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夏天到秋天_柳林风声

时间:2019-06-09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11 次

从夏天到秋天_柳林风声

CONGXIATIAN DAOQIUTIAN

已经入夜了,太阳早跑到自己的家里睡觉去了,它一整天散发的热量,正在逐渐消退。

鼹鼠躺在屋外,一边回忆白天里那些好玩儿的事,一边等待河鼠。这一整天他都在河边和伙伴们玩耍。河鼠去了水獭家,因为他们早就有约。

草地上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河鼠回来了。(www.guayunfan.com)

“好凉快啊!”他坐下来,接着却没说一句话。他的心里装着一个坏消息。

水獭的孩子小胖又走失了。小胖特别淘气,整天东奔西窜,还老找不着家。不过大家都像喜欢老水獭一样喜欢他。如果有动物看见他,就会把他平安带回家,因此每次他都有惊无险。可这次,小胖好几天都没有回来,水獭夫妇找遍了河岸附近的每一个地方,连个影儿都没看见。方圆好几英里内的朋友家也都问过了,谁都没有他的消息。

小胖对游泳还不熟练,水獭很担心孩子会在拦河大坝那里出事。这个季节水很深,可那孩子就喜欢那里。

对于河鼠的到来,水獭夫妇很热情,还一定要留河鼠吃晚饭。但是,他们内心却焦急不安,很担心孩子的安危。河鼠告别时,水獭随他一道出来,说想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还想散散步。

河鼠觉得他没有说实话,就请求他告诉自己实情。水獭也没有隐瞒,他说要去浅滩那里守通宵。因为那里是他教小胖学游泳的地方,小胖捉到的第一条鱼,也是在那儿。水獭想,那孩子喜欢那个地方,说不定从什么地方游逛回来,还会去那儿,也有可能路过那里,会停下来玩耍。所以,水獭每天晚上都到那里守候着。

听河鼠讲完,鼹鼠也沉默了,他们一想到老水獭在漫漫长夜里,孤独地守在浅滩旁,等啊等啊,心里都沉重不己。

夜已经深了,但他俩都没有回屋里睡觉的打算。鼹鼠说:“我实在睡不着。不如我们把船划出来,到上游去一趟!这总比上床睡觉、什么都不干强呀!说不定还能有个结果,反正我们得帮帮水獭。”

河鼠说:“好啊,这样的夜晚,本来就不适合睡觉。离天明也不远了,我们到那儿后,还可以向早起的动物打听打听小胖的消息。”

他们划着小船,在河中心行驶。

河上虽然一片漆黑,但原本空寂的夜晚充溢着各种细碎的声响,啁啾声、低语声、窸窸窣窣声,表明那些忙碌的小居民们都没有睡,来来去去,通宵干着各自的营生。

河水流动的声音也比白天响亮,显得异常清晰、突兀。地平线在星空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分明。月亮渐渐从一片银色微光中冉冉升起,脱离了地平线,高高悬挂在空中。

熟悉的草地、树林,像是披上了一件纱衣,让他们眼前一亮;又仿佛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刚刚换了一身新衣服。

河鼠和鼹鼠上了岸,走进这个银色王国,在树篱、树洞和河道中仔细搜寻。然后他们接着又上了船,继续寻找。月亮在天空中一直看着这一切,到最后,她也要走了。

地平线越来越明朗,树木和田野的轮廓逐渐清晰地显现出来,那层神秘也渐渐隐退了。有只鸟儿突然鸣叫一声,接着又无声无息了。一阵和风,吹得芦苇和宽叶蒲草沙沙作响。

鼹鼠划着船,河鼠坐在船尾。忽然,河鼠坐直了,凝神倾听着。鼹鼠一边划着桨,一边四下张望了一番,好奇地望着河鼠。

似乎是一阵悠扬的排箫声,但很快又消失了。河鼠兴奋了,这排箫声真是美妙,让他充满了渴望。河鼠相信,那种呼唤是冲着他们来的,他让鼹鼠使劲儿往前划。

鼹鼠十分惊讶,除了风声,他可是什么也没听见。

排箫声一会儿有,一会儿又好像听不见了。河鼠静静地捕捉着,一句话也不讲,那陶醉的样子,仿佛什么都不存在了一样。

他们很快来到一条河流的分岔处,一股长长的回水流向一边。河鼠让鼹鼠到回水区去。排箫声越来越近了,鼹鼠也听到了。鼹鼠专心划起桨来,小船继续向上游驶去。

现在,他们已经能听见拦河坝发出的轰隆水声了。他们明白,终点到了,再不能往前行驶了。

大坝就那样横跨两岸,一个小岛像个孩子似的静静地躺在大坝的臂弯里。他们上了岛,穿过花丛和灌木,来到一片绿色的草坪上。草坪周围到处都是沙果、野樱桃之类的果树。

河鼠说:“我在梦里见过这个地方,听过那美妙的音乐,相信我,在这块神圣的地方,我们一定能找到什么的!”

鼹鼠也被这种氛围迷住了,他站在那里,心中充满喜悦和快乐。同时,他和他的朋友,内心都怀着一份敬畏。

他们继续往前走。天越来越亮了,鸟儿都停止了鸣叫,排箫声也听不见了。鼹鼠抬起头,睁大已经疲倦的眼睛。此时,他发现自己的眼睛正与另一双眼睛相望,那正是小动物的保护神——牧神潘的眼睛。他的头上有一对卷曲的犄角,眼神温暖和善,两眼间是一只鹰钩鼻;他的嘴巴藏在胡须下面,露出微笑;健硕的胳膊搭在胸前;修长的手中,握着一支牧神排箫。他威严地盘坐在草地上,而水獭小胖正在老牧神的两蹄之间,安静地睡着。

河鼠和鼹鼠相互看了一眼,心中充满敬畏和崇拜,立刻趴在地上,低头膜拜。

忽然间,太阳升起来了,光芒耀眼。阳光照在他们身上,也洒在潮湿的草地上,让他们眼花缭乱。一眨眼,刚才的奇特景象消失了,鸟儿们已经在晨光中飞翔欢呼。

他们呆呆地望着,心中感到无比惆怅。他们像是做了个奇怪的梦,但是梦醒后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河鼠向沉睡的小水獭跑过去。鼹鼠愣在那儿,似乎还没有完全回过味儿来,最后,他摇了摇头,跟上了河鼠的脚步。

小胖醒了,一眼看见是爸爸的朋友,顿时眉开眼笑。可是他转了一圈,发现自己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时,恐惧立刻袭上心头。他四处乱转,似乎在找爸爸妈妈,可是哪有爸爸妈妈的影子呢,这下,他彻底失望了,哇哇大哭起来。

鼹鼠赶紧抱起小胖,耐心地安慰他。

河鼠却没有动,他正满腹疑云地注视着草地上深深的蹄印。

“有个伟大的动物,刚刚离开这里。”他自言自语,眼神里透着激动。

“别站在那儿了,我们走吧!”鼹鼠着急地向他喊道,“老水獭还在浅滩旁守着呢,赶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正在哭哭啼啼的小胖一下子就被河鼠先生的小船吸引了,他们答应小胖,带他好好游玩一次。小胖很快就被安抚住了,忘了远离爸爸妈妈的恐惧。他们上了船,驶出回水区。

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暖烘烘地烤着他们,鸟儿尽情欢歌,花儿在两岸向他们点头微笑。

浅滩上,老水獭正在守候着,他的身影是那么孤独,却有着一种动人的力量。小胖走下船,摇摇摆摆地前行,很快,他就加快步子,尖声叫起来。

他们的船已经离开了岸边。河岸上,老水獭听到叫声,露出欢喜的神情,一下子跳起来,大声叫着向小儿子跑去。

看到这情景,鼹鼠把桨用力一划,小船就像一条自在的小鱼,向下游飘荡。

鼹鼠觉得特别疲倦,头晕乎乎的。好奇怪啊,每年这个时候,他们几乎有一半时间都在玩耍,很少睡觉,可从来没有这么累过。他说:“真是怪了,我好像刚经历过什么大事一样,可哪有什么大事!”

河鼠十分困顿,他低声说:“不是没有事发生,而是刚刚发生过一件非常惊人、美好的事情。好了,我们能够平平安安地回家,有太阳、大河陪伴,真是幸福啊!”

他们静静地聆听,风儿正从芦苇中悠然穿过。

“远处那是音乐吧?嗯,是音乐声!”鼹鼠说着,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河鼠点点头,轻轻地说:“没错,就是。好像是唱着什么歌词,哦,好像有……咦,怎么又听不到了?”

鼹鼠沮丧地说:“我好像听不见歌词呢。”

河鼠闭紧双眼,说:“我们就静静地听吧,只要静静地感受就好。”

在炎炎烈日的照耀下,鼹鼠有点瞌睡了。他回头瞅了一眼河鼠,发现他早就睡着了,脸上还带着微笑,仿佛在倾听什么……

夏天太美好了,所以让人觉得日子过得飞快,还没有享受够,就已经悄悄溜走了。

一转眼,又是秋天。这几天,河鼠总感到有些心慌意乱,但又不知道是为什么。

其实大自然还是那么美,那么迷人。广阔的原野已经由油绿变成金黄,许多树叶变红了,像穿上了一件红衣服,野林也被染成黄褐色。在阳光的照耀下,一切都那么温暖,那么惬意,丝毫没有衰败的景象,也不会让人产生落寞的情绪。不过在果园里,曾经花枝招展的果树变得安静下来,杜鹃不再啾啾鸣叫,只有知更鸟依然活泼。河鼠发现,鸟类正在向南迁徙,即使躺在床上,他似乎也能听到那些小鸟正扑扇着翅膀,连夜飞行的声音。

原本热闹的河岸,现在变得寂静起来。眼看着曾经一起玩耍的伙伴们都各自散去,大家都变得沉闷起来,脾气也变得暴躁了。

河鼠属于这片土地,他的家就在这里。无论谁走,他都会留下来。

天空中,鸟儿一群一群地向南飞行,把留在地面上的小动物们的心思搅乱了,大家似乎都没法安下心来,不知该做些什么。河边长长的灯芯草密密匝匝,河水变浅了,流动得很缓慢。河鼠离开河岸,朝田野的方向随意溜达着。他穿过一两块尘土弥漫的干涸的牧场,挤进一片金色的麦田。

他喜欢在这里闲逛,经常在麦秆丛林中慢慢走过。麦秆总在不停地跳跃,好像是在和你说话。有时他们被风吹得摇摇摆摆,像是在翻身打滚儿,和你调皮,不过他们很快就恢复了原样。

留在这里的,当然还有他的许多朋友,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圈子,过得十分充实,也十分忙碌。不过有时候他们也会抽出一点儿时间,去拜访周围的朋友,和到家里来的客人说说话、聊聊天。田鼠就是这样的朋友。

今天,河鼠看到了这群朋友。田鼠们或者正忙着挖地洞,或者聚在一起讨论小套居室的规划和草图;或者拖出积满尘土的箱笼和衣筐,或者埋头打点自己的财物。随处都是成堆成捆的小麦、燕麦、大麦、山毛榉坚果以及其他干果,正等待搬运。他们一见到河鼠,就叫他别发愣,赶快过来帮忙。

河鼠有点儿不大高兴地说:“你们在干什么呢?这么早就开始盖房子了,离冬天还早着呢!”

一只田鼠羞怯地对他说:“没错儿啊!距离冬天是还有一段时间,可是什么都要做好准备,早一点儿干没什么坏处。你不知道,要做的事情真是特别多。”

河鼠觉得,这样好的天气,实在应该去划划船、散散步,或者去野餐,或者做点儿什么别的事儿。可他的想法刚说出口,就立刻被那只田鼠委婉地拒绝了。

河鼠不太高兴,刚要转身离去,却被地上的什么东西绊倒了。他就气哼哼地说了几句难听的话。

一只田鼠听到了,也不高兴地说:“你走路还是当心点儿吧,这样就不会伤着自己了,也不会怪罪到别的东西头上。你先找个地方坐坐,等我们有空闲,就过来陪你。”

河鼠说:“别说什么空闲了,照你们的意思,恐怕一直到圣诞节来临之前,你们都没什么空闲!”说着,他绕过行李堆,走出了麦田。

河鼠慢吞吞地回到大河边。只有那条忠实、稳重、奔腾不息的老河,绝不会离开他,也不会忙着自己的事而不理他,更不会过一段时间就钻进地洞里。

他看见了几只燕子,他们栖息在柳枝上,显得有些焦虑,正低着头相互谈论着什么。

河鼠走上前去,对他们说:“你们难道也准备要走了吗?为什么这么着急呀?有什么可慌的,冬天还早着呢!”

第一只燕子说:“我们正在商讨和计划呢!一起谈谈今年的飞行路线,想想在什么地方歇脚。”

河鼠非常不理解,他不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朋友要离开家,辛辛苦苦地跑到南方去,这可不好玩儿。况且,就是要走,现在也为时尚早啊。

第二只燕子说:“你不是我们,不理解是很正常的。每到这个时候,我们就会感到一种奇妙的躁动和不安;然后,记忆中的许多事情接踵而至,那些美妙的经历,各种声音、香味儿和地名,都在向我们招手致意,呼唤我们南行。”

河鼠希望他们能留下来,他说这里的冬天也很舒服,很自在,他可以保证。

第三只燕子说:“其实我以前也这么做过。有一年我就留下来了,因为我太喜欢这儿了。开始的那几周感觉还不错,可是后来,黑夜变得乏味难熬,就连白天也黯然无光!空气潮湿阴冷,田野里没有一只虫子!我又冷又饿,再也没勇气留下来。于是,在一个暴风雨的寒夜,我趁着强劲的东风,向南方飞去。特别不巧,当时还下起了大雪,我拼了命才翻过一座高山,来到一个平静的大湖上。在那里,我的背上晒着暖融融的太阳,又品尝到了一只肥美的虫子,啊,那种幸福永远难忘!所以我日夜兼程,继续往南飞。我感觉刚刚过去的日子像一场噩梦,未来才是欢快的节日。其实只要有胆量,谁都可以留下来,不过我已经受过这样的教训,再也不想犯同样的错误。你知道,有一些规律是不能违背的!”

另外两只燕子连忙点头,她们说:“是啊,是啊,南方在召唤,南方在召唤!那里的天空,那里的云彩,那里的歌声,都在召唤着我们。”

一说到这些,他们就把河鼠忘了,开始自顾自地讲起了南方的故事。那些美好的回忆,让他们滔滔不绝,撩拨着河鼠脆弱的心弦。他闭着眼睛听着,仿佛在感受南方阳光的热情抚摸。当他睁开眼睛时,河水似乎变得冰冷刺骨,绚烂的田野也变得灰暗无光。他忠诚的心儿,都在大声抗议他的背叛。

河鼠有些忌妒,不高兴地问他们:“南方在你们眼里那么好,那么难忘,为什么每年你们还要回到这个地方来呢?”

燕子们唧唧喳喳地说开了。

第一只燕子说:“这个你又不知道了,有一个时刻,每当到了那个时刻,我们在南方又会感受到另外一种召唤:茂盛的草地,潮湿的果园,温暖的池塘,奔跑的牛羊,翻晒的牧草,理想的屋檐,密集的农舍……又会冲撞着我们记忆的大门。”

第二只燕子说:“我们也喜欢再一次听到杜鹃的歌声,不是只有你想这样!”

第三只燕子说:“这就是人们说的思乡病,我们也会这样。每到这时,我们就会想念漂浮在英格兰河面上静谧的睡莲。不过,眼下这一切显得苍白、暗淡而遥远,我们的血液,正应和着别的音乐在起舞!”

他们又自己聊起天来。他们这次说的,是蓝色的大海,金黄的海滩,还有蜥蜴爬过的围墙。

河鼠心里乱糟糟的,默默地走开了。他爬上大河北岸平缓的斜坡,躺下来,向南望去。南边起伏的丘陵带,挡住了他的视线。那里是他的地平线,是他所能看到的最远的地方。在那以外的世界,他不知道是什么,也不想知道是什么。可是今天,他的心中却激荡着新的渴求。

往南眺望,连绵低浅的群山上空充溢着希望。他感觉丘陵群山的这边,是一片荒凉、冷漠;而另一边,却是熙熙攘攘、纷繁忙碌、美不胜收。

他仿佛看到了那碧蓝的大海,碧波荡漾;海滩上的白色别墅,在橄榄林中沐浴着阳光;宁静的港湾,一艘艘大船即将出海远航,十分气派。大船即将奔去的是美丽的海岛,它们像一块块碧蓝的宝石,散落在大海上面。

这情景让他的内心激动起来,他再一次向河岸走去。不过很快他又改变了方向,走到一条尘土飞扬的小路上。他躺在茂密而阴凉的乱草中,默默观望那条碎石子路,思索着那些旅行者,他们或许就从这里走过,去很远的地方,去看他从来没看过的世界,感受他从未感受到的美好!

正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真的有一个旅行者,走进了他的视线中。这是一只风尘仆仆的老鼠。他走到河鼠跟前,用一种带点外国样式的派头向他致意。迟疑了片刻,老鼠微笑着走到树篱下,挨着河鼠坐在带着些儿凉意的草丛上。他显然已经筋疲力尽。河鼠为了让他好好儿休息,什么也没有问。他明白,当动物们疲惫的时候,就让他们静静地呆着,什么也别干,这才是最好的陪伴。

这位旅行者身形瘦小,爪子细长,眼角已经布满了皱纹。他穿着一件褪色的蓝色针织衫,裤子脏兮兮的,也是蓝色,还打着补丁。有意思的是,他的耳朵上还带着一个小小的金耳环。他的随身行装极少,用一块蓝色棉布方巾包着。

老鼠休息了一会儿,好像缓过劲儿来了。他嗅了嗅鼻子,开口说:“啊,那是三叶草,好香啊。”

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奶牛在我们身后啃草,一边吃一边喷着气;林子那边,是农舍里升起的缕缕炊烟;大河就在附近,我能听见红松鸡的叫唤。朋友,你很幸运,这无疑是世上最美好的生活!”

“你说得很对,这种生活应该是唯一值得过的生活吧。”河鼠说话的语气明显少了点往日的自信。

陌生老鼠想了想,回答说:“我倒不全是这个意思。这种生活当然非常美好,这没什么可怀疑的,因为我刚刚体验过,我在这里可是足足生活了六个月呢!可是我就要走了,我要到南方流浪。你瞧,我走得脚也疼了,肚子也饿了,但我必须听从熟悉的召唤,赶回南方,重返以前的生活。那是属于我的生活,我对此也毫不怀疑。”

河鼠真是不敢相信,这又是一个要往南方去的动物?他似乎不敢问老鼠要去哪里,只是问:“你刚从哪儿来?”

旅行者简短地回答:“我从一个可爱的小农庄来。”他向北方指了指,说:“这不要紧。我拥有我想要的一切——一切我有权从生活中得到的。我走了那么远的路,离我渴望的地方又近了一步。”他紧盯着地平线,像是在倾听什么。

“你和我们不一样吧?”河鼠说,“你不是农家老鼠,我敢断定,你大概也不属于这个国家。”

“你说得很对,”陌生老鼠回答,“我是一只以航海为生的老鼠。最开始,我到的地方是君士坦丁堡,朋友,你听说过君士坦丁堡吗?一座古老而光荣的城市!你大概也听说过挪威国王希格尔德吧?他曾率领六十艘船抵达那里。他和随从来到君士坦丁堡,有无数群众夹道欢迎他们,真是热闹极了。君士坦丁堡的皇帝和皇后盛情款待了他,还登上他的大船参加了答谢盛宴。他回国时,跟随他的挪威人留下来,加入了当地皇帝的御林军。我的一位祖先,也随着希格尔德赠给皇帝的船只留了下来。打那儿以后,我们家族就一直过着航海生活。对我来说,君士坦丁堡到伦敦之间的任何一个港口,我都了如指掌,它们也都熟悉我。随便停靠在它们当中的任何一个码头或者海滩,我就等于到了家。”

河鼠来了兴致,他问海鼠:“你经常出海远行吧?是不是成天看不见陆地,食物短缺,淡水也不够用,而你的心却与大海息息相通?”

海鼠坦白地说:“我不喜欢那样的生活,那实在不合我的口味。我一般都在陆地上,沿海经商,很少到海上去。我喜欢岸上的生活,我觉得十分快乐。海港里的气味,停泊的轮船,飞翔的海鸥,都是那么迷人,那才是最吸引我的。”

河鼠说:“听您这样一说,您选择的是一种更好的生活。请原谅,如果不打扰你,能给我讲讲你的海港生活吗?那肯定是我不知道的,一定会丰富我的阅历。说实话,不知为什么,今天我觉得自己的生活很乏味,缺乏生气!”

“那就跟你说说我最近的这一次航行吧,因为这次旅行,我才来到了这里,这是我精彩生活的一个缩影。”海鼠说,“我登上一艘小货船,这艘船从君士坦丁堡出发,开往希腊诸岛和地中海东岸诸国。途中,我们经过一个又一个大海,海浪跌宕起伏,让人终生难忘。那些金色的白昼和温暖柔美的夜晚,是多么美好啊!在不同的海港,货船进进出出,我总能碰见一些老朋友。炎热的白天,我们睡在荫凉的神殿或者水塘里,到了晚上,满天星斗,夜色迷人,我们就会举行宴会,纵情高歌!然后,我们乘船驶向亚德里亚海岸。那里的海岸也非常漂亮,地面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古城。有一天,沿着一条金色的航道,我们来到了美丽的威尼斯。那里的老鼠真是太自在了,可以到处溜达,到处玩耍。我们和那里的朋友痛痛快快地玩了几天,每当累了,我就坐在大运河边,和朋友们喝酒唱歌。啊!美妙的歌声、迷人的夜空,冈多拉小船,真是让人终生难忘!”

他似乎沉浸在回忆里,半天没有说话。河鼠也一声不吭,仿佛正漂流在梦幻的运河上,聆听水波拍打着雾霭中的灰色堤岸,发出如歌如诉般的回响。

“后来我们又向南航行,”海鼠继续讲述,“在意大利西西里岛逗留了好几周,这个岛也很不错。我一般不总在一条船上呆着,那样太单调了,而且让人心胸狭隘。所以过了一段时间,我又搭上一艘开往撒丁岛和科西嘉岛的商船。当清新的海风掀起海花,扑打在我的脸上时,你不知道那感觉有多美!”

河鼠问:“待在货舱里,是不是又闷又热?”

海鼠说:“我是个老手,船长室我都可以舒舒服服地呆下去。”

“那样的生活是不是很辛苦呢?”河鼠低声问道。

“也许对于船上的水手来说是这样的吧。”海鼠严肃地答道,眨了一下眼睛。

“在科西嘉,”海鼠接着说,“我搭上的船是运送葡萄酒的。一天傍晚,货船到达阿拉西奥。船员们把酒桶卸下来,抛到货船外,用长绳把它们连成一串,然后划小船上岸。他们高兴地唱歌,身后就是随着波浪上下起伏的酒桶,像一队小跟班。沙滩上停着一辆辆马车,正等着把酒桶运进小城。等卸完最后一桶酒,我们就上了岸,和朋友喝酒,直到深夜。我又在大橄榄林里歇息了几天,和农民一起过着懒散的生活。我躺在山坡上,看他们干活儿,脚下就是深蓝色的地中海。后来,我乘船到了马赛。在那里,我还看到了远洋货轮,真是巨大无比。那里的美食更是没得说,我最喜欢鲜贝,你无法想象有多么美味!跟你说,我现在有时候梦到它们,还会馋醒呢!”

“哎呀,忘记了。”河鼠说,“你刚才说肚子饿了,冒昧地问一句,你愿意留下来和我共进午餐吗?我的洞离这儿不远,已经过了中午了,欢迎到我家里随便吃些什么吧。”

“谢谢你!”海鼠说,“不瞒你说,我的确饿坏了,特别是一提到鲜贝。如果你不介意,能不能把东西拿到这儿来吃呢?说老实话,我不太喜欢在屋子里吃饭。如果在这里,我们可以边吃边聊,要是进了屋子,可能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河鼠当然乐意,他匆匆忙忙跑回家,拿出午餐篮子,装好一顿简单的午餐。因为想到这是一只外国老鼠,他特意放进去一块儿法国面包,一根大蒜口味的香肠,一块干酪,当然,还有一瓶美味的葡萄酒。装满食物篮后,他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河边。他俩揭开篮子盖,把食物摆放在草地上。海鼠直夸河鼠的品位和判断力。听到赞美,河鼠欢喜得脸都泛红了。

海鼠吃得酒足饭饱,就接着讲他最近那次航海的经历。他从西班牙来到葡萄牙,接着进入法国,然后由英吉利海峡登上英格兰陆地,迎接扑面而来的春天的迷人气息。他情绪激昂,一直深入到内陆,想体验一下安逸的农庄生活是什么滋味。

河鼠听得神情恍惚,浑身颤抖。他仿佛跟着这位冒险家经历了一段又一段的航行,穿过大海,走过港口,路过一座又一座城市。当海鼠说到内陆的生活,说到在内陆农庄长住的日子,他反而没有一点兴趣了。

河鼠心神荡漾。他的眼里只有海鼠滔滔不绝的奇妙话音和他所讲述的引人入胜的故事。河鼠仿佛揣着一颗怦怦狂跳的心,跟随这位冒险家游历了十几个海港,经历了征战、冒险、脱逃、聚会、交友、寻宝、见义勇为等等壮举。最后,他才感觉到,海鼠已经边说边站起身来,但那双灰绿色的眸子仍专注地看着他。

“现在我该上路了,”海鼠轻轻地说,“我要往南去,一直到我想去的海滨小镇。那港口紧靠着一座陡峭的悬崖,从昏暗的镇口向下望去,是一级级石阶,石阶旁悬着长长的粉色缬草。石阶的尽头,是碧蓝的海水。古老的海堤上系着色彩鲜艳的小艇,跟我小时候爬进爬出的小艇一个样。涨潮时,鲑鱼随波跳跃,成群结队的鲭鱼在码头和海滩旁嬉戏。那里是天然良港,所有航海国家的船只,迟早会开来。”

临走之前,海鼠对河鼠说:“在时间里,谁也不会逆流而上。南方的一切,始终在那里静静等候你。如果想好了,就不要错过机会,不然的话,想后悔也来不及了。其实所谓的历险,只不过是把身后的房门“砰”的一声关上,就这么简单。问题就在于你有没有勇气迈开第一步!只有这样,才能走出旧的生活,开辟新的未来。离家远行,不是永远地离开,如果你想家了,就可以带着无数美好的回忆,静静地回来。那时候,你同样可以坐在河边,像现在这样,款待朋友。你比我要幸运,因为你这么年轻,而我已经老了!想好了吗?我相信你,也等着你,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在南方的某个地方相见!”

海鼠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完全消失。河鼠呆呆地凝望着前方,直到远处白色的石子路上,只剩下一个小点儿。

河鼠站起身,仔细收拾好午餐篮子。他回到家,像个梦游者,找出一些必需品,拿出几个心爱的宝贝装进一只小背包。然后,他把背包甩到肩上,仔细挑选了一根旅行用的粗棍。他一点儿也不着急,却毫不迟疑,一脚迈出了家门。

鼹鼠出现在了门外。

他抓住河鼠的手臂问:“你要去哪儿?”

河鼠声音飘渺:“我要去南方,到属于我的海岸,寻找我的朋友去。”说完,他坚决地迈开步伐。

鼹鼠吓了一跳,急忙把他拦住。他发现河鼠神情呆滞,眼睛里闪现的是海浪一样的波纹。这可不是他朋友的眼睛,那么陌生,那么迷离!他赶快把他拉回屋子,紧紧抓住他不放。

河鼠挣扎了一阵,接着,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不动也不说话,闭着眼睛浑身发抖。鼹鼠把他扶上椅子,他全身瘫软,蜷缩成一团。接着,他突然大哭起来,惊天动地。

鼹鼠关紧房门,把背包塞进一个抽屉锁好,然后安静地坐在朋友身边的桌前,等着这阵奇怪的魔魇过去。过了一会儿,河鼠进入半睡半醒的状态,他嘴里嘀嘀咕咕,说着一些鼹鼠根本听不懂的话,最后沉沉地睡了过去。

鼹鼠非常担心,他出去忙了一会儿家务,又赶快回来。这时天已经黑了,河鼠待在椅子上,已经醒了,他看上去没精打采,什么话也不说。鼹鼠飞快地看了看河鼠的眼睛,发现它们又变得跟以前一样清澈、明亮,恢复了本来的颜色,他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坐下来,试图让河鼠振作起来,同时他也想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怜的河鼠怎么都说不清楚。那些波涛,那些海港,那些货船,都没有什么魔力,好像魔法已经被解除了。说了半天,鼹鼠也没明白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不过是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而现在,河鼠却觉得恍恍惚惚了。

不过,鼹鼠有一点倒是放心的,那就是,尽管河鼠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情绪十分低落,但那股狂热已经过去,他又恢复了神志。不过,河鼠还是有了很大的变化,他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兴趣。季节在变换,有很多事都要做好准备,而这些他好像都心不在焉。

鼹鼠就装作非常随意的样子,逐步转换话题,和他一起谈论即将收获的庄稼,谈论一辆又一辆运粮大车,谈论辛辛苦苦工作的马匹。他还谈到堆得越来越高的草垛、红红的苹果、褐色的野果,以及朋友们正在做的果酱、蜜饯,正在酿造的果汁美酒。当然,还有即将到来的冬天,冬天的热闹欢乐,家中温暖舒适的生活。他说得那么投入,那么动情,充满了诗意。

河鼠开始只是听着,后来慢慢坐了起来,有时会插上几句话。他暗淡无神的眼睛又放出了光彩。鼹鼠就在这个时候悄悄溜开了,拿回一支铅笔,几张书写纸,放在桌面上。

“我忽然想起来了,你好长时间没有写诗了?”鼹鼠说,“今天赶快试着写几笔吧,我其实很早就想听听你写的诗了。”

河鼠显得有些疲惫,一动不动。鼹鼠没有说话,悄悄走出了客厅。过了一会儿,他从门缝里偷偷往里瞧,发现河鼠趴在桌子上,聚精会神地涂涂写写,动不动就咬着铅笔头,长时间地凝神思索。他思索的时间可比写字的时间长得多。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鼹鼠知道,他熟悉的那个朋友,又回来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