识见识,尼尔斯是个真正的男子汉。

当夜幕沉沉地落下,一切被黑暗笼罩的时候,灰老鼠终于找到一个敞开口的洞穴,马上一只接一只地进入了大楼。他们一直没见到黑老鼠的踪影,这下灰老鼠彻底放心了,胜利来得太容易了!他们认为黑老鼠已经逃跑,不再抵抗。

于是,他们兴高采烈地扑到一大堆一大堆的谷物上去,开始享受这胜利的果实。可是,灰老鼠刚刚把几颗麦粒放到嘴里,就听见下面院子里传来了一种尖锐刺耳的声音。

灰老鼠们从谷物堆上抬起头来,心神不定地侧耳细听。他们跑了几步,打算离开谷物堆,但是因为馋嘴,又返回去吃了起来。小口哨的尖叫声再一次响了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一大群老鼠丢下了谷物,跳出了谷堆,拼命往地窖里跑,以便尽快跑出大楼。

不过还有许多灰老鼠没有移动,他们对大楼恋恋不舍,不甘心离去。可是,小口哨的声音再一次催促他们,他们不得不服从了。

所有的灰老鼠都离开了谷物堆,顺着一条狭窄通道滑了下去,他们争先恐后地往外窜,你踩我、我踩你,滚成了一团。他们在慌乱中看到,在庭院中央站着一个小人儿,他在吹奏一只烟斗似的小口哨。在他身边已经聚集了一大圈老鼠,神智模糊地听着他的吹奏,而且更多的老鼠还在络绎不绝地来到这里。

那个小人儿一直吹奏着,直到所有的灰老鼠都从大楼里撤出来。这时,他转过身,慢步走出庭院,向通往田野的大路上走去。所有的灰老鼠都老老实实地跟在后面,因为那只小口哨发出的声音实在太好听了,他们无法抗拒它的魔力。小人儿走在最前面,把他们引到了通往瓦尔比的路上。他极力在树篱里领着他们兜圈子,并且故意选艰难的地方走。可是无论他朝哪边走,那些灰老鼠都紧跟不舍。

那只小口哨似乎是用一只兽角做成的,那只兽角非常之小,现在没有哪种动物有这样的角,草口鸟弗拉敏亚在一个教堂里发现了它,把它拿给渡鸦鉴赏。最后认定,这样的小口哨是以前那些捕鼠者制作的。渡鸦是阿卡的好朋友,阿卡从他那里得知弗拉敏亚有这么一件宝贝。所以,她派猫头鹰夫妇去草口鸟那里借来了口哨。现在看来小口哨的确魔力无穷,老鼠会一直追随着这声音。所以,当太阳高高挂在天空的时候,我们看到这样一幅画面:尼尔斯吹着小口哨,一大群灰老鼠老老实实地跟在后面,场面真是壮观极了。

阿卡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大拇指,不过她没有发现尼尔斯,倒是白鹳埃尔曼里奇先生发现了大拇指尼尔斯的身影。白鹳发现尼尔斯之后,立即凌空一个俯冲,扑下来用嘴把他叼起来带到了空中。

当把尼尔斯驮回自己的巢穴后,白鹤埃尔曼里奇先生为昨天晚上的不礼貌连连道歉。这让尼尔斯十分开心,他同白鹳结成了好朋友。

阿卡也对他十分友好,好几次用脑袋在他胳膊上擦来擦去,并为他在黑老鼠陷入困境时给予帮助而赞扬了他。面对这些称赞,尼尔斯表现得十分诚恳。他对阿卡反复强调说,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引开灰老鼠是真正的见义勇为,他只是想向埃尔曼里奇先生表示,自己没那么笨,还是能够做点儿事情的,仅此而已。

听完尼尔斯的话,领头雁阿卡十分感动,她转身问白鹳,是否可以把大拇指带去参加鹤舞大会。她还说,自己可以用品格担保,对于尼尔斯,他们可以像相信自己一样地相信他。她说这话的时候非常坚定。

“毫无问题!”白鹳说得非常坚定,“我们应该带上大拇指一起去!他昨天晚上那么劳累,我们应该报答他。我对昨晚的失礼感到抱歉,因此我要亲自把他驮到会场。”尼尔斯听了他们的对话,感觉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高兴过,被两个聪明能干的动物夸奖,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而且他还拯救了黑老鼠的生命,守住了他们的家园。就这样,男孩尼尔斯骑到白鹳的背上,到克拉山去观看了鹤舞大会的表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