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知识 演员“个性”的觉醒

演员“个性”的觉醒

时间:2020-04-25 百科知识 联系我们

演员“个性”的觉醒_影视表演艺术———创作理论与实用教程

第二章 演员“个性”的觉醒

世上有多少人就会有多少染上不同个性色彩的世界,可见,是个性激发了那份鲜活,形成了独特的这一个。作为演员,不管他是本色、类型还是性格演员,首先必须是具有独创能力的演员。能否这样说,演员在创作中完成所谓“个性”的创造,使他的个性魅力在艺术创作中得以展现,也就达到了独特。

一、个性的创造

我们品评演员是否具有创造性的第一标准,也就是看他在创作中能否保持活生生的本能和有机准确的畸变本色,并在适度掩藏自己的同时运用自身个性大胆参与创作。正如齐士龙教授所总结的,品评演员是否具有创造性的标准是:

其一,看他是否在保持本能与畸变本色的融合中达到有机的统一和协调;

其二,看他是否保持了活生生的本能和有机准确地畸变了本色;

其三,看他是否在创造中充分地运用了自身的个性去填补不可避免的创造误差;

其四,看他是否在表现揭示性的同时,有机而适度地掩藏了自己。

有了以上四个方面的完成,演员创造的人物,就将是活生生、真实、准确、可以信赖、不露痕迹而有光彩的艺术形象。

1.展现个性魅力是实现个性创造的核心

以往我们把银幕形象的成功更多地归功于角色的魅力,因而很多演员把精力集中到对角色性格化的塑造上,但同时恰恰忽略了他们自己。表演艺术的特性——“三位一体”,即演员集创作者、创作的工具和材料、创作的成果(人物形象)于自身,这恰恰说明了演员自身在表演创作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通常情况下,演员创造角色时用自身弥补角色的欠缺,使平面的文字形象得以补充,正如生活中人们经常吃肝补肝、吃肾补肾、吃肉皮可以美容一样,演员对角色进行着“缺哪儿补哪儿”的常规的二度创作,然而,这种创作是不具备活力和色彩的,为什么呢?比如时下盛行的“明星效应”,只要是各国影星主演的影片,观众都喜欢看,抢着看,这其实是演员的魅力把观众吸引到了影院。通常观众是透过角色认识演员,透过成功角色看到成功演员的优秀素质。具有优秀素质的明星们不仅将自身参与创作,而更注重将自己的个性魅力有机地融入角色之中,使常规的参与进入到艺术的层次,其成果既在意料之中又有了超越。观众透过银幕形象认识、关注、甚至窥视那些大大高于角色的演员个人的举手投足、一举一动。“明星效应”突出地体现了演员个性魅力在创作中的地位。由此可见,创作离不开自我,更离不开个性魅力的展现。

2.组织细节动作是实现个性创造的途径

影视演员的主要任务就是选择、设计、实现人物的特定细节。所谓细节是指在创作中由于对角色深入体验而产生的,最本质地体现角色欲望、情感和性格的有意识或下意识的相对细小的行动和感觉。我们在影片《廊桥遗梦》中看到、听到的四声撞门,女儿调收音机的频率,弗朗西斯卡送走家人后回屋去的姿态,以及弯腰给花拔草的动作等。还有影片《雨人》中,达斯汀·霍夫曼总是歪着头,走路用细碎的脚步,两只手还不停地在胸前摆弄着。在电影《茶馆》里,于是之总是站着丁字步,手总作捏茶叶状。在影片《龙须沟》中,于是之又将那只捏茶叶的手改拿小鼓等等,这些细小的“行动”或感觉都称之为细节。

我们评判演员个性创造的标准是:看其是否通过对细节动作的把握实现角色的统一感觉。如影片《活着》中,葛优那轻松、自如的表演似乎信手拈来,他在赌场应付妻子赶紧离开:“……嘿……我、我这儿、我这儿……”赌输之后他拎着一把椅子原地转了三圈哭着:“没了、没了、都没了……”当他面对压死儿子的患难兄弟春生大喊:“我就一个儿子,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此时,我们真实地感受到这些细节动作是演员精心设计、体验过的。正如著名的导演大卫·贝拉斯科说:“我敢十分肯定地说,除非经过长期研究、缜密思考,有非常明确的目标和仔细认真的准备,没有哪个演员能在表演中取得伟大的效果。”角色那些似曾相识的表情和心情,是不难模仿的,而程度的深浅不是人人都能把握的。演员就是要将这表情和心情的分寸感拿捏得恰到好处,通过细节动作的组织、感觉的把握把人物刻画得惟妙惟肖。

3.建立准确的自我感觉是实现个性创造的保障

在表演学中,演员的自我感觉是自我对创造者主体的感知,它的功能是对自我的态度和行动的调节。医生有医生的自我感觉,军人有军人的自我感觉,演员的自我感觉当然是有别于其他职业的感觉了,这里所指的是演员在舞台上或是在创作中的自我感觉。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在《演员自我修养》中有这样的总结:

只要我们一走上舞台,站在光区和观众的面前,一切动作甚至于我们在生活中十分熟悉的、最简单的、最基本的动作,都会变得别扭;这就是为什么必须在舞台上重新学习走路、举动和坐卧的缘故。在演员自我感觉的诸元素中,只要有一个元素不正确,它马上会牵连其余元素,使这些元素跟它一样不正确,从而破坏创作时所应具备的内心状态。就像一个严整的乐队中在协调地工作,如果有一个不正确的音出现,那么整篇创作将会怎样呢。如果演员在舞台上看一个对象,但他并没有真正地看到这个对象,此时他的注意力就不会集中在所饰的角色身上,这是演员的“看”就形成了一种机械的看,这就引起了做作,使整个自我感觉发生游离。或者我们用演员无生气的为了完成工作的心态去替代角色活生生的任务,或者向观众表现自己,或者利用角色来炫耀自己的气质……会发现当不正确的元素中的任何一种元素进入到正确的创作状态中,其他所有的元素就会随之变质:真实变成程式,体验和动作的真实性变成了匠艺和习惯的机械,角色的任务、欲望和意向变成了演员的职业任务、欲望和意向等等。

影视表演是感觉的艺术,影视的非连续创造使演员在拍摄第一个镜头前就要彻底把握角色远景的定向,它不存在舞台表演可以逐步完善角色的创造,因此电影演员更需要在准备阶段深入地开掘规定情景,发现角色、挖掘角色中的自我,实现自我感觉的转化。

(1)获得正确自我感觉的前提是实现演员自我感觉和角色自我感觉的平衡与递进。

剧作、导演作为总体的发现者而成为艺术作品的初创者,演员在创作的过程中作为细节的发现者、行为的体现者和感觉的实施者而成为艺术作品的再创者,就是说,表演艺术创作中,演员“假定”在别人的发现中并不断地发现自我,在展现自我的同时更好地掩饰好自我。

齐士龙教授在《电影表演心理研究》一书中强调:

演员创造角色,原本的自我感觉如果良好的话,通过实施角色的假定性后,原本自我感觉的平衡遭到破坏,于是演员只有通过表演技巧使自我感觉的不平衡重新在角色的假定条件下实现新的平衡,使演员的自我感觉中兼容出一个角色的自我感觉,以表演技巧实现演员自我感觉向角色自我感觉的过渡,这样一种复杂的心理过程称之为创作中角色自我感觉的平衡与递进。(www.guayunfan.com)

“平衡”借用于表演学中是指演员在接受角色假定性创造过程中,自我感觉与角色感觉的均衡和谐状态;平衡是暂时的,不平衡是主导。演员在创作角色的过程中,演员自我感觉误以为自我已经变成角色,但那只是一种瞬间的幻觉,由于演员情感的积极投入,可以把瞬间的幻觉扩散到自我感觉中,所以每当演员在创作中获取了一定数量的瞬间感觉后,演员的不平衡性便会向平衡深入递进,从而使演员在创造的享受中更加深入地信任角色的假定性,更加真切地完成角色体验的深入。因此,平衡是动态的、不断发展的,是从较低水平的平衡过渡到较高水平的平衡。

演员在进入角色的假定性后,随着信念的深入,自我感觉也会逐步深化稳定,此时,在演员的创造中会产生享受感,这是一种独特的兴奋感,于是演员用以创作的身心无论从生理上、心理上以及个性上,都会发挥空前的潜力和心智并带来创作的快乐,从而实现深入稳定的角色体验。只有这时,演员才能获得创作中最佳的角色自我感觉。获得正确自我感觉的三个环节:

其一,肯定自我的重要因素是树立信念。其二,在自我经验系统中寻找感觉。

其三,在自然生活的行为中体验深化角色。

(2)实现自我感觉的四个层次。

其一,恢复本能——演员主要是在创作中恢复人类自身的心理、生理的一般能力,诸如:真听、真看、真感觉、注意力集中、适应、判断以及行动的自如性和有机性等等。

其二,解放本能——演员更加自如地发挥自我的心理能力,使自我的心理、个性更突出地运用于创作之中。

其三,发挥心智——这是演员自我感觉中最良好的创作状态,在这一过程中,演员的心理能力不仅能达到日常生活中的最高水平,而且在创作中可以接受各类即兴的刺激并现场发挥心智,应该说这种状态是一种超越生活常态的更高的具有创造力的表现。

其四,培养克服心理障碍的能力。表演艺术创作的成果是精神产品,在发挥心智的过程中,主体会感觉很轻松,自我的感觉(经验、情感等)会自然地流露出来,于是,真实的情绪会相对削弱对技巧的依赖,真实的情感会削弱因技巧的不成熟所导致的紧张。是否可以这样理解,自我感觉的缺失,演员艺术能力的不完善,是因为其生活能力向艺术能力转化的过程中出现了障碍,而诸多障碍的核心是心理障碍,要排除这种障碍就要先研究其心理。由此,在表演艺术创作过程中培养“克服心理障碍的能力”,将成为开启演员自身资源、实现自我感觉的一把特制的钥匙。

二、个性魅力与审美心理的统一

姜文、葛优、陈道明、李雪健等优秀演员的外形应该不是属于偶像型,但这种不完美恰恰迎合了人们的心理:太完美的东西往往是非现实的。正如皮鞋太亮怀疑是革的、包子没褶怀疑是馒头,于是菜市场上带着泥的蔬菜反而透出一种新鲜的活力。它反映在艺术的审美观念中,使非标准的形象“残缺”显出一种突出的真实感,由美学的角度而言,鲜明、强烈的具有突出特点的生理外形,加上艺术的幽默感和生动的个性化,使角色的常态丑完成了向艺术美的转化。即使是演员常态的丑,在艺术因素的挑逗下,拨动了观众的激情和兴趣,使非标准化的演员生理形象更加突出了个性化,于是,那“美”的欠缺在激情的观众的眼里便产生了“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效应。

影视的特性决定了影视表演是以展现素质为第一性原则,以实现角色感觉为最终创作目的。人们透过影片透过银幕发现角色发现演员,透过他们发现的去感觉到一些可看清的和看不清的,看清的是演员的素质,看不清的是他们在想象中加以完美的更美好的“事实”。葛优那“老好人”的样子往往给人们造成诸如性格的好感、道德的好感、是非的好感、审美的好感、意识形态的好感甚至是说不清楚的朦胧的好感。而这之中,性格的好感是最为稳定的,“他”既带着角色的性格信息又带着非角色的演员的性格信息等等,人们在感叹角色性格好的同时,也对演员有了肯定的评价。这诸多好感造成的印象产生了情感的互动,使好感达到了恒定,也同时弥补着演员个别部分的“欠缺”。

这也正是演员所展现的素质的一个重要部分,正是这个赋有个性的“素质”使得角色更具有感觉、情感,更具有人情味儿,这也正是观众欣赏他、喜欢他的作品的一个重要的心理层面。可见,成功不完全靠机遇,除了对更多艺术实践的积累、艺术技巧的娴熟掌握之外,人们的赏美心理以及人格魅力带来的更多的人气也成为魅力成功创造的重要因素。

三、个性的回归与个性的觉醒

前面我们提及演员要大胆利用个性去参与创作,很多优秀的演员在创作中不单单是敢于将个性参与创作,更重要的是他们参与的程度和层次更加深入。因此,我们提出:演员要实现在艺术创作中个性回归的前提是个性的觉醒。

1.个性全息的觉醒

每个人都有一个可突破和不可突破的观念的临界点,这之中包括思维方式、道德评判、家庭理念、性格逻辑等诸多条件的制约,以及物质、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我们强调演员个性的觉醒,但不是每个演员想觉醒就能够觉醒的了的,并且,其觉醒的程度、层次、速度等都必将受到以上临界点的限制,否则大批“觉醒”后的演员都成功了,那影视界将出现怎样的盛世。我们试图做一个解释:不同质量的金属料被投入钢炉,高温下它们熔化了,但在熔化的过程之中,不是每一块儿都愿意或是同时熔化的,于是,先熔的带动后熔的、主动的带动被动的、快的带动慢的、大的带动小的,来完成熔化的“任务”,甚至到了出炉时还有实质上顽固不化的。也就是说,它们不是能同时做到彻底的熔化,可一旦进入特定的模子要出成品时,就必须形成熔化的状态。个性在“熔解”的过程中,只好用可熔的带动不可熔的去熔入特定的模子里。

演员的个性进入“觉醒”的大熔炉时,某些个性也有不听话的时候,于是,积极地运用已觉醒的部分去激活还没有觉醒的部分,赶在别人的个性还没有彻底被熔化的时候,使自己原本不能展示的本能、才华彻底实现流动,使自己的能力、智慧发展到高层次。

2.个性全方位的觉醒

我们强调了个性的觉醒是“全息”的,而同时更需要挖掘演员自身各个角度、各个层面的本能和才华。生活中,每个人在成长的每个阶段的生理都是需要觉醒的。正如,孩子的第一声啼哭、第一次哑哑学语、第一次蹒跚学步;成年人的相识、相知、相恋、相爱;老人的童趣、儿童的早熟;中年人的再一次困惑和选择……诸多的第一次形成了人在各阶段的生理层面的觉醒。

社会的不断发展,人类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的不断进步,使社会的经济、政治体制及法制改革等不断地深入,这是社会、人类发展的不断觉醒,这种发展形成了人们的观念、需求、欲望、理念等心理层面的觉醒。

艺术创作中,演员的训练从敢于上台,到敢听、敢看、敢于去做,再到敢于去感觉,这是具备层次的,这种层次不断递进本身就是一种觉醒,一种解放。因此,演员的个性也需要在生理、心理等诸多角度及层次得到全方位的觉醒。

综上所述,在表演艺术创作中我们强调个性的参与、个性魅力的展示,而最重要的是强调演员个性的回归、演员个性的觉醒。优秀的演员们在创作中,之所以能使每个角色都形成“这一个”的独特,是因为其个性得到尽早解放,敢于大胆地将个性参与到创作中,更可贵的是他们有敢于将个性进行到底的勇气。个性的全息觉醒和全方位的彻底性也成为“这一次”的创作中,最为独特的重要因素,使演员能在每个角色的生活中陶醉着、实施着“这一次”中真实的、活生生的“个性流动”,这正是表演艺术创作中个性创造的本质、核心。